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天眼鎮妖將 >   第4章

薑平變成的麻雀剛好掉落在牛吃草的附近,七十二般變化剛學不久還冇完全掌握,很快就現出了原形。

“可惡,為什麼我現在這麼弱。”薑平捶打著地麵道。

“正因如此,你纔要勤加修煉纔對,以後麻煩比這個更大。”一旁化為魂魄的楊戩道。

“師父,你現在冇問題嗎。”

“無事,剛纔他隻是打壞了我一個藕身而已,再找一個便是。”

於是,薑平找了一塊木頭削成木人。

“師父,你看這個合適嗎。”

楊戩進入木人體內,木人瞬間變成楊戩的模樣。“很好。”

薑平一直盯著山下久久不能釋懷,楊戩自然明白他的此時此刻的心情,畢竟家人被殺傷心也是難免,但不能讓他這麼頹廢下去。

“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你來便知。”

兩人來到一條河邊,薑平環顧四周發現這個地方他很熟悉。

“這不是那日第一次見到師父地方嗎?”

“冇錯,我在此處藏身多年就是為了等你來,下麵還有我遺留的一件東西,你下去把它拿上來,彆忘了念避水咒。”

薑平點了點頭,便噗通一下潛入水中,這次他有了避水咒的加持,在水中待的時間更長,找了半柱香的時間才發現目標。他一頭浮上水麵,提起一個長形的箱子走上岸。

“師父,這是什麼東西。”

楊戩將箱子上咒語解開,“哢嚓”一下箱子自動打開了。裡麵是一個被斬斷的武器,其為兩刃,似刀又不似,如果說是劍,那劍刃不會這麼寬,頂處有兩道斷裂的痕跡,握柄已經斷為兩節,下半節已經不知所蹤。

“難道,這是三尖兩刃刀?”薑平道。

“冇錯,這就是三尖兩刃刀,當年大戰極其慘烈,我的三尖兩刃刀也變成了這幅模樣。”

“不過,師父你不會讓我拿這個當武器吧。”

“當然不會,我要告訴你的是,等你神功大成,你就帶著它去西域找一個叫張鴉九的散仙。”

“張鴉九?”

“他是一位得道的武器鑄造大師,修複武器對他來說易如反掌。”

“弟子明白了。”

兩人決定再找一個新地方修煉,畢竟這裡已經暴露了,自然不宜久留。

與此同時,野豬王回到薑村搜尋薑平的蹤跡,但一無所獲,它大發雷霆下令要掘地三尺。就在這時一個人的聲音吸引了他注意力。

“野豬王,休要再為非作歹。”

“是誰?”野豬王環顧四周,冇見任何人影。

“是你爺爺我。”一個蒙麵男子從天而降,手裡提著一把匕首插入野豬王的右肩,野豬王疼得吼出刺耳的豬叫。

不過,野豬王反應很快,一個躲閃,退到那人的十幾步之外。

“你是誰,敢偷襲灑家。”

那人扯開麵罩,露出一個清秀的麵龐。“你連我都不認識了嗎?”

“鎮妖將,羅恒。”野豬王大驚失色。

“我也懶得廢話了,就拿你們祭奠這裡的村民吧。”說罷手中的匕首突然變成一把劍,一個快步經過每一個野豬身旁,他速度之快,以至於留下無數個殘影,就在這一瞬間所有的野豬幾乎被一擊斃命。

野豬王通過較強的防禦力抵過致命傷,但還是受了重傷跪在地上,冇等它反應,羅恒又快速來到它麵前。

“去死吧。”

野豬王見狀驅動法術將自己身體變成無數個小野豬逃向四方,羅恒利用速度揮劍殺掉幾乎所有的小野豬,但還是有幾隻漏網之魚,羅恒深知這樣並不能完全殺死野豬王,於是朝野豬洞飛去。野豬王躲在樹洞中得以撿回一條命,它一路逃到崑崙山隻能尋求那裡的妖王火發青麵狼的庇護。

流水落花四季變,習技七載已弱冠。一身著常服,高八尺,發如龍鬚馬尾,麵相清秀的男子站在山崖上緊閉著雙眼,感受著自然的氣息,突然雙眼一開,縱身向山間躍去,而後腳踏白雲飛向藍天。

此人正是長大後的薑平,現在的他已將**玄功練得是爐火純青,以前他時常羨慕飛翔藍天的鳥兒,現在他終於如願以償,他對著天邊大喊,表達了對天空的嚮往。

發泄片刻,他便返回修煉的洞中。

“師父,我回來。”

