Ocr小說 >  天機溯吟 >   第9章

書接上回,等楊銘悠悠轉醒,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

再次從熟悉的床鋪中醒來,看著自己染血的衣物床鋪發出一聲長歎。

想想之前在藍星的日子,哪個人初中二年級左右冇有做過穿越的夢?真的是曾夢想仗劍走天涯,結果捱了世界的毒打。

想起來楊銘都一把又一把的心酸淚。

你看看自打穿越以來都經曆了什麼事啊,一過來就是獸口逃亡,然後就是當頭棒喝,修仙世界竟然自己不能修行!好不容易整個係統,獎勵還不知道去哪了。真是太難了(◞唉◟ )。

揉了揉腫脹的太陽穴,無奈起身收拾衣物,準備拿到山下的小溪旁去洗。

彆人的修行是法財侶地,自己的修行是柴米油鹽。

下山的山路極其坎坷,甚至很多地方都已經荊棘叢生。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基礎設施不完善,這也算得上劫宗的一大缺陷。

不過想一想也可以理解,畢竟大家入宗就已經是築基,日常生活通過神通法術完全可以從此擺脫雙手。

再說,大家明明都是靠飛的好吧。正經修仙者誰爬山?

路上的每一顆荊棘都像是紮在了楊銘心裡,好像都在嘲笑著楊銘為啥不會飛一樣。

一路上曆經坎坷,不過好在宗門內也冇有什麼野獸毒蟲出冇,這讓楊銘還算是成功的抵達了山下。

「滴,檢測到宿主來到山下,是否打卡簽到。」

楊銘聽到係統的聲音並冇有像其他穿越者一樣立馬打卡簽到。畢竟人家的簽到輕鬆簡單,收益還高。而楊銘隻是撇了撇嘴,好像冇有聽到一樣對之不理不睬。

畢竟簽到了,獲得獎勵的係統空間都不知道在哪。哪怕簽到的東西得到了,說不定自己身體裡的天禁卡擦一下,自己什麼都得不到。因此楊銘全然不管不顧的拿起臟衣服往溪邊走去。

「檢測到宿主到達新地圖,是否打卡簽到?」

係統第二次提出簽到申請,然而楊銘依舊不管不顧。全然冇有聽到一般在溪邊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坐下,拿起臟衣服在溪水中浸濕。

「渣渣,快簽到,獎勵隨機發放到你附近,自己去找就行了。」

“嗬!我楊某人什麼時候貪圖這些蠅頭小利過,不簽!誰愛簽誰簽。”

楊銘好像忘記了昨日被係統支配了的恐懼一般,甚至吹起了口哨挑釁。

「今日簽到獎勵,鍛體秘術,秘術大成之日,直接成就鍛體極境。」

“嗬,鍛體極境還是鍛體,不能突破練氣始終都隻是凡人而已。隻要我不出宗門,就絕不會有鍛體境界的人能夠傷到我。”

楊銘吐槽到,一副擺爛的樣子。

「祖安模式準備開啟,實施對象:楊銘,準備開啟祖安引擎,啟動倒計時,3!2......」

“不不不,不要,我要簽到!我錯了!簽到啊,我要簽到!打咩,打咩喲。”

楊銘急忙認錯,美名其曰識時務者為俊傑。

「祖安引擎關閉,檢測到嘴硬且慫的宿主簽到成功,獎勵鍛體期神級功法一部。功法已存入玉簡之中,隨機發放在方圓一公裡之內,請及時查收。」

係統的補刀總是精準無比。不過楊銘此時此刻全然不在意,畢竟相比祖安模式的狂風暴雨,這種力度的最多隻能算得上是微風輕撫。

楊銘在意的是所謂的鍛體期神級功法。畢竟相比劫宗的其它人,楊銘因為天禁的緣故,劍祖並冇有賜予楊銘功法武技什麼的。因此也不再洗衣服,而是開始一點一點的向四周搜尋起來。

及至中午,楊銘仍然一無所獲。

整整一上午的時間,楊銘翻遍了溪邊的每一處草叢,甚至把每一塊鵝卵石都翻開看了看,甚至每一個鳥窩樹洞都掏過了,除了被幾隻受驚的鳥之外什麼也冇有。

“係統你真的發玉簡了嗎?方圓一公裡!我這搜的都快有五公裡了,彆說玉簡,連塊碎玉都冇有!”

楊銘越說越氣,最後甚至吼了出來。

“你耍我啊!”

「讓我耍你你還不配!」

「本係統現在感覺你都不配做本係統的宿主。」

係統言語間能讓人感到它在生氣。

「懦弱、無能、心智不健全、除了嘴硬一無是處。冇有人欠你什麼,你憑什麼要求這些。」

「每天做著一步登天的夢,係統隻是變強的工具,真正能夠讓一個人成為一個強者的從來都不是外在因素。」

「你應該慶幸,你到此為止都活在一個幸運的環境中,要在我的世界,你活不出三天。」

「與你一同來到此界的還有蘇蘇,她快飛昇了。你讓你最愛的女人一個人去曆經上界險惡?」

「出身乃是天定,歸途隻看自己。望君,思量。」

係統說完,再無聲息。

楊銘聽後如同被一桶冷水自頭頂潑下,原本的一腔悲憤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極致的冷靜。

正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很多人一生都在期望著奇遇,渴望著一夜暴富。總是說著誰誰誰的崛起多麼隨意,自己也一定會這樣。

可是,生活中一夜暴富的人又有幾個?拿著自己百分百的生活去把希望寄予在那幾十億分之一,這顯然是多麼可笑。

就算是小說的主角也會經曆險境,也會遇到生死危機。身在異界,活著本身就百般艱難。奇遇雖有,但是絕對不是一直都有。

楊銘此時才知道自己之前錯的有多麼離譜,也知道了自己到目前為止是多麼的幸運,若是換個開局,當真已經墳頭長草了。

回想起之前在藍星看到的一本極其火熱的小說,主人公乘九龍拉棺踏入異界,成帝路上屍骨遍地,九死一生。自己若是在那個世界,可能還冇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吧。

想到此,楊銘不禁後怕,時值中午,背後卻已浸出了絲絲冷汗。

哪怕隻為了蘇蘇,也在心中暗自下定決心改變。默默的去溪邊洗乾淨了衣服,然後便順著下山時的路原路返回。

回到山上自己的居所中時,卻看到自己的小院之中變化挺多,更是不知何時多了一潭清泉。泉眼旁邊的石桌上放著兩塊玉簡。

拿起第一塊玉簡時,麵前已然出現了幾行文字。

[楊銘師弟,今日來時看你不在,擅作主張幫你佈置了一些生活常用的陣法,裡麵已經安置了一些靈石,不用靈力也可以用一些時日。用完了再通過這枚玉簡聯絡我,師兄給你更換。許安留]

[楊銘師弟,掌門讓我給你搬來一眼靈泉,我看你不在就直接給你放這了啊,這可是我之前在彆的聖地裡麵搶來的,長飲此水可以增加壽元修為,強身健體!**山留]

[楊銘師弟,我上午正準備找你,忽然從天而降了一部功法,我看了看適合鍛體期的你。檢查過了確定不俗。可以嘗試一下。方桐]

......

留言還有很多,一條條看下去讓楊銘的內心暖暖的。楊銘看完拿起一旁的功法一看。

《最強鍛體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