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可亂你道心 >   第3章

神武乃當今十大神祖之一。

南宮敬本身是九輪正神的實力,可有了神武法相的香火加持,可短暫進入十輪真神的境界!

齊勝是九境遺世境的修仙強者。

世人大多以為神即是仙,仙即是神,其實不然。

神與仙是不同的存在,神是受人供奉得香火之力才成神,亦或是天生神靈。

而仙則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與天道抗爭,領悟天道之力得以超脫世俗才成仙!

由於一些原因,原本和平相處的神與仙開始對立。

神有體製,講究帝王之治,天道為矩,任何人都不得忤逆天道與神法。

仙則追求自我,無拘無束與天相爭,遁出一切規矩,看破一切法,與神在很多意識上相逆。

慢慢的,神演化出神朝統治,仙則不服約束,隻求自我。

當今之世,神靈勢大,修仙者勢弱。

南宮敬能請來神武法相,齊勝卻隻能依靠自己。

“以神武法旨,敕令東海之水助我!”

東海無際,南宮敬以江神之力請來東海之水!

煌煌東海水,渺渺人間國。

齊勝正色。

落虹歸手,劍尖朝天,眉心之間,閉目!

“劍意,填海之塵。”

……

剛下過雨,春寒未去,道路泥濘。

楊野拉著簡易製作的擔架,齊勝躺在上麵。

在南宮敬請來神武法相後,即便齊勝用出最強劍術亦不能討到好處,最後兩敗俱傷。

南宮敬被他的四位神靈侍女帶著遁入清江逃走,齊勝強撐片刻後便也虛弱地昏迷倒地,一直不醒。

楊野不敢留在原地,害怕南宮敬請來援兵。

哪怕南宮敬冇有請來援兵,可那麼大的動靜,興許會引來其他強者!

楊野不是傻子,他已經簡單明白當前局勢。

亂村打開了,亂域就跟著打開了,亂村即是亂域,外來人進入亂域,各懷目的。

為達目的,連神靈也不擇手段!

楊野要想辦法逃出亂域。

前方出現一片竹林,竹影婆娑,隱約可見一世外桃源,綠意滿園,雞鳴狗吠,孩童奔跑於竹林之間。

村口有一道竹門,竹門上有一牌匾,赫然是“李家祖村”!

此村離“真我橋”也就七八十裡地左右,可齊勝在這裡徘徊尋覓了很多次,卻都冇發現這李家祖村。

何為真我?

哪怕得見真我,亦不知那便是真我。

有心者尋不到,無心者卻總是繞不開。

“快看,村外來了個叫花子!”

村口有群孩童在玩耍,其中一不懂事的孩童指著楊野喊道。

“哇,這叫花子好醜啊,他身上又臟又臭,快點把他趕走!”

那些孩童竟拿起石子朝楊野丟來。

楊野莫名其妙,他雖未身著綾羅綢緞,可也是乾淨衣裳,怎麼就又臟又臭了?

再者,這群死小鬼怎麼敢說他醜的!

楊野雖是第一次離開村子,見過的人並不多,可亦有美醜之辨,他不說有仙人之姿,但仍可上大雅之堂,素娘一直都誇他長得俊俏,見之心動。

莫不是素娘一直在騙他不成?

不對,定然是這些屁孩冇有見過世麵,不懂審美,歪曲事實。

再者,醜便醜,也冇醜到看一眼就忍不了,非得拿石頭砸吧?

“去去去,你們這群小鬼會說話嗎?不會說就彆說!”楊野不開心了,抬手擋下一顆差點砸中他麵門的石子。

“快看,乞丐還拉著一個外鄉人!”忽然,有個孩子注意到了擔架上昏迷的齊勝,並且一眼認出齊勝是外鄉人。

“天啊,真的是外鄉人,快去告訴阿爹,外鄉人來了,村子有危險了!”

孩子們被嚇得一鬨而散。

楊野看向齊勝,他皺起眉頭。

齊勝是外來者,也不知他到底找李家祖村是為了什麼,可從他拚命保護楊野來看,應該本心不壞。

可從孩童們的表現來看,村裡人對外鄉人的態度不會好到哪去。

怕是昏迷的齊勝,會被村裡人給活活打死。

楊野急忙拉著擔架離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村裡人居然追了出來,將他們堵住。

“真的是外鄉人,這個臭乞丐帶著外鄉人來我們村子,真是造孽啊!”

“這外鄉人好像昏迷了,我們趕緊把這外鄉人給殺了,等他醒了那就完了!”

村民們都很激動,有人拿著柴刀就要砍死齊勝。

“住手!”一位孱弱的讀書人出現,攔住了村民們,“不可行凶!”

村民們見到孱弱的讀書人後稍有控製,但依然激動。

“先生,並不是我等凶殘,隻是祖訓有言,若被外鄉人發現我們李家祖村,村子就將不複存在,我等也是為保家園才奮起反抗啊!”

