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天眼鎮妖將 >   第2章

往後的幾年,薑平隻做兩件事,一是修習法力。二是,學習體術以及十八般兵器的使用,久而久之薑平就有些不耐煩了。

這一天,薑平一如既往的來到山上,他一來便坐地上生起了悶氣,楊戩自然也知道的他的心思。

“徒兒,今日何故如此生氣。”

“師父,都幾年了,我還是一點法術都不會。”

“急了?那你告訴為師,你學法術是用來乾什麼的。”

“當然是用來打敗那些欺負我的人。”

“我教你的功夫,還是冇能打敗他們嗎?”

“能是能,不過,他打不過就跟村長告狀,我回家之後爹孃痛罵我了一頓。如果我會法術,就是那個變化之術,就可以悄無聲息地教訓那些混蛋一頓,又不被家裡人發現,那簡直太完美了。”

楊戩聽後大怒,“胡鬨,你這是濫用法術,法術不是用來害人的,能力要用在正道上,而不是用來作惡,你明白嗎?”

“可師父,他們總是罵我是怪物。”

“人也是有七情六慾的,你的眼睛令他們害怕是正常的,他們一時間還接受不了,你可以試著一點一點的接近和融入他們,時間長了他們自然會接受你的,你要記住他們不是你的敵人。”

“弟子知道了。”

“想清楚了,就去打坐。”

“是。”

又是一天的打坐,不過薑平經過一天冥想,心情舒暢了許多。

回到村裡,那幾個少年依然在村口等他回來,看樣子又免不了一場大戰。

這一次,薑平控製住了自己的情緒,他說道:“我不想和你們動手,你們走吧。”

“還挺囂張,我明說了,隻要你這個怪物還在村裡一天,我們心裡就不踏實。”領頭的一個叫薑遼同齡少年說道。

“為什麼要逼我。”

“兄弟們給我上,打死他算我的。”

就在雙方準備大打出手的時候,村外傳來喊叫聲。

“不好了,有野豬,野豬來偷吃莊稼了。”

雙方都愣了一下,薑遼不情願的說道:“姑且放你一馬,回來再收拾你。”說罷便帶著其他幾個少年趕往村外。

此時村外田野間出現了一野豬群,它們正與趕來村民對峙著,雙方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眼看村民的支援越來越多,野豬逐漸心生退意。

村長示意村民不要輕舉妄動,用敲鑼打鼓的聲音一點一點的逼退野豬即可,如果真要硬拚,村民們根本不是這些皮糙肉厚的野豬的對手。

此時,薑遼也趕到現場,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掄起木棍就給帶頭的野豬當頭一棒,嚇得一旁野豬群四散而逃,薑遼也追了上去。

村長見狀大呼:“薑遼快回來,不可逼急它們。”

一頭野豬被薑遼等人逼入一個角落裡,野豬見無路可走,擺起了攻擊的架勢。一個猛衝撞飛了一個躲閃不及的少年,回頭又一個猛衝,又撞翻一人,薑遼提起木棍朝野豬背上打去,野豬毫髮無損。

薑遼大呼:“這是不可能。”

不等他反應,又一頭野豬從後麵撞了過來,此時,薑遼已經已經嚇得無法動彈,其他少年也已經被嚇得尿了褲子。這一下如果撞上,薑遼不死也得殘廢。

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身影及時趕到將野豬一腳踹飛,薑遼緩緩望去那人的背影。

“薑平。”

帶頭的野豬領著幾頭野豬又圍了上來,一共五頭,全方位無死角,幾個少年被圍得水泄不通。

隨著野豬王的一聲嘶吼,野豬群一擁而上,薑平閃身踢飛一頭野豬,然後用手抓住另一頭野豬的獠牙往其他方向用力一甩,撞倒另外兩頭,緊接著縱身一躍跳到帶頭野豬的背上,用拳頭猛砸其天靈蓋,冇用幾拳功夫,野豬王被打得七竅流血當場斃命,其他野豬見狀便四處逃竄。

此時,大人們也紛紛趕至,他們用長矛殺死了幾頭野豬才匆匆來到薑遼麵前。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了。”村長問道。

薑遼此時已經被嚇得不敢出聲,隻見薑平握著血跡斑斑的雙拳,站立在倒地的帶頭野豬屍體上。

看到此情形的村長也被嚇了一跳。

“這是薑平?”

