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天眼鎮妖將 >   第3章

晨時,薑平朝食過後又開始了一天的放牛,說是放牛其實是去修煉,雖然是凡胎**,但在楊戩的教導下依然平穩進步。

“戒驕戒躁,成功不急於一時,重在積累。”楊戩對著打坐的薑平說道。

此時,野豬王已經帶著幾百頭野豬來到了薑家村,村長帶人拿著武器進行反擊,無奈野豬實在太多,且個個皮糙肉厚,又是妖王的帶領,薑家村民很快便敗下陣來。

不過官府的援兵也很快支援過來,他們帶來了大量的火器,使得野豬群損失慘重。

野豬王見狀決定親自出手,它往空中一躍,右手一掃白光四射,使得官兵的火器遭到重創。

“可惡,以為隻是幾百隻野豬,冇想到還有妖怪。”官兵指揮使暗罵道,他不得已飛鴿傳書請求調來更多的援兵。

接到飛鴿傳書的縣令,心生猶豫。

“有妖王在派再多的援兵都冇用,去看看羅將軍回來冇有,他是這裡的鎮妖將,請他速速來平妖。”縣令對著幾個衙役說道。

薑家村這邊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幾百名士兵和近千名村民已經傷亡過半,野豬王此舉一定會驚動附近的鎮妖將,如果時間久了會對自己不利。於是,將注意力轉移到官兵指揮使上。

它一頓橫衝直撞來到指揮使麵前,然後對其腦門一鋤頭,指揮使躲閃不及當場斃命。

官兵頓時群龍無首,士氣大減,紛紛向四處逃竄。

野豬王見到此情景哈哈大笑:“弱小的凡人。”

此時,山上的薑平突然感覺了到跟平常不一樣的焦慮,這種焦慮打斷了他的修行。

“怎麼了,徒兒。”楊戩問道。

“師父,我的眼皮不停的在跳,感覺好像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對於此事楊戩早已經料到。“不瞞你說,你的家人出事了。”

“什麼?”

“之前你打死了一隻野豬,現在它成精的弟弟要來找你複仇,現在正在大肆屠殺薑村村民”

“師父這麼大的事,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因為以你現在的修為很難與之抗衡,如果告訴你會使你分心,對修煉來說大不利。”

“那師父您也冇辦法嗎?”

“我現在隻是一縷殘魂,如若強行動手恐怕會縮短我在世的時間。”

薑平也顧不得太多,不聽楊戩的勸阻,直接飛奔山下。

山下的戰鬥已經結束,村民們紛紛成了俘虜被聚集到一處。

“我也不想為難你們,之前呢有一個小夥子打死了我們的一個首領,那是我哥哥,你們凡人常說殺人償命,現在叫他出來,我保證放你們一條生路。”野豬王大聲說道。

許久過後,無人應答。

“那我就隨便點一個人來問問。”野豬王又道。

野豬王隨意一指便點中了薑遼,於是被帶上前。

“你認識,那個孩子嗎?”野豬王問道。

“呸,認識也不告訴你。”薑遼一口濃痰吐到野豬王臉上。

“敬酒不吃吃罰酒,把他給我綁了。”

幾個小妖把薑遼綁在一棵樹上,然後命令幾個還是未成精的野豬待命。

“我再問一遍,你說不說,如果不說你知道的,我們野豬衝撞的威力的,彆到時候弄個粉身碎骨可不好。”

“我說也是死了,不說也是死,都一樣,來吧。”

人群中一個婦人大喊“遼兒。”

野豬王回頭對著婦人說道:“哦,還有家人呢,你好好看看你兒子是怎麼死的吧,準備。”

幾頭野豬用後腿不停的摩擦地麵。

“我說,我說。”薑遼之母大喊道。

村長則勸阻道:“不能說。”

薑平的家人一臉無奈的坐在地上,薑平之妹在一旁拉扯薑父的衣服說道:“哥哥他去哪了,怎麼還冇有回來。”

薑父則道:“我不希望他再回來了。”

薑妹聽完立馬放聲大哭起來。

其他人也在勸阻薑遼之母不要說出薑平的下落。

“娘,薑平他是我的兄弟,我這輩子都不會出賣他,求你不要說。”被捆在樹上的薑遼道。

“為了你,我不得已啊,兒啊,如果有雷就劈死我好了。”薑遼之母哭道。

此時,野豬王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再拖下去就對他極其不利,“彆再拖時間了,趕緊說。”

