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可亂你道心 >   第2章

楊野不知道自己撿回來的野狗竟然是一頭要噬主的畜生!

他的床頭放著一盞紅燈籠,照亮他身前一方世界,安寧平和,蟲鳴風輕,與村裡的詭異格格不入。

楊野好不容易纔睡去。

一縷晨光灑落鄉間,瞬間驅散濃鬱黑暗。

楊野猛然坐起。

天光正好,當可遠行!

楊野稍作整理,背上木箱,走出了家門。

並未看到守家的小白,當是跑出去覓食了,楊野並未在意。

來到龍井邊,楊野要與李青竹做最後的告彆。

卻驚駭發現原先總是水滿將溢的龍井竟然枯竭了,井底累累白骨,人畜皆有,卻不見被鐵鏈拴在這裡的女孩!

很快,楊野發現不僅李青竹消失了,村裡所有人都消失了!

素娘、張獵戶、趙姥姥、老儒生、黃伯等等,所有人就像是一夜蒸發了般。

村內死寂得讓人恐慌!

楊野來到村口,發現吊橋已經放下來了。

那是一架曆經腐朽長滿了青苔的獨木橋。

他可以安然地走上獨木橋,去往真正的人間。

可是……

楊野有些後悔,或許他不該自私地想著要離開村子。

他用力地咬著牙,很快就換上堅毅神情。

“我會回來的,等我回來時,你們所有人都會來到村口熱情地迎接我,是吧?”

楊野踏上獨木橋,臟河河底並無異樣,那潛藏的巨物冇有翻出浪花。

馬上就要到達對岸了,楊野有強烈的不好預感。

他一腳踩上岸,側頭一看,亂村已經徹底消失了。

危險的獨木橋也變作了寬闊結實的石橋,臟河則變成了一條清江。

橋頭有一塊石碑,刻著“真我”二字。

清風徐來,吹動江邊蘆葦,一行白鷺飛起,楊野嘴角微揚,他笑了。

雲海裡一道虹光掠過,激起千層氣浪,漸行漸遠。

可很快那虹光去而複還,落在楊野身前!

楊野知道這是所謂的修仙者,他禦劍而來,白衣孤寒,樣貌三十左右,雙目炯炯有神,有璀璨一閃而逝。

白衣男子迅速觀察了一番楊野。

楊野今年十七,穿著灰麻布衣,揹著木箱,其貌不揚,雖是少年,卻給人一種蒙塵已久,無法清洗,非常肮臟的排斥感。

“少年,你可知道李家祖村怎麼走?”白衣男子忍住心裡很奇怪的厭惡感,開口詢問。

他是問仙宗的長老,名叫齊勝,因封禁了十萬年的亂域重現於世,受宗門之命來亂域裡打頭陣,探索亂域內的情況。

而在問仙宗的古老記載裡,亂域內有一處村子名為李家祖村,村內子嗣乃是黑暗夫子李浩然的後裔,對於問仙宗極其重要!

李浩然,本是儒道聖祖,受天下讀書人敬仰,為天下師,可卻突然誤入歧途,建造黑暗書院,淪為詭秘,蠱惑天下讀書人,試圖強改天下黑白,導致禮樂崩壞,引發恐怖的浩然動亂,後被律法聖祖鎮壓。

可齊勝按照記載裡的方位指示尋找李家祖村,找了許久都未找到,方圓百裡連個人影都冇有。

直到楊野突然出現!

齊勝冇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楊野,這是很奇怪的,畢竟以他的實力,不可能會錯過一個大活人。

要不是他突然回頭看了一眼,恰巧看見了橋頭的楊野,他就要錯過此子!

亂域內果然古怪。

尤其是少年身上所散發的莫名其妙的汙濁與排斥感,讓齊勝有些心驚肉跳,仿若對方乃是至惡至毒至汙至臭至邪的生物,能讓高高在上的神靈都被其汙染!

“李家祖村?”楊野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李家祖村在哪。”

齊勝笑了笑,冇有直接離開,而是再問:“那少年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村裡的人?”

楊野雖然是第一次離開亂村,但也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信。

“我叫楊野,自小跟著爺爺流浪,可爺爺前些天不小心掉入江裡淹死了,現在就剩我一個人孤苦伶仃。”

楊野一臉難過,煞有其事的模樣。

活了上千年的齊勝當然不信,可也冇有直接戳破,也冇有威逼震懾,而是接話道:“原來如此,既然你已無牽無掛,又被我遇上,我見你甚感親切,對你有憐憫之心,你便跟著我,入我門下,做我弟子,如何?”

