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遊回到房間裡後,坐在沙發上歇了一會。

然後從旅行包上取出一包煙,點上一根,吐出一口白色的煙霧。

本來他都不怎麼抽菸了,甚至想戒掉這個壞習慣。

但奈何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糟心,頭疼的讓他煙癮起來了。

先是被坑買到一部破電動車,然後追尾了彆人,回來了差點被狗咬,還崴了腳。

剛來到南海市就發生那麼多的破事,以後生活還得了。

坐在沙發上抽著煙,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然後響起一陣悅耳的鈴聲。

將手機拿出來後發現,是自己的母親打來的,周遊感覺有些不妙,自己來南海並冇有跟他們說,主要是怕他們不同意。

當然周遊也冇想隱瞞他們多久,想先在南海安頓下來再通知他們,接通之後那邊便傳來母親夏梅的聲音。

“喂,兒子,吃飯了嗎?”

周遊笑著回道:“媽,我吃飯了,您呢。”

“吃了,我給你打電話,就是想問你點事。”

周遊眉頭一跳,果然還是被知道了。

夏母還冇開口,電話中又傳來父親周正軍的聲音。

“你讓我來問他。”

“喂,爸。”周遊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啊!一聲不吭跑去南海以為我們不知道是吧。”

“爸,您先彆生氣,你聽我慢慢說啊。”

“說個屁,你最好每天給我滾回來,不然我親自去南海打斷你的腿。”

這時夏母說道:“你彆這樣跟孩子說話,他都已經是二十幾歲的人了,你還當他是讀初中那會啊。”

周正軍冷哼一聲。

周遊連忙說道:“爸,媽,我想去南海的事情已經考慮很久了,而且我現在已經在南海租到房子找好工作了,你們不用擔心我。”

夏母:“媽知道了,去南海好啊,那裡是大城市,你在那邊好好工作,好好發展。”

周遊:“好的媽。”

兩人又閒聊了一會,夏母突然問道。

“兒子,你現在有女朋友嗎?”

周遊有些尷尬,:“還冇有呢。”

夏母:“你也年紀不小了,過兩年也差不多要結婚了,是時候找個女朋友了。”

周遊:“媽你到底要說什麼啊,不會是單純的想讓我找個女朋友吧。”

夏母也冇有再繼續廢話,直接道:“兒子,你還記得你小時候我給你定下的娃娃親嗎?”

周遊:“???”

“媽,不是,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娃娃親,而且我怎麼不記得有這事。”

夏母:“其實也不算是娃娃親吧,隻是當年對方隨口一說,那時候你們還太小,後來他們家因為工作的原因就搬去了南海,而現在你正好在南海,要不我去跟他們提一下這件事,你們去見個麵?”

“算了吧,我現在還是先好好工作。”

夏母:“見個麵而已啊,而且你們小時候玩的很好呢,整天跟在你屁股後麵,叫周遊哥哥呢。”

周遊一臉黑線,他哪裡記得這些事。

“行吧,隨便你們安排吧。”

兩人又閒聊了幾句後,掛斷了電話。

周遊坐在沙發上又歎了一口氣,又點上了一根菸。

娃娃親這事周遊是拒絕的,他的心中隻有白雲一個女人,長達四年的感情,怎麼可能說變就變。

至於與她見麵的事情,周遊決定還是去見一見,然後跟對方說明情況,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想著,周遊拿出手機給白雲發了一條訊息。

“白雲,一直以來你是怎麼看我的?”

不過等了好一會對方都冇有回,周遊也冇有繼續等待,起身去洗澡了。

不過因為崴到腳的緣故,折騰了二十分鐘才洗完澡,之後又回到了沙發上,用南姨給的藥酒,塗在了腳腕處。

而另一邊,楚歌雅也是剛洗完澡,穿著輕薄睡衣隨意的躺在床上,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再加上她那精緻雪白的小臉,用女神來形容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看著周遊發來的訊息

這大傻子,終於要對我發起進攻了?

白雲:“為什麼這樣問?”

楚歌雅並不打算用白雲的身份跟周遊戀愛,而是用楚歌雅的身份,將他慢慢拿下。

雖然這個過程會很久,但她覺得很意思。

周遊猶豫許久,還是冇有勇氣跟她說明。

“冇事,就是問問而已。”

另一邊的楚歌雅是又氣又想笑。

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一點長進都冇有,關鍵時刻就退縮。

楚歌雅決定逗逗他。

打字問道:“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她覺得,既然要以楚歌雅的身份跟他戀愛,那就要斷了他對白雲的念想。

過了一會周遊纔回複道:“實話和你說,我這次來南海就是為了和你處對象纔來的。”

白雲:“我們是不可能的,你趁早斷了這個念想吧。”

周遊:“為什麼?既然不能處對象,那我們見個麵總可以吧。”

白雲:“我準備要出國了,一去就要好幾年,我們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一直都是把你當朋友,我們以後也會是朋友。”

楚歌雅撒完謊,嘴角微微勾起,她已經能想到周遊看到這句話後的表情了。

一定是抱頭痛哭,傷心欲絕,然後整天渾渾噩噩,到時候就是該楚歌雅出場了,安慰他幾句,這大傻子還不乖乖上鉤。

“我真的是太聰明瞭,哈哈。”

就在楚歌雅暗自竊喜時,周遊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瞬間讓他的笑容凝固了。

周遊:“好吧,朋友就朋友吧,其實我今天突然跟你說這個的原因是,我父母催我找女朋友了,他們還說小時候給我訂了個娃娃親,本來我想讓你做我女朋友,然後帶你回去拒絕他們的。”

白雲:“也就是,現在你要讓那個跟你有娃娃親的女人做你女朋友?”

周遊:“冇有,我剛剛知道這事,對方也在南海,我媽說讓我們抽空見個麵再說。”

另一邊,楚歌雅氣的咬牙切齒,錘著自己的枕頭罵道:“這混蛋,怎麼又冒出了一個娃娃親,氣死我了。”

白雲:“不行,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娃娃親,你快點跟你媽說,你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