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遊:“為什麼,你又不願意做我女朋友,那我找彆人做我女朋友不行嗎。”

白雲:“不行就是不行,你敢跟那個女人見麵,我這輩子都不理你了。”

周遊看見這訊息是一陣頭大,怎麼莫名其妙的,還不允許自己找女朋友。

難道她是喜歡我的?但是那她為什麼不願意做我女朋友?周遊有些想不通。

另一邊的楚歌雅見周遊不回資訊,又在枕頭上狠狠錘了幾下,彷彿把枕頭當做了周遊。

白雲:“你聽到冇有,我不允許你去見那個女人!”

周遊回道:“那你總得給我一個理由吧。”

白雲:“現在還不能說,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楚歌雅發完訊息之後,就將手機丟到一旁睡覺去了,不過躺下之前,還不忘再錘兩下枕頭出氣。

哼!你個混蛋,你要是敢讓那個女人做你女朋友,我打斷你的腿。

另一邊,周遊自然不知道,除了他爸之外,還有人想打斷他的腿。

剛纔他故意說出娃娃親的事情就是為了測試了一下白雲的反應。

他本以為對方會不在意,但是冇想到對方反應那麼大。

如果她不喜歡,也不至於這樣,但是她為什麼要拒絕我呢?

還讓我等一段時間才告訴我原因,周遊實在想不通,又點上了一根菸。

周遊也冇有多想,抽完煙漱口之後就躺在床上睡覺了,明天的第一天上班。

......

次日,

早上七點鐘,陽光照在周遊臉上後,他便醒了。

下床之後發現,昨日扭傷的腳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已經不妨礙走路了。

洗漱整理了一下髮型之後便出門了,隨便在附近的一個早餐店吃了兩籠小籠包之後便踏上了公交車前往公司。

走進公司時已經七點四十幾分。

走進自己所在部門的工作間,此刻已經有不少人來了,各自都坐在自己的工位上三兩成群的交談著,或是低頭玩著手機吃著早餐。

不少人注意到周遊這個新人之後都投來了微笑,周遊也微微點頭迴應。

周遊心中有些滿意這個公司,看來這些同事都比較友好,這樣以後自己在這裡工作也能輕鬆不少。

周遊拿出自己的工作證,上麵寫著自己的工作位置。

這時身後傳來一個腳步聲。

“噠噠噠......”

周遊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後麵走來的居然是自己的美女鄰居楚歌雅。

此刻她穿著黑色工作服,踩著一對高跟鞋,正緩緩走來。

不會這麼巧吧,是鄰居,居然還是同事。

而周遊身後,那幾個人見到楚歌雅後一個個坐得筆直,也不敢出聲了,好像是課堂上學生看到班主任一樣。

周遊轉過身來打招呼,“楚姐姐,好巧啊,我們居然還是同事,對了,昨天多謝你了。”

楚歌雅美目輕輕瞥了他一眼,聽到對方叫自己楚姐姐如此親昵的稱呼,她內心中不由得有些害羞,不過臉上看不出什麼,輕輕的“哦”了一聲,“好好工作。”

然後徑直的走開了,走進了一間辦公室,隨著她的身影周遊看清辦公室上的門牌,然後他就感覺渾身不自在。

總裁辦公室!

以楚歌雅的氣質,周遊決定她應該不是秘書,那就隻可能是總裁了,也就是自己的老闆。

一想到自己叫她姐姐,周遊就感覺臉色發燙,不過他也冇有辦法,總不能直呼人家名字吧,叫”歌雅“又太曖昧了,剛纔他能想到最好的稱呼就是“楚姐姐”了。

周遊尷尬地看向四周的同事,發現他們正好奇的看著自己。

來到自己的工位上坐好,坐在周遊一旁的是王熊,他早就來了。

這時另一旁一個二十六七歲的男人湊過來道:“兄弟怎麼稱呼?我叫王鵬,”

“周遊。”

王鵬笑道:“兄弟,你是楚總的弟弟?但是你也不姓楚啊。”

周遊擦汗,“誤會了,我和楚總是朋友。”

“哦~”王鵬露出一個我懂的笑容,接著道:“兄弟,以後你搭上楚總這條大船,提攜提攜我啊。”

“冇有冇有,我和楚總隻能算是普通朋友,也冇有認識多久。”

周遊解釋了一番後,王鵬才放棄。

而這時,兜裡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是白雲發來的訊息。

白雲:“上班了嗎?感覺怎麼樣啊?”

周遊:“糟透了,我剛剛纔知道,住在我隔壁的一個女鄰居竟然是公司的總裁,而且我還當著幾個同事的麵叫她姐姐,丟臉丟大發了。”

辦公室裡的楚歌雅一臉黑線,叫自己一聲姐姐讓你很丟臉嗎,彆人想叫我還不讓叫呢。

白雲:“挺好的啊,她是你的鄰居,這樣你不就有機會跟她套近乎,這樣你就真的有個總裁姐姐了,在公司裡就冇人敢欺負你了。”

周遊回覆道:“這不就跟吃軟飯差不多嗎,而且我感覺人家好像有點討厭我,不太想搭理我。”

白雲:“說不定是人家害羞呢,你是男孩子主動一點,說不定就能把你的總裁姐姐拿下了。”

周遊:“算了吧,人家也看不上我,我先上班了回頭再聊。”

現在已經八點鐘整,其他同事已經開始手上的工作了,周遊也不好再繼續跟白雲聊天。

很快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此人名叫陳賜,是公司的主管。

他掃了一眼坐在角落處的周遊,眼中帶著一絲怒氣。

就是這小子把我侄子給頂下來了?

想起自己自己口口聲聲答應陳宇的父親,保準讓他進入公司,再加上自己主管的職位,慢慢將他的職位提上去,可現在周遊卻讓自己丟了臉,他怎能不怨恨周遊。

陳賜也看過周遊的簡曆,不過是一個二流大學,還是個應屆生,還被之前的公司開除了,他憑什麼能比的過自己南海大學畢業的侄子。

不過也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將周遊開除,隻能使點絆子針對他了,過段時間再隨便找個藉口將對方開除。

這樣以來他的簡曆上就會有兩家公司將他開除過,尋找新工作的難度大大提升,可以說是機會冇有什麼公司會錄用周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