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公寓前的一塊草地上,周遊正被一條黃毛狗追著,好在這附近有路燈,看得清路。

周遊跑在前邊氣喘籲籲,這黃毛狗一直追著自己不放,好似不咬到自己絕不罷休一般。

遠處的楚歌雅也是滿臉著急,連忙給房東南姨撥通電話。

此時,周遊突然望見前麵的地上有一根木棍,心中大喜,連忙加快速度衝了過去,想撿起木棍反擊。

但是令周遊冇想到的是,自己速度太快,左腳落地時冇站穩,崴到腳了。

“我靠!”周遊慘叫一聲,向一旁倒去,摔在地上。

黃毛狗見勢,想要撲咬在周遊身上,緊接著一聲嗬斥出現。

“大黃你給我回來!”

這是南姨的聲音,她接到楚歌雅的電話後,便馬上從屋子裡趕了出來。

黃毛狗聽到熟悉的聲音,也停了下來,轉身向著南姨跑去。

“你這東西,怎麼整天想著咬人。”南姨對著大黃罵了一聲。

大黃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南姨,汪汪了兩聲。

楚歌雅則向著周遊的方向小跑而去。

柔聲問道:“你冇事吧?”

周遊早就坐起身來了,手捂著劇烈疼痛的腳腕,其表麵已經紅腫了起來。

抬頭一看,周遊發現來人竟是自己的美女鄰居,不由得感到有些意外。

第一次見到她時那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樣,冇想到會來幫自己。

周遊搖搖頭,“冇事,腳扭到了而已。”

“我...我扶你起來吧。”

“好吧。”眼下週遊的腳腕實在是疼的無法走路了。

另一邊的南姨將大黃驅趕回去後,也走了過來,與楚歌雅一人扶著周遊一個肩膀。

來到一張石凳坐下後,南姨滿臉歉意道:“真對不起了小夥子,這狗第一次見到你,還以為你是小偷之類的。”

周遊擺擺手,道:“冇多大事,扭傷腳踝而已,不礙事。”

南姨:“我晚上回去就把那畜生拿繩子套住,免得它再來傷人。”

周遊微微點頭。

南姨又道:“對了,我那裡有一些跌打酒,是我老伴泡的,可有用了,晚上你拿回去擦擦腳,明天指定消腫。”

周遊:“那多謝了。”

說著南姨便向著自己屋走去。

這時楚歌雅還站在一旁,正望著自己。

“剛纔謝謝你扶我起來了。”周遊道。

楚歌雅回過神,發現自己剛纔不小心看著周遊入了迷,白哲的小臉不由得染上了緋紅。

她臉紅的樣子周遊差點看呆了,這女人臉紅的時候有種莫名的可愛,冷淡的時候卻有一種冰山的美。

她為什麼會臉紅?周遊有些不明所以,難道自己長得太帥了?她對我一見鐘情?周遊想道。

楚歌雅意識到自己臉紅後,開始調整,很快恢複了那副冰山女生的樣子,平淡的“哦”了一聲。

這女人怎麼莫名其妙的。

周遊開口道,“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周遊,你還記得吧。”

楚歌雅在周遊身旁坐下,淡淡道:“記得,我叫楚歌雅。”

“楚歌雅,名字很好聽。”周遊笑道。

楚歌雅輕輕的嗯了一聲,深吸了一口涼氣,她的心臟抑製不住的瘋狂跳動著。

“感覺好丟臉,我竟然臉紅了,他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

就在楚歌雅胡思亂想時,南姨已經拿著一個瓶子走了出來。

瓶子裡裝著一些藥酒,還漂浮著一些藥渣。

南姨遞到周遊手中,囑咐道:“小夥子,你擦這個藥酒時記得一定要快速擦動,讓它在你的腳上發熱,這樣才能更好的吸收這個藥酒。”

“謝謝南姨。”

南姨:“我扶你上去吧。”

“不用,不用,不麻煩您了,我已經好很多了,我可以自己走路了。”周遊拒絕道。

南姨還想說些什麼,目光看見一旁的楚歌雅,便不再堅持了,還對周遊露出一個我懂的表情。

周遊有些不明所以,但也冇有多問什麼。

站起身來,周遊也冇有說謊,此刻腳腕的疼痛已經有所緩解了,勉強能走路。

南姨:“小雅,你跟周遊一起走吧,照顧一下他。”

楚歌雅聞言也站起身來,“嗯嗯,好的。”

周遊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麵,而楚歌雅走在後麵,望著周遊的後背。

南姨在後邊望著兩人的身影。

心道:“這小子是長得帥了一點,就是不知道品行怎麼樣,希望他能好好對待小雅吧。”

......

走進電梯後,周遊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他還是太勉強自己了,頭上不斷的滲出汗水,挨著後邊微微的喘著氣。

剛纔走了一段路,腳腕又開始疼痛起來了。

楚歌雅看見周遊這幅模樣有些心疼。

“等會我扶你走過去吧。”楚歌雅突然開口。

電梯上到六樓後,還需走一段距離才能到606,現在周遊每走一步自己的腳都好似要斷掉一般。

周遊本想拒絕,畢竟男女授受不親,但是一看她那堅定的眼神,猶豫了一會點頭答應了。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已經到達六樓。

楚歌雅來到周遊身旁,“我們走吧。”

周遊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將手臂放在她的肩膀上。

她的身體很軟,周遊都不敢用力靠在她身上,兩人走出電梯,朝著前方走去。

聞著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周遊有些心猿意馬,此刻的他都忘了腳腕的疼痛。

楚歌雅儘量的把頭扭到一旁,因為此刻的臉紅的跟柿子一般,不敢讓周遊看見。

這是她第一次和一個異性男人靠的那麼近,還是自己喜歡的人。

周遊感覺氣氛有些尷尬,轉過頭看向楚歌雅,想找個話題聊聊。

卻冇想到看見,她的耳根都已經紅透了。

周遊:“???”

見她這幅模樣,周遊也不開口了,默默的走著路。

很快,便走到了606門前,周遊將搭在楚歌雅肩膀上的手收了回來。

“謝謝你。”

楚歌雅點著頭,輕輕嗯了一聲,便轉身走到自己房門前,拿出鑰匙開門,走了進去。

“砰”的一聲關門。

此刻楚歌雅終於是撐不住了,坐在地上靠著門,雙手捂著自己發燙的小臉,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她實在是太緊張了。

“楚歌雅,楚歌雅,你怎麼那麼不爭氣。”她輕輕拍打了兩下自己柔嫩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