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浪蕩的那些年 >   第1章

崑崙山又稱崑崙虛,是華夏的第一神山,萬祖之山,龍脈之祖,是華夏西部山的主乾。巍巍崑崙山,地處青藏高原,橫貫北疆、西域,延伸至青湖境內,全長2500多公裡。

青湖境內與北麵的塔格山中間有一條峽穀,名叫那棱勒峽穀,周圍是由紫紅岩、沙岩組成的中高山帶屏障,人們常說的崑崙山死亡穀或地獄之門就位於這裡。對於這座神秘的崑崙山常常有許多的不解之謎,但是更讓人們不解的是,這隻是一座山而已,但卻一直有駐軍看守!而目前為止《山海經》是描述最詳儘,對崑崙上記載最早的一部钜著了。

相傳在崑崙山生活的牧羊人寧願牛羊餓死在戈壁灘上,也不敢進入那片牧草繁茂的古老而沉寂的深穀。這個穀便是死亡穀,穀裡四處佈滿了皮毛,熊的骨骸,獵人的鋼槍以及孤墳,到處密佈著陰森可怕的氣息。

崑崙山死亡穀號稱所有生命的終結之地,因為這處山穀是無數生物的墳場,到處都充滿著死亡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牲畜寧肯餓死,牧民也絕不讓其進崑崙山死亡穀,獵人們寧肯一無所獲,也不會進死亡穀。

而這裡,也早被華夏軍方監管。

隻是很少有人知道,在這死亡穀中有著一座小小的道觀,道觀內不供三清,不供漫天諸神,唯獨有一尊手持巨斧的巨人。

道觀也很簡陋,並冇有什麼恢弘大氣的大殿或者什麼金磚玉瓦。

僅僅有個不知何年何月建立起的幾間木質屋舍,一片池塘,以及一處菜園。

主殿之中,一道身穿黑色道袍,梳著髮髻的青年盤坐在蒲團上。

青年雙眼緊閉,手中掐著奇異的印訣,額頭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也不知在這靜坐了多久。

遠處響起幾聲雀鳥的輕鳴,一隻紅色小鳥落在青年肩頭。

也不知是巧合還是其他,就在雀鳥落在青年肩頭的時候,天空中的星辰灑下了一縷縷銀輝,而地下也湧出一股股清涼的氣息。

兩者彷彿自青年周身的毛孔進入他的體內,不多時,青年身體中傳來似有似無的嗡鳴,天空之中,一片片紫色也開始瀰漫,足足持續了一刻鐘!

與此同時,青年的身體表層也開始滲出一絲絲黑色的東西,很快就佈滿了全身。

“呼~”一道冗長的呼氣聲傳出,青年睜開了雙眼,一道紫芒在眼中一閃而逝,眼中紫金雙色的陰陽魚轉動,不久又恢複了正常,但細看的話會發現,眼珠雖然還是黑色,但瞳孔也已經變成了紫金二色的陰陽魚!

“這便是先天之境嘛?”青年喃喃自語,閉上眼睛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體內的真氣似大河一般洶湧,以一種奇妙的方式運行著,隨著先天之境的漸漸穩固,一絲灰色的氣流開始形成,運行全身一次便會壯大一絲。

並且在不斷的吞噬體內原本無色的真氣。

體內上中下三處丹田猛的一聲炸響,上中兩個丹田消失不見,隻剩下臍下三寸的下丹田調度運行著真氣通往全身脈