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淩萱便暫住在了葉睦的房間裡。

晚飯葉睦和父母一起解決後,還得想方設法的偷拿點食物帶回房間去給趙淩萱。

怎麼一股金屋藏嬌的感覺。

雖然葉睦自己算是被劫持的一方,不過畢竟人家小姐姐很漂亮,就當是自己金屋藏嬌吧。

到了晚上,趙淩萱也很理所當然的霸占了葉睦的床鋪,葉睦自己隻能打地鋪睡覺。

對於這種行為,葉睦也隻能敢怒而不敢言,心裡安慰自己反正跟個美女共寢一室也不虧。

深夜,葉睦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那道曼妙身影,嚥了下口水。

不複之前的盛氣淩人,此時的她顯得非常慵懶,就像鄰家大姐姐一樣。

很明顯對方已經毫無防備的睡著了,或者她根本不擔心葉睦會趁夜襲擊之類的。

“真不是我膽小啊,實在是冇實力啊。”葉睦小聲嘀咕著。

……

之後葉睦和趙淩萱兩人進行了些簡單的交流,至少對方告訴了葉睦真實姓名。

竟然冇編個化名什麼的來糊弄自己,葉睦還是挺意外的。

要麼就是這妹子太單純,要麼就是對方根本不怕他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剛開始葉睦還有些新鮮感,畢竟一位美女在側,怎麼都是養眼的。

但接觸了一天多後,葉睦真是快要煩透了。

這個女人冇事就指使他,什麼想要喝水了、想要吃東西、想要玩遊戲打發時間之類的要求。

葉睦感覺自己都快成她的保姆了。

“淩萱姐,您看您傷勢也恢複的差不多了,什麼時候離開啊,用不用我送送?”葉睦搓搓手擺個笑臉問道。

趙淩萱玩著手機,擺擺手道:“不急,他們現在肯定還在附近找我,等過幾天有人來接應我了再說。”

“您這是被追殺了?”葉睦問道。

“不該問的彆問,去,給我沏杯咖啡去。”趙淩萱揮揮手指揮道。

“喂,你彆太過分啊,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

“嗯?”趙淩萱斜了葉睦一眼。

此時的趙淩萱氣勢逼人,四周的溫度彷彿都下降了不少。

噢,是真的下降了,葉睦很清楚這並非自己的心理作用,周圍的溫度是真的降低了。

“好涼快,這是靈氣的用法嗎?那是不是你們修士都不用開空調了?”

好似因為被髮現故意用修為來營造氣勢,趙淩萱略顯尷尬的輕咳了一聲,然後道:“少廢話,趕緊沏咖啡去!”

“好嘞。”形勢比人強,葉睦表示大丈夫能屈能伸。

走到廚房燒水,葉睦在心裡暗罵道:“係統啊係統,你看你宿主都被這樣欺負了,你就冇點辦法嗎?”

要是冇有係統就算了,葉睦不介意對趙淩萱獻些殷勤,冇準還能抱上大腿。

但自己好歹也是擁有係統的“天選之人”、“位麵之子”,哪能受得了這種鳥氣?這要是在小說裡肯定會被一些讀者噴的。

[本係統冇有為宿主即時提升戰力的功能,不過想要對付那名小小的結晶期修士,還是很簡單的。]

語氣中有些自傲,像極了向小弟顯擺新衣服的姐姐。

本應冷冰冰的係統,偏偏像是一位真人禦姐般的在葉睦耳邊說著話。

對於這點葉睦還是很喜歡的。

或許這段隔離在家的時間比較孤單吧,葉睦還挺喜歡跟係統像是自言自語般的交流。

“哦?怎麼說?”葉睦輕聲問道。

冇有在心中默言,而是竊竊自語,至於以趙淩萱的修為,能不能隔著幾麵牆聽到就不知道了。

不過聽到也無所謂,她又不可能知道係統的存在。

[小說家傳承不同於其他修行體係,但其實本質上是有著共通之處的。]

[最廣為流傳的道家體係,經過無數歲月的傳播、改進,逐漸形成了無數的分支,這些共同構成了最廣為人知的修仙體係。]

[吸納天地靈氣,在體內開辟氣府,脩金丹、煉元嬰。]

[例如儒家修士傳承則講究養浩然正氣,修本命字。]

[看似體係不同,但是本質上是有共通之處的。而小說家體係傳承實質便是通過所著作品,傳播給更多的讀者觀看,獲得認知和認同感,從而汲取眾生之力,修的便是眾生之氣。]

[曾經小說家修士的大能,設計本係統時便是將眾生之氣進行簡化,以最易懂的經驗值方式進行表示。]

[而小說家修士體係與其他修士體係最本質上的區彆就是,追求以虛擬的小說世界來影響現世。]

被係統解釋了一通的葉睦尷尬的撓了撓頭。

雖然道理他都能聽懂,但畢竟還未真正踏上修行之路,隻能外行聽個熱鬨。

而且就算係統給他講明白了修行之路上本質問題,他也不可能快速修煉到可以跟趙淩萱抗衡的境界啊。

[辦法我已經給你了,通過獲取認知和認同,以虛擬的小說世界來影響現世。你可以選擇犧牲掉經驗值,將這些流量轉化為形成某種法器道具的媒介。]

[比如你手中拿著的咖啡杯,這隻是一個很普通的咖啡杯,但如果你將它進行詳細描寫放到小說中,並賦予許多強大的功能。]

[當小說中的主角拿著這個咖啡杯大殺四方,被無數讀者所銘記住這個獨特的咖啡杯法器時,你便可以選擇停止吸收這些眾生之氣作為經驗值而升級,而是用其來真正的實現這個虛構的咖啡杯法器的部分功能。]

“也就是說,我寫什麼東西,隻要這東西被足夠多的人看到、記住並且認同,那麼它就會成真?”

[是這個道理。]

[以這種方式,塑造出一件可以專門對付那名女子的法器並不難,讀者的數量越多、對這件道具的印象越深、認同感越強,塑造出的法器就會越成功。]

[一般情況下,這種可以對付金丹以下特定修士的法器,大概需要一萬經驗值左右,如果宿主的文筆夠好,能夠讓讀者更加牢記認同的話,所需的經驗值可能會減少一部分。]

一萬經驗值啊,大概都夠自己升十級的了。

葉睦摸著下巴盤算著,仔細想想也不虧,運氣好冇準還能把趙淩萱收了當打手,最不濟也能保命。

至於趙淩萱所說的那些接應她的人,大不了葉睦去找官方尋求庇護,官方可不是吃素的,社會治安還冇完全崩壞呢。

要不是葉睦現在脫不開身,他早就報警去了。

葉睦打定主意,就這麼乾了,不就是寫個讓人印象深刻的道具嗎?這個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