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可亂你道心 >   第8章

“怎麼了?”不染疑惑問道。

經過一夜消化沉澱,不染的神力更加精進。

“冇什麼。”

楊野拿出古妖神肉,又分了一塊給不染。

“趕緊吃,吃飽了好趕路。”

不染眼神古怪,楊野是真大方,竟然又分給她吃。

這麼大方,或許楊野還有更多的古妖神肉。

齊勝仍然冇有甦醒的征兆。

吃飽後,楊野收拾好行李,催促不染繼續趕路。

趕了半天路,途經一片亂石堆的時候,他們遇到了一個黃裙少女。

黃裙少女紮著滿頭辮子,腰間掛著個黃色鈴鐺,發現楊野和不染後,連忙對著天上的楊野和不染揮手大喊:“哇,神仙,是神仙啊,原來這世上真的有神仙!”

一看就知這黃裙少女乃是亂域之人,第一次見到能飛的神靈,很是激動。

“神仙,你們彆走啊,你們等等我!”黃裙少女很興奮。

“不好意思,我們趕時間。”楊野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黃裙少女不肯放棄,跟在下麵小跑了一段路程,直到徹底被楊野和不染甩開。

冇過多久,身後傳來風馳電掣的破空聲,一艘古戰船飛翔而來,黃裙少女也在古戰船上,和人相談甚歡。

“你家就冇有這樣的飛船嗎?”楊野嫌棄道。

不染冷漠:“有,但我獨來獨往慣了,出門隻帶著我的劍,其他的,都是累贅。”

古戰船在不染身邊停下,一位風度翩翩的公子在船上對不染邀請道:“這位神女,何不帶著你的朋友一起上我的戰船?”

楊野拒絕道:“不用了,我們還有事。”

古戰船上刻有傲世二字,這是傲世劍宗的戰船,那位風度翩翩的公子哥是傲世劍宗的人,名叫沈淩雲。

“相遇即是緣分,當高歌同飲對弈論道,那些身外事隻會擾人風雅,兄台可不要過於醉心凡俗,逍遙一些為妙。”沈淩雲拿出酒壺,遙敬山河。

“嗬嗬,好意心領,告辭。”楊野讓不染遠離古戰船。

可沈淩雲卻命令船長跟著楊野。

“看來來者不善,客套話倒是說的漂亮,不理睬他就死纏爛打。”楊野歎氣。

“這就是修仙者的虛偽。”不染藉機踩貶。

“你們一直跟著我們乾嘛?”楊野冷冷道。

“亂域初開,三教九流皆入,世將不寧人心不古,我怕閣下路遇歹徒,故而好心護送。”沈淩雲臉不紅心不跳,裝模作樣。

“我是天神山的人,你們最好彆自找冇趣。”不染也煩了,搬出天神山來威懾傲世劍宗。

沈淩雲卻不懼:“在其他幾域,你天神山確實有些名頭,可這裡是亂域,天神山又如何?”

“你們到底想乾嘛?”楊野不再客套,直接跳到了古戰船的船頭。

“我說了,請你來做客。”沈淩雲風度翩翩,他打量楊野,而後遭受莫大危機!

“怎麼回事?我的傲世劍意竟然開始紊亂,有了分崩離析的趨勢?”

“請我做客?我不想做客,你就跟蹤我?不如我請你吃拳頭如何!”楊野用力一拳打向沈淩雲。

沈淩雲伸手一招,一柄神劍入手,傲世劍意凝聚,斬向楊野。

卻被楊野輕鬆的用力一拳給打散傲世劍意!

“怎會如此?”沈淩雲驚懼,自亂陣腳,直接使出他的最強一劍,“劍意,笑傲江湖!”

“笑傲你妹!”楊野再用力一拳,把沈淩雲打飛出去。

沈淩雲鼻青臉腫,根本不是楊野對手。

一位氣勢沉穩的中年男子慢慢從船艙內走了出來。

“叔叔,我找到了一位非常強大的少年土著,他肯定知道亂域內的許多秘密!”沈淩雲見到中年男子,急忙邀功。

中年男子目光如劍,他一出現,便給人傲視群雄的恐怖感。

“咦?”中年男子看向昏迷的齊勝,認出了齊勝,“問仙宗的齊長老,他怎麼了?”

楊野冇想到船上有一位大能坐鎮,他見風使舵,立即改變態度,恭敬道:“這位前輩,齊長老是晚輩師父,他是為了保護晚輩才受傷的。”

“哦,既然齊長老是你師父,那你當知問仙宗與我傲世劍宗交好,為何還要打傷我的侄兒?”中年男子不悅,同時,冇來由地覺得楊野十分礙眼,醜陋不堪,想要將其擊殺。

“抱歉。”楊野裝作一臉愧疚,“因為晚輩才入門不久,故而不知傲世劍宗與我問仙宗交好,若有冒犯,還請海涵。”

中年男子名叫沈傲才,是修仙第十境生死境的強者,比齊勝這個遺世境還要高上一境。

沈傲才驚覺自己道心失守,急忙固守本心,冇想到楊野竟能影響到他,著實古怪。

“原來如此,不知者不罪,你師父受傷,便先在我這養傷,不要亂跑。”沈傲才以長輩的口吻關心道。

不染靠近楊野,小聲提醒:“問仙宗雖然和傲世劍宗交好,但他不可信。”

楊野苦笑,他當然知道沈傲纔不可信,但是他冇有反抗的實力,現在隻能留下,撕破臉皮的話,怕是還要連累齊勝。

“那就多謝前輩照拂,我便留在船上叨擾。”楊野順從道。

沈傲纔再看向不染,驅趕道:“天神山素來看不起我等修仙宗門,我也不難為你,你自行離開便是。”

不染卻不肯離開。

“楊野是我朋友,我要與他同行。”

楊野多少有些意外,不染這麼講義氣?

沈傲才毫無感情地看著不染:“我不想以大欺小。”

“冇事的,我們有緣再會。”楊野害怕事情鬨大,急忙拿出無垢劍,“劍也還你,你趕緊走吧。”

沈傲纔看到無垢劍後認出不染。

“你是洛神的女兒?”

“是又如何?”不染無視沈傲才的威脅,執意要跟著楊野同行,“我不會走的。”

沈傲纔想了想,道:“那你便留下吧,我與你母親有舊,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古戰船上,楊野看傻子一樣看著不染。

“你是犯病了吧,乾嘛非得跟著我?難不成你屬狗,餵了幾次就認我為主了?”

不染大怒:“你纔是狗!”

一旁,黃裙女孩一直好奇打量著這一切,她走向楊野和不染。

“我叫黃嬋,來自於托日穀,馬上就要到托日穀了,你們要去我家做客嗎?”

群山間,有一雙像手一樣的山脈,捧著一顆巨大的黑色石球,那裡便是托日穀。

日落於穀,神明伸手托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