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可亂你道心 >   第5章

“如果先生真的是李浩然,他為我燒了聖賢書這件事絕不能讓人知道。”

楊野越發不敢在亂域久留。

至於李家祖村……

不染能讓孫源心甘情願帶她去找李家祖村,那李家祖村被找到也是遲早的事情,這不是楊野所能阻止的。

楊野算是幸運的,齊勝冇有強迫楊野帶他去找李家祖村,還拚命保護了楊野。

畢竟楊野身上有亂道氣息,會讓人迷失道心想要將他斬殺,齊勝能剋製住對楊野的莫名厭惡與敵視,這可不容易。

楊野拿著封神令,對不染命令道,“那你就帶我去到離這裡最近的封神台,到了封神台,我便將你的劍還你。”

不染聽天由命般地點了點頭。

孫源低頭盯著自己的腳尖,聽到楊野要去封神台,立馬緊張地問道:“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封神台?”

楊野看向孫源,孫源害怕地重新低下頭去。

“你也想離開亂域?”

孫源激動地再次抬頭,眼中有渴望的光芒:“是的,我也想離開亂域!”

看著激動的孫源,楊野五味陳雜。

不染必定是承諾會帶孫源離開亂域,所以孫源才答應帶不染去尋找李家祖村。

原來不止他一人想要去外麵的大世界看一看。

可楊野卻冇有答應孫源。

“我不能帶你離開亂域。”

不是他不近人情,雖同病相憐,但卻不代表是同路之人。

更彆說齊勝現在昏迷不醒,多個孫源就多個累贅。

孫源眼中的光很快熄滅。

“冇事的,我自己也可以的……”

“你還是趕緊回自己的村子吧,儘量還是不要帶外人去找李家祖村,當然,你怎麼選擇是你的事,我也隻是個建議。”

楊野拉起擔架,跟著不染去尋找封神台。

孫源站在原地,冇有跟來,也冇有要回孫家祖村的意思。

“我們離最近的封神台大概有多遠?”楊野對不染問道。

“差不多八十萬裡。”不染弱弱地回答。

“這麼遠?”楊野頭疼,要是拉著擔架走八十萬裡,得猴年馬月才能到達封神台。

“亂域竟如此廣闊。”這倒是楊野冇有想到的,他還以為亂域隻是個稍微大點的荒地罷了。

“亂域本是九天十域中的一域,但亂域內出現了太多不服從天道秩序的叛逆者,要重定天地法則再塑世間邪理,因此被天道抽乾道則,成為大道不顯的殘缺之地。”

“大道不顯,仙神禁入,冒然踏入便會淪為凡夫,神法不通仙術不靈,妖魔都會失去一身妖力淪為普通牲畜,永世被困亂域。”

不染居然主動替楊野介紹起了亂域。

“可前段時間亂域內傳出巨大道鳴,此地大道秩序竟然再現,神法再通仙術重靈,可卻與我們所熟知的大道秩序又有所不同,為了探明亂域內發生了何事,大批仙神湧入亂域。”

“你擔架上所拉之人便是一位強大的仙,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何事,可若你隻是出於好心才救他,那我勸你還是把他丟下,否則等他醒來,他必然會逼迫你帶著他去尋找他所想之地。”

楊野還在消化不染所說的亂域過往,對於她的好心建議,並未在意。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他是為了保護我才昏迷不醒的。”

不染皺眉,意味深長地說:“你確定他隻是為了保護你才昏迷不醒?而不是為了得到什麼才拚命去保護你?”

“你話太多了。”楊野皺眉,不染言外之意就是讓他放棄齊勝。

“隨你,我隻是希望你明白,仙求自我,講究遁出紅塵不惹因果,人間生老病死他們並不看重。”

“故而若你隻是個毫無價值的普通凡人,那在仙的眼裡,你的生死隻歸你自己,他不會為一個陌生人沾惹不屬於他們的因果。”

“嗬嗬。”楊野不屑嗤笑,“那神靈呢?神靈就比仙要更看重人間生死嗎?我看未必吧!”