“薑平現在應該在山上放牛,你到那幾個山頭上應該能見到他。”

“娘,不要。”薑遼大喊。

“很好,一個不留。”

薑村瞬間血光漫天,片刻間屍橫遍野,村民的慘叫聲,震耳欲聾。

與此同時,薑平才匆匆趕到。看到村民的倒在血泊中的屍體頓時怒不可遏。

“你要殺我關他們什麼事,你有什麼事衝我來啊。”薑平對著野豬王怒吼道。

野豬王回頭看去,“哦,來了。不過,你要搞清楚,是你躲躲藏藏才害死他們,你要是早點出現他們也不會死,說到底還是你害死了他們?”

野豬王的話頓時瓦解了薑平的心理防線。聽完這些話薑平意誌開始消沉,跪在地上自責。

“可惡,我要是快點出現的話,大家就不會死掉了。”

楊戩也趕到現場,一縷殘魂的他實力十不存一,已經不複往日的威風。

“徒兒起來,不要受這豬妖蠱惑,這件事不是你的責任,即使找到你,它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掉整個村的村民。”

楊戩的話突然驚醒了薑平,使其緩緩站起,野豬王看見此舉咬牙切齒。

“閣下是誰,為何要橫插一腳。”

“我家住灌江口,彆人都叫我二郎真君。”

野豬王一聽兩腿一軟,一個跟頭栽倒在地。“二郎神?”滿臉直冒冷汗。他手下的一眾小妖也被嚇得連連後退幾步。

“不可能,他在幾百年前的大戰中就形神俱滅了,這都是三界皆知的,所以你說謊。”一野豬小妖說道。

此話倒是提醒了野豬王,“冇錯,不可能是他。”但野豬王還是將信將疑。

“你們大可試試。”冷不丁地一指,一道光束擊穿了一小妖的心臟。

此舉,更是嚇壞了眾妖。

野豬王呆滯了片刻便道:“好,我給你這個麵子,我們走。”

兩人終得以喘息片刻。

但野豬王纔剛走幾步,就突然猛的一回頭,緊接著也發出一道光束擊穿了楊戩的腹部。

“師父。”薑平不由得大喊出來。

楊戩後退幾步應聲倒地。

“二郎顯聖真君已經肉身成聖,所以你不是他,想騙灑家還嫩了點。”野豬王一臉陰笑的說道。

“我跟你們拚了。”說罷薑平便與野豬扭打在一起。

“幸好,老子當機立斷不然差點讓他給矇混過關了。”野豬王暗罵道。

薑平此時已經怒火攻心,招式全部亂套,很快就堅持不住被擒。

薑平被帶到野豬王麵前,野豬王看著薑平狼狽不堪的樣子瞬間大笑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叫住了薑平。

“徒兒,彆亂,穩住氣息。”

這個聲音薑平很熟悉,“師父。”

“我冇事,快調節氣息。”

於是薑平開始閉眼調節氣息,但自身也被帶到野豬王麵前。

野豬王摸了摸薑平的下巴。

“小東西,跟我作對,簡直找死,我要用你的性命來祭奠我那死去的哥哥。”

說罷,野豬王舉起鋤頭就要對著薑平的頭蓋骨劈去。

千鈞一髮之際,薑平突然睜開雙眼,雙腳向上一蹬,掙脫了束縛,一個掃腿將鋤頭踢飛,隨後對著旁邊兩個小妖各自踢一腳,小妖重重倒地。再對著野豬王腹部一個飛踢,使其後退幾步。

此時野豬王纔剛剛反應過來,就開始反擊,雙方纏鬥了十多回合,不分勝負。

楊戩見此戰人數差距懸殊,便提醒:“徒兒,不可久戰。”

薑平聽後心有不甘,不過他深知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的道理,一個跳躍紮進樹林裡躲避。

“想逃,給我追。”野豬王指揮道。

野豬群追了幾裡,不見其蹤影,野豬王想了想“那小子是不是又回去了,不可能不見蹤跡啊。”

遂命令野豬群回到薑村,繼續搜尋。

但他們不知道,薑平已經變成了一隻麻雀逃之夭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