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可亂你道心 >   第10章

看著風華絕代的白衣女子,不染驚呼:“月魔!”

月魔一出現,楊野脖子上掛著的銅戒便開始生出變化,上麵浮現許多細密的古紋,好似乾坤八卦,又似陰陽兩極。

“她可是十三境近道境的修仙者,隻差一步就可不朽,出現在此,是想要強搶熄滅老日的大日之道,成就自己的月魔大道!”不染畏懼,拉住楊野,隨時準備逃走。

老日本是死物,自身無道,墜落人間,被遠古神托而舉之,機緣巧合,受寨民跪拜,藉助亂域大道再顯生出神性,死日重燃。

而月之一道,向來被認為是大日之道的附屬,月本無華,全靠大日之光,低之一等。

月魔卻偏要逆道而行,欲要煉化大日之道,讓世間之日全部熄滅,生出可自行照耀天地的異月,至此天地永夜萬星無光,唯有明月!

生出大日劍意斬殺沈傲才的帝日知道大敵已至,全身劇烈燃燒,並且瘋狂膨脹變大,急速升空,想要撐破此片天地,再迴天上!

月魔乃是近道之人,可生出自己的大道之域,緋月從天而落,重重砸在帝日身上。

帝日身上出現熔岩裂縫,竟發出一道怒吼,帝日破裂,從中走出一尊神明,正是受跪拜而生出的神明帝日!

神明帝日伸手從破碎的老日裡一抓,抽出一把大日神劍,一劍劈出十萬丈的大日劍氣,想要斬殺月魔。

月魔伸手遙指,緋月似琉璃,如夢如幻,拖曳出無邊流月之光,擋住了毀天滅地般的大日劍氣。

“亂域大道再顯,帝日短短數日間便已成就神皇之位,給他時間,能直衝不朽神位,可月魔不會給他時間。”不染不敢觀戰,拉著楊野逃遁。

至於黃嬋姐妹則自願留下陪著帝日,帝日乃是她們世代跪拜出來的天神。

“這便是亂域嘛?仿若開天辟地一般,無數恐怖生靈復甦,與之相比,我等竟是草芥。”一些仙神聞訊而來,深感恐懼。

前有山海龜與斷足之戰,現又有帝日與月魔之戰,每一個都是真正的上古霸主。

“亂道之域詭異全開,他們當中許多存在纔剛甦醒,等到巔峰時期,全都是不朽極境的禁忌,會藉助亂道之勢,拚命衝刺十五境無限之道境!”

“此地已不是我等可以巡視,需要稟報九天,讓他們派出各教老祖才行!”

月魔出現之後,楊野脖子上的銅戒便一直警戒。

銅戒是張獵戶給他的,讓他去到月海,將銅戒交給一個叫月的女人。

也不知月魔是否就是楊野要尋之人。

不管是不是,月魔與帝日大戰,楊野要是傻乎乎靠近,或許會被隨手給拍死。

還是老老實實去到月海為好,認錯人就尷尬了。

“咳咳。”咳嗽聲響起,齊勝在這時醒來。

“師父,你醒了?”楊野大喜。

這聲師父叫得順口。

可齊勝卻古怪地盯著他,問道:“你是何人?”

楊野懵了,齊勝竟然不記得他。

“師父忘記我了?師父為我與臨江正神南宮敬大戰,南宮敬請來神武法旨,師父力竭昏迷,是我一直護著師父的昏迷之軀!”

齊勝頭疼欲裂,他竟還冇記起來楊野是誰,甚至忘記了自己曾與南宮敬大戰。

“是我受傷太重嗎?怎會什麼都不記得!”

齊勝拚命回憶,仍舊空白,他索性不去回憶。

“我不該在此,我要去尋找李家祖村纔是!”

話落,齊勝居然看也不看楊野,直接禦劍飛走。

楊野攔之不及,很是無奈。

李家祖村裡因果太大,齊勝若是捲入其中,怕是難以全身而退。

“他竟然直接把你丟下,看來他並不認你這個徒弟,你隻是個冇人要的野小子。”不染譏誚起來。

“他怎麼不記得我了?”楊野也想不通,遺世境的修仙強者這般容易失憶?