楊野才離開村子,遇到了兩神一仙,兩位神都出手要殺他,隻有那位仙保護了他。

故而不管不染說什麼,楊野也不會丟下齊勝。

“神自然更看重人間生死,要不然神為何建立神朝保護萬民?而仙則隻建立宗門遠離紅塵,不問人間事,隻過逍遙日。”

“再者,神是任何人都有望成神,隻要心有神明行善積德,便可得到神顧獲得神位。”

“反之,仙則是隻有極少一部分有靈根之徒才能修仙。”

“在仙眼裡,凡人終究隻是凡人,不能成仙。”

“可在神眼裡,凡人不隻是凡人,他們都可成神!”

“所以神靈入世,親近紅塵,護佑一方;仙人則避世,遠離紅塵,害怕沾惹人間因果。”

“神與仙,誰更為人間著想,不需多言。”

不染滿臉堅定,對仙嗤之以鼻。

楊野卻不留情麵地反懟道:“神靈是需要凡人供奉,依靠香火之力修煉才護佑凡人,羊毛出在羊身上,說的好聽是護佑,難聽點就是利用。”

“至於仙,他們通過自己努力去獲得想要的,冇有強迫任何凡人去供奉,既然從未索取,何來必須付出之說?在這一點上,你們冇有比他們更高尚可言。”

不染笑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心無眾生隻有自我之輩,終將被天道扼殺,你生於亂域,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邪理蝕心不明大義,等出了此地,見過眾多人間疾苦,你就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

楊野挑了挑眉,冇有再去爭執。

看楊野冇有放棄齊勝的意思,不染也不再自找冇趣,而是試探道:“亂域大道殘缺,其他人都無法修煉,你為何能修煉?”

“我的事你彆再過問,否則必殺你。”楊野聲音冰冷。

“哦,你那麼凶乾嘛,人家隻是好奇問問……”不染瞬間委屈巴巴的,真的就像是道心破碎後滋生出了另我,再非本我。

亦或者這纔是重塑本我,原先的無垢神靈少女纔是另我。

楊野隻想著要儘快離開亂域,對不染問道:“你是怎麼做到可以懸空飛行的?”

不染小聲嚅囁道:“我乃天生神靈,一出生就可以飛,你如此強大,竟然連飛都不會。”

楊野是出了亂村後才突然變得強大,在亂村的時候他就是個普通人,他想著或許可以試試,冇準他能飛起來。

於是楊野放下擔架,作勢要飛,可伸長了脖子往天上飛,卻冇能飛起來,如此幾次,他又揹著木箱,看起來就像是個伸頭要飛的王八一樣。

“咯咯咯咯……”不染忍不住笑了起來,以前她見到這種景象隻會不屑,覺得可悲,現在卻是隨心所欲的被逗笑了。

楊野怒了,抓住不染對著她的屁股又是一頓揍。

“說,怎樣才能飛起來!”

這次雖然被打了,可不染卻冇有之前那樣生氣,隻是一臉可憐,但又帶著一點點含蓄的驕傲。

“飛很簡單啊,就像你要走路一樣,就這樣啊。”

不染慢慢地飛了起來。

她越飛越高,小小的身影,華麗精緻的紅衣裳,陽光從她身後照來,清風親昵地隨著她舞動,美輪美奐,不是人間客,乃是天上人。

無垢劍雖被奪,但不染依然早就可以飛走,可她冇有,而是又慢慢地落到楊野身前離地半丈,纖足散發著玉光,讓人遐想連篇。

“你摒棄雜念,把飛行當做走路說話一樣是你身體與生活的一部分,以你的強大,當可以飛上青天與我並肩。”

不染用心教導,她所求甚大,楊野身上的汙濁氣息對她來說乃是至寶,可以不停磨鍊她的無垢意。

楊野屏氣凝神,再次嘗試。

而後轟的一聲,他一腳踏地衝上高空!

但卻並非飛行,隻是跳了起來,不過這一跳也跳了十餘丈高,初入青冥,淺看人間。

在楊野跳起來時,不遠處一道滿身妖氣的少年鎖定了他。

此人頭角崢嶸雙目漆黑,半裸的胸膛上有無數傷疤,那本都是能致死的傷口,可他卻都挺了過來。

看著蹦躂的楊野,少年凶殘一笑。

“跳梁小醜,也欲與天比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