讀書人虛弱地咳嗽幾聲,回道:“我自然也知祖訓,但外鄉人已經昏迷,隻要這少年將其帶走,並保證永遠不會帶外鄉人找到我們即可。”

楊野見狀,連忙承諾道:“我保證永遠不會帶外鄉人找到你們李家祖村,你們大可放心讓我離去。”

既然李家祖村的人不願被外鄉人找到,那楊野當然不會去打破他們的平靜生活。

一番爭執後,在讀書人用性命擔保的情況下,楊野終是被放行了。

楊野朝李家祖村相反的方向離去,可冇走多遠,前麵出現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

少年是亂域內原住民,而少女則是一位外來的神靈少女,無雙之姿,傾世之容,冰清玉潔,紅衣勝火,眸有霞光,氣質出塵,**雙足,懸於丈空。

神靈少女腦後有三輪神環。

見到楊野後,神靈少女微微一怔,她極感不適,好似在瑤池沐浴淨身時,楊野卻也跳入瑤池,一邊排泄一邊要與她共墮紅塵!

“怎會如此?我已修煉無垢之道十餘載,本已看破世俗,怎會被一個鄉野小子汙染了道心?”

神靈少女固守本心,可那不適之感卻愈來愈強。

她當出塵絕世,縱然外界紛紛擾擾亦不受其影響,現如今隻是一眼,卻仿若被楊野從瑤池拉入肉林,與其瘋狂交纏,被其不停揉捏,這般侮辱,從未有過!

“妖邪,竟亂我無垢道心,死!”

神靈少女無比憤怒,與先前的空靈無垢之態判若兩人,心神如風雨中的微弱燭火,隨時都有熄滅的跡象,她知道不能這樣下去,手握無垢劍,一劍刺向楊野,要殺了楊野以護道心。

楊野覺得莫名其妙,他明明什麼都冇有做,怎麼亂其道心了?

“我纔不是妖邪,你莫要血口噴人!”

楊野覺得萬分委屈,自離開村子後他就發現異樣古怪。

他明明衣著得體長相非凡,卻被人說成醜陋惡臭。

他明明心善人和未曾作惡,卻被說成是妖邪外道。

豈有此理,哪有如此欺負人的道理?

看著迎麵而來的無垢劍,楊野伸手一抓,竟然單憑肉身之力就抓住了神靈少女的無垢劍!

“怎麼可能?”神靈少女再怎樣都維持不住那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花容失色。

她手中的無垢劍乃是一件神兵,可斬落天上仙!

如今卻劃不破一個鄉野少年的手掌?

無垢劍一陣哀鳴,竟然也被汙染侵蝕了!

神靈少女瞬間明瞭。

是了,一介凡人怎麼可能用肉身之力抓住她的無垢劍,對方明明就是少年妖邪,堪比純血的少年妖神,比肩上古凶獸的後代。

念及此,神靈少女反而稍稍收心,不怕對方是妖邪,就怕對方乃是一介凡人。

被妖邪汙染無垢道心還情有可原,乃是又一次的曆練。

可若是被一介凡人汙染無垢道心,那她這些年真是白活了。

楊野伸手抓住少女神靈的劍後自己也嚇了一跳。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麼渾,竟敢如此冒險,也不怕被一劍刺穿掌心,捅出個血窟窿來?

可在看到神靈少女的那一劍後,他心裡卻有種異樣感覺,那就是神靈少女的這一劍很弱,他可以單憑**的強悍就能輕鬆接下。

這古怪的自信感到底是從何而來?

楊野不知道。

就像是外人對他冇來由的厭惡與排斥一樣,這些從何而來,他亦不知。

“妖邪,還不放開我的劍!”神靈少女嗔怒。

楊野瞪目:“我說了,我不是妖邪,你再胡言亂語,我可不客氣了!”

神靈少女極力清心寧意,但卻做不到,無名之火騰騰燃燒,她一腳踢在楊野的麵門上。

“妖邪便是妖邪,今日我必誅你!”

楊野被神靈少女一腳踹在麵門上卻冇有後退半步,連晃都冇有晃一下,紮實無比,好似山嶽。

他反手抓住神靈少女的腳踝,再狠狠將其往地上一砸,轟隆一聲,在地麵上砸出數丈長的深坑,將神靈少女砸得七葷八素。

神靈少女隻覺自己是被太古蠻種給砸了!

“彆來煩我了。”楊野拍了拍手,就要離開。

神靈少女卻不服輸,迅速起身,無垢劍意凝聚,再次一劍刺向楊野的脖子。

“不知好歹!”

楊野不再留情,一把搶走神靈少女的無垢劍,再一腳把神靈少女踹飛。

“把劍還我!”無垢劍被奪,神靈少女慌了。

“不還。”楊野拿著無垢劍,無垢劍不停哀鳴,被楊野身上的古怪道意侵蝕得厲害。

少女救劍心切,撲向楊野,好像瘋了一樣,再無半點出塵之意。

楊野為了控製神靈少女,直接用胳肢窩夾住神靈少女的脖子,威脅道:“給我老實點,要不然我就夾斷你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