一句甚感親切多少有些違心,明明是不受控製地心生厭惡,可齊勝卻在努力地去對抗那股厭惡感,他甚至有種要把麵前的肮臟之物給徹底抹除的衝動。

“天道無我,唯有遁出有形實現真我,一切看似虛妄,實則存之有方,吾心清明,不受汙濁,吾心唯一,不受迷惑。”

齊勝在心裡拚命壓製,在他眼裡,楊野真的是如同洪荒猛獸般的存在,比那劫難心魔還更加致命!

對於外界,楊野知之不多。

現在一出門就遇到了一位修仙者,他願意收楊野為徒,其真實用心雖尚不可知,但現在順著其意,也不失為一種選擇。

反之如果拒絕,則必然引起對方懷疑,怕是會惹惱對方,適得其反,太過愚蠢。

故而楊野一臉激動:“我自然願意,這是我三生有幸,多謝師父收留,師父收留之恩,弟子必定永世銘記於心!”

齊勝微笑頷首,忽然臉色一變,將楊野護在身後,冷冷看向東南方快速飛來的一尊神靈!

那神靈一丈多高,頭戴神冠身披神袍,神帶飄飄神紋天成,腦後神光結成輪狀,共有九環,坐於硃紅神龕之內,由四位蒙著臉的稚嫩少女抬著,浮空而至,一臉威嚴。

“本神乃是臨江正神南宮敬,奉神武法旨來此尋找李家祖村,前方小兒,速帶本神找到李家祖村,否則判你逆神之罪,關入水牢,處以死刑!”

楊野冇想到所謂的神靈竟如此霸道凶殘,開口就要他幫忙找到李家祖村,否則就判他逆神之罪,處以死刑!

如此草菅人命,當真是神?

和南宮敬一比,齊勝這位仙人就顯得要正派許多。

楊野連忙畏懼道:“啟稟正神,小人並不知道李家祖村在哪,還望正神饒恕小人。”

“混賬,那要你何用?你定是故意隱瞞李家祖村位置,看本神斷你狗腿!”

南宮敬莫名憤怒,看見楊野後心裡就不受控地覺得噁心,就像是看見蚊子一般煩躁,他一彈指,一縷香火之氣化作金色神劍,轟鳴作響,電光火石飛射向楊野。

楊野駭然,看著齊勝高大後背,不知齊勝是否會出手救下他這個剛收的弟子。

齊勝猛然揮袖,虹光驚掠,本命飛劍與香火神劍恐怖碰撞,掀起無邊氣浪,壓彎數百裡草木!

“此子乃本座弟子,正神問都不問本座就要廢本座弟子雙腿,真是好大的神威!”

齊勝衣袂飄飄,腰懸白玉道骨仙風,雙目溢位璀璨仙力,浩瀚縹緲。

“本神做事怎需看你臉色?亂域一切皆歸神武所有,爾等擅自闖入已是重罪,竟還妄圖強收亂域土著為徒,此為死罪,當誅!”

南宮敬飛出神龕,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腦後九輪神輪開始轉動,凝聚香火神道之力,對著齊勝一掌壓下。

“給本神跪下!”

漠然神威從天而降,一隻千丈的金光神手推動天道威壓,欲將齊勝壓於五指之下。

齊勝抬頭望著那將流雲都壓碎的金光神手,雲淡風輕,飛身而起,如同驚鴻,一劍橫斬,再飄然落下,那金光神手被一劍斬成兩半,無聲消散。

“不過爾爾,怎敢讓本座跪下?”

“再者,亂域重現於世,乃無主之地,怎是你神武所有!”

“放肆!”南宮敬無比憤怒,鬚髮皆張,結出法印,“臨江水來,助我殺敵!”

天有異動,轟鳴聲不絕於耳,大浪濤濤,百萬裡臨江水潑天而至,白色匹練,可淹仙佛。

齊勝迎著百萬裡臨江水,渺小如同螻蟻。

有劍名為落虹,懸於青冥,伸手可來。

齊勝手中的本命飛劍刺入九天,天現奇光,隨之劍落,帶著幾縷五彩霞光落在百萬裡臨江水上,平靜好似蜻蜓點水。

可卻掀起驚天大浪!

百萬裡臨江水好似受到重擊,“轟”地化作水霧蒸騰。

對於南宮敬和齊勝的鬥法,楊野無比震撼,亂村雖然古怪,可他也隻能看見表象,從未見過真實模樣。

“大膽!”南宮敬臉色大變。

百萬裡臨江水乃是南宮敬的香火本源,卻被齊勝輕而易舉給破了,南宮敬立馬失去了最後的理智,拿出一張金色符籙!

那金色符籙古樸沉重,上麵的符文威壓眾生,天地色變,一切無華,淪為灰白。

“神武助我!”

一尊高達萬丈的神武法相出現在南宮敬身後。

萬物肅靜,唯有神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