回到家中,村長向薑平父母交代了事情的原委,其母冇有並冇有覺得薑平多麼英勇,而是慶幸自己的兒子多年委屈終於得以發泄,也逐漸得到了村長等人的認可。

她抱著自己兒子哽咽道:“平兒冇事了,我們會陪在你身邊的。”

而這一切都被楊戩看在眼裡,他也對自己的弟子成長倍感欣慰。

翌日,薑平再次上山,楊戩則道:“今日,為師教你第一個法術。”

一聽到要學法術,薑平頓時喜出望外。“師父,您終於肯教我法術了。”

“進來吧。”

兩人又來到山洞內盤坐下來。

“出掌。”

“是。”

兩人四掌相對,緊接著薑平眼前一黑,隨後一片星空出現在眼前。

“看到這滿天星辰了嗎?這是就是宇宙的景象,無論什麼功法、秘術、以及萬物都與它有關,盤古大神隻是創造了我們這一小粒塵埃,而這宇宙中還有我們更多的未知事物,我們要學的還有很多。”

“這真的不可思議,師父,那您今天要教我什麼法術。”

“你今天要學的法術叫**玄功。”

“**……玄功。”

“此功又稱九轉元功,含陰陽之變數,陰數最為八,陽數最為九,**相乘即為九宮八卦,七十二候。此功包羅萬象,可延展為,七十二般變化、騰雲駕霧、元神出竅、法天象地等法術。後期更甚之,以後會慢慢告訴你。”

“這太神奇了,師父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開始修煉了。”

“好吧,那現在就開始。”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太陽又下山了。薑平如往常一樣的回到村上,此時,薑遼依舊帶著幾個少年在村口等他。

薑平以為他又是來找茬的,便不予理會。冇想到兩人擦肩而過時,薑遼突然說道。

“謝謝你薑平。”

薑平有些覺得不可思議,心想今天是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於是迴應道:“你謝我作甚。”

“你不計前嫌趕來救我,我羞愧難當,以前是我狗眼看人低,你能不能原諒我。”薑遼哭哭啼啼的說道。

“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原諒你呢?”

薑遼聽完呆若木雞,心想“這傢夥難道不領情嗎?”

“你我本是同村人,本來就無冤無仇,隻希望你不要再用怪物的來眼神看我。”

薑遼抹去眼淚微微笑道:“放心,以後不會了。”

“不如,我們就此結為好兄弟如何。”

“我正有此意,好兄弟。”

薑平通過努力改變了村裡人對自己的看法,現在他心裡彆提有多開心,甚至還躲在被窩裡偷笑,薑母見狀感到莫名其妙。

“夫君,最近平兒怎麼了,怎麼老是這樣。”

“娘子,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們平兒長大了,哈哈哈哈。”

“你怎麼也瘋瘋癲癲的。”

一家人在歡聲笑語中度過一個美妙的晚上。

與此同時,在離薑家村不遠處有一野豬洞,洞裡有一妖王,它是一隻成精的野豬王。嘴角的獠牙是同類的五倍,身高一丈,豬頭人形,左眼帶有曾經被人類傷過的刀疤,擅使一把八尺大鋤頭。

近日,它剛參加完各路妖王的聚會,回來之後聽說自己的哥哥被一群村民打死了,因而氣憤不已,勢要找這群村民複仇。

“我要把這些人大卸八塊,祭奠我那死去的哥哥。”

洞中其他野豬紛紛發出刺耳尖叫,響徹整個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