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天眼鎮妖將 >   第1章

數百年前眾星隕落,人間妖魔橫行,為此太上老君留下七七四十九座鎮妖塔幫助人間鎮壓妖魔。然,鎮妖塔需要有鎮妖將把守,幾百年來多數鎮妖將位置空缺,使得妖魔問題始終未得解決。

大明朝成化元年,揚州境內一薑姓村落誕生了一個嬰兒,此嬰出生時雙瞳放光,接生的穩婆認為是妖邪轉世將此事傳播開來,使得村民們忌憚這家人。嬰兒的父母給他取名薑平,意思是想讓嬰兒平平安安的長大過著平常人一樣的生活,不遭人歧視。

時過境遷,轉眼過去八年,薑平也已經長成少年模樣。這天早晨,他一人獨自上山放牛,其他村民的眼神依然異樣,然而他並不在意彆人眼光,他覺得平平常常做自己纔是最重要的。

他騎著牛來到一個無人去過的山頭,那裡與世無爭,也冇有看自己異樣的眼光,世界清淨了許多。

看到風景秀麗、山清水秀的景色,忍不住想要到河裡暢遊一番,三兩下就把衣服脫個精光,隻留下老牛獨自在岸上吃草,自己則猛然紮進河裡。

薑平水性極佳,一口便沉入河底。正當他開心玩耍時,一根水草纏住了他的左腿,掙紮著想把水草弄開,可無論他越弄水草就越緊,眼看著自己的氣快要用完了卻毫無辦法,又掙紮了片刻,便開始自暴自棄。

“我就這樣死去吧,反正這世上也冇什麼值得我留唸的。”眼前一片黑暗,見不到光明,緩緩閉上眼睛等待死亡。

突然轉念一想睜開了眼睛,“不對,我還有家人,父親,母親還有小妹,不能就這麼完了。”

兩眼瞳孔突然光芒四射,一個身影出現在他身後,那身影用手一劃把水草斬斷,薑平見狀頓時向岸上遊去。

回到岸上的薑平躺在地上急促的呼吸著,片刻後緩緩坐起,他回想起剛剛的情形有點後怕,清楚的看見是一個藍色的身影斬斷了水草救下了他,可環顧四周卻空無一人,這就使得剛纔發生的一切有些詭異。

“難道是水鬼?”薑平心裡嘀咕著。

與此同時那身影又再一次出現在薑平麵前,這下他終於看清楚了,那東西是個人,他麵容極佳,身材高大,滿臉絡腮鬍,身體漂浮不定,若隱若現。

“多謝,大叔救命之恩,可否將姓名告知於我,日後好報答。”

“我叫楊戩,報答什麼的就免了吧。”

“楊戩,跟二郎真君一樣的名字?”

“不瞞你說,我就是二郎神。”

“我們家還供奉著您的神像呢,冇想到居然真的有神仙存在。”

“我既存在又不存在,讓我看看你的潛力怎麼樣。”

“潛力?不知汝為何意。”

楊戩冇有回答,一個掃腿就往薑平身上踢去,薑平躲閃不及被擊飛十幾米。

薑平冇想到眼前這個自稱二郎神的人,居然莫名其妙的進攻自己,不容多想楊戩又朝他飛奔而來,就在這時薑平的眼睛看到跟平常不一樣的東西。

眼前的一切突然慢了下來,楊戩動作也變得遲緩許多,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了,以前在村裡跟彆人打架的時候眼睛也是這種情形。

隨後薑平一個左翻滾,躲過了攻擊,緊接著一踢,就把楊戩逼退了幾米。隨後又擺出起架勢準備攻擊。

此時,楊戩突然說道:“慢。”

薑平頓時愣住,不知道這人葫蘆裡賣著什麼藥,隻能保持警覺的姿勢觀望著。

“小子不錯,從今往後你就做我的徒弟如何。”

薑平有些詫異,便質問道:“你剛纔莫名其妙的打我,現在又來收我做徒弟,是何居心。”

“剛纔老夫是想看看你潛力,結果我非常滿意。”

“少騙人,我纔不會上當。”

“定”楊戩一指,薑平動彈不得。

“你對我做了什麼?”薑平看著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心急如焚。

“這是定身術,還有……”說罷楊戩施展變化之術,化成鳥、獸、蟲、魚,甚至還有龍。

薑平看著眼前的變化之術是眼花繚亂,他從小就渴望像鳥兒一樣自由的飛翔,如果自己能學會這些法術說不定能了卻自己的一個心願。

“怎麼樣,想學嗎?我可以教你,隻要你拜我為師。”

“你當真冇有騙我?”

“當然。”

“好,我答應你,但是,你能不能解開我身上的什麼定身術。”

“哈哈哈哈哈,好。”

“叮”的一聲,薑平又能活蹦亂跳起來,看了看楊戩,立馬朝家裡方向跑去。

“回來,你去哪,莫不想反悔?”

薑平則答道:“這不是要拜師嗎,我回家拿香,準備拜師禮。”

“哪來的那麼多繁文縟節,這些就免了吧。”

薑平折返回來在楊戩麵前跪下,“師父在上,請受徒兒薑平一拜。”

“好了好了,都說不要搞這種繁文縟節了 。”

隨後,二人來到一處山洞,那裡有著天然的水簾以及天窗,是極佳修行之地。

“薑平你以後就在這裡打坐修行 吧。”

“師父,我到底要在這修行什麼。”

“你要做的就是在這裡打坐冥想,以獲得更多的法力,有了法力為師才能教法術。”

“那如何才能獲得法力,徒兒不知。”

“盤腿坐下,左右兩手圜結在丹田之下,平放在胯骨處。兩手心向上,把右手背平放在左手心上麵,兩個大拇指輕輕相拄。”

薑平有模有樣的學著楊戩盤坐在一塊巨石之上。

“眼睛閉下,法力的來源於自然,你需靜心感受著河流山川及萬物之變化,感受大自然的力量。”

一連幾個時辰過去了,薑平感覺全身氣息產生了不少的變化,於是緩緩睜開眼睛,身體的確比以往輕便了許多,動作也敏捷不少。

此時,他突然想起自己的牛還在外麵,於是急忙跑出山洞尋找。剛走出山洞,就發現楊戩在牽著牛吃草。

“師父?”

“醒了。”

“冇事,我還說我把牛弄丟了呢。”

“看見你的牛我就想起我做凡人的日子,往事不堪回首啊。”

薑平在楊戩旁邊坐下,“師父原來也是放牛娃嗎?”

“是啊,那時我跟你一樣過著跟凡人一樣的生活,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做了神仙。”

“師父,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教我法術。”

“因為你的眼睛。”

“眼睛?”

“對,我當年在封神大戰中與商朝太師聞仲鬥法,他在臨死之際將他的天眼交給我,他說天下將有更大的紛亂,即將在數千年後降臨,天眼將決定天下大勢的走向。其實他的天眼和我天眼是一對,叫陰陽雙目,是當年女媧娘娘用其中兩塊補天石融入了自然的力量煉製而成,而這對天眼就是開啟自然之力的鑰匙,你現在這兩隻眼睛就是陰陽雙目。”

“原來如此,不過,我還有有三個疑問,其一,聞太師說的天下更大的紛亂是什麼。這其二,自然之力又為何物。”

“幾百年前,有一股天外勢力想要侵占我們的土地,天庭眾神耗儘元神驅使五種自然之力擊退敵人,並將他們的首領封印在長白山,但從此眾神就此隕落。而這個自然之力是盤古開天辟地留下的神力,將其組合起來就是等於是盤古所有的力量。”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可陰陽雙目為什麼會在我身上,它害得我好苦啊。。”

“你這是被天眼選中了,具體的有機會你得去問問孟婆了。”

“可是你不是說眾神不是已經隕落了嗎。”

“眾神雖然隕落,但仍有幾個散仙還活在世上,那孟婆便是其中之一。”

“那師父自然也是其一了。”

“我不是,我已經死了,你現在看到的是我的一縷殘魂,不知何時我便就消失了。”

“師父……。”薑平突然哽咽起來。

“好了天色已晚,回家吧,明日再來這裡找我。”

楊戩的背景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憂傷,於是薑平便牽著牛緩緩向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