“算了,希望他可以逢凶化吉。”

三日後,一棵迎客鬆下。

純血古妖神肉吃完了,楊野搭建了一個小灶,再拿出鍋來,準備淘米做飯。

這還是楊野第一次淘米做飯。

看著楊野從木箱裡拿出一個白色罈子,再從罈子裡舀出米來。

不染仔細觀察。

那白色罈子看似古樸無華,可儼然是一件神物,但罈子裡裝的大米,卻與普通農家種的大米無異。

不染拿起一粒,生吞入肚。

“還冇煮熟呢,你是餓死鬼投胎嘛?”楊野一臉嫌棄。

不染翻個白眼,她不再纖塵不染出塵絕世,而是變作了一個市井姑娘,會哭會鬨會貪會搶。

“我還以為這米會和你那龍井水一樣神異呢,原來就隻是米而已。”

“什麼叫做隻是米而已?米就是米,能養活蒼生,不是誰都吃得起大魚大肉,要是這世上冇有大米,不知要餓死多少人。”

不染冇有興趣,搶過楊野裝有龍井水的葫蘆,不停往自己的白玉瓶裡倒。

楊野煮好飯,大口吃起白飯,津津有味。

“好香啊,果真,這世上隻有飯香最是誘人。”一道急切的聲音從迎客鬆樹冠上響起。

那裡有個年輕的小乞丐一直在休息,可楊野與不染都冇有發現他。

小乞丐被飯香給饞醒,他從樹上利索地滑了下來,跟餓死鬼一樣,一雙手臟的要死,指甲縫裡全是黑泥,卻直接伸到鍋裡抓起米飯就吃!

這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他至少應該先和楊野打招呼,再向楊野討飯吃,楊野並不會拒絕。

“你在乾嘛?誰允許你吃我的東西了!”楊野很不滿。

“乾嘛這麼小氣,你冇看到我是個乞丐嘛,我都要餓死了,吃點你的白飯怎麼了?”小乞丐一臉不在乎,繼續抓起米飯往嘴裡塞。

“住手,你這樣和強盜冇有區彆,再不住手我就不客氣了。”楊野警告小乞丐。

小乞丐卻恬不知恥道:“真是好笑,你這個人一點同情心都冇有嗎?吃你點白米飯,冇必要這麼大反應。”

“你想吃,你可以問我要,我自然會給你,可你問都不問,現在還倒打一耙說我小氣,道理可不是你這樣講的!”楊野直接揪住小乞丐的衣領,將他丟了出去。

小乞丐靈活地翻了個跟頭,還不忘舔乾淨手指上黏著的米粒。

“天道無情人疾苦,得見疾苦得見我,吃你一口三春暖,趕我一次萬日寒。”

“我願意吃你的東西是你的福氣,你可彆不知好歹,小心這輩子都被疾苦纏身。”

楊野笑了:“你看我像是疾苦能纏身的樣子嘛?”

小乞丐拍了拍臟亂衣裳,不再隱藏氣息,近道之意衝破雲海!

“豎子,你當本座是誰?不要以為你是亂道體,就能破了本座的疾苦意!”

楊野臉色瞬間死灰。

對方居然是十三境近道境的神皇!

“本座可是丐門神皇王乞兒!”

世人多瞧不起乞丐,認為無用可欺,可在王乞兒的帶領下,天下乞丐皆入丐門,奉王乞兒為神丐,王乞兒得天下乞丐的香火,獨成一派,悟得疾苦大道!

王乞兒一眼便發現楊野身上有亂道氣息,哪怕他是十三境的神丐,可也受楊野影響,居然生出人間疾苦不過此,不做乞丐做帝王的想法。

“你身上亂道氣息無比濃鬱,這隻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人間初聖李浩然,已經將他製定天下規矩與說儘天下道理的聖賢書給燒了,因此亂域禮樂崩壞秩序不存。”

“但也正是因此,原本天道拋棄的殘缺之地才煥發新機生出新道,而你邪理纏身亂我道心,你當是繼承了李浩然的至暗,得你者,便得了這亂道之種。”

王乞兒一步步走向楊野,每一步都好似踩在楊野的脊梁上,踩得楊野跪倒在地起不了身。

“得了你這亂道之種,我便可另辟蹊徑成不朽之身,獲無限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