“嗯。”楊戩輕聲應道。

“**玄功我已經掌握得七七八八啦。”

“甚好,不過**玄功還有更深層次的功法,你還需勤加練習才行。”

薑平隱約覺得楊戩的氣色不對勁,於是便問道:“師父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木身壞了,我再給你做一個。”

“不必了,為師大限將至,恐怕你以後的路要自己走了。”

薑平對此早已有了心理準備,隻是冇想到來得這麼快,“不,一定還有辦法的,我去抓一些增加靈力的藥草。”

“冇有用的,我肉身不死,靈魂不滅,普通藥石對我根本起不了作用,除非是師伯在,可惜他也……,要不是因為幾百年前那一次我也不會落得這番田地。”

“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三拜,一拜師父對我知遇之恩,二拜傳道授業解惑之恩,三拜師徒之恩。”薑平含淚道。

“起來吧,我能教的都教了,還有你那雙天目,左眼辯是非善惡,右眼辯真假,兩眼合一能有更強能力,隻待你自己去發覺了。還有你的家人,為師對不起他們,隻願能他們安息。我冇什麼說的了,也不要為我戴。浩劫將至,你的天眼極為關鍵,找到自然之力的使用者,助世人躲過此劫吧。”說罷兩眼一閉,便而再也冇了聲音,身體緩緩地變回木人的模樣。

薑平將木人變小收入袋中,以示祭奠。

“徒兒謹記師父教誨。”

薑平再次回到薑村,多年過去變化很大,路麵長滿青苔,房屋的幾乎絕跡。用右目環顧一週,冇有任何異樣。

他決定到官府打聽當年的訊息,於是來到府衙檢視縣誌。他搖身一變,變成一個衙役模樣大搖大擺的走進縣衙府檔案房。

“兄弟辛苦了,交班時間到了,接下來交給我了。”薑平對著門前守衛的衙役道。

“這還冇到時辰啊,那漏刻我看著呢。”

薑平心想這衙役還挺敬業的,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定。”衙役像木頭一樣被定在原地。

“那就麻煩你幫我站一站崗了。”

進入屋內,裡麵擺設雜亂無章,書本也積了一層厚厚的灰塵,不過好在要找到東西年代並不久遠,難度不大。

找了半個時辰,終於找到了當年的卷宗,上麵記載了成化十三年揚州府江都縣薑家村九百九十口人被山賊盜匪屠殺,且屍骨無存,犧牲了五百六十名軍士纔將此亂平息。

“盜匪?山賊?簡直胡說八道,這些狗官。”薑平暗罵道。

隨後左手一揮,書架和書本灰塵被清理得乾乾淨淨,走出門外對被定身的衙役說道:“多謝老兄,裡麵我已經幫你打掃乾淨了,我們也算扯平了,再過一會你就能動了,無需擔心。”

到了傍晚時分,當地縣令正在家中抱著美妾呼呼大睡,突然一陣狂風將房門吹開,縣令頓時被吵醒。

“怎麼了,誰開的門。”縣令晃晃悠悠的將關上。

當他轉身準備回床繼續睡覺時,一個無麵鬼正貼著他的臉,縣令被嚇得瞬間大叫起來,這舉動吵醒了正在熟睡的縣令的小妾,她看到此景也跟著大叫起來。

那鬼魂漂浮著身體,一身白衣,嘴裡還唸叨著:“我死得好冤啊,還我命來,還我命來。”說罷便用雙手掐住縣令的脖子,縣令的小妾在一旁被嚇得不敢動彈。

“等等,不知你有什麼冤情,請細細說來。”縣令用微弱的聲音說道。

“還敢嘴硬,七年前那薑村近千口人去哪了。”

“被山賊殺光了,縣誌裡有記載啊。”

“好啊,死到臨頭還說謊,你當我不知道,當年他們是被一夥妖怪殺死的。”

“不是,我……你既已知道為何要來問我。”

“我要那些村民的屍首。”

“這個你得問鎮妖將羅將軍了。”

“他在哪。”

“此處,五十裡處有一白貓山,他就在那裡,咳咳,快放開我,我要不行了。”

鬼魂緩緩放下縣令。“姑且放你一馬,假如你做了對不起百姓之事,到時我還會來找你。”

“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吧。”縣令磕頭道。

鬼魂思考著“鎮妖將”三個字,便緩緩漂浮著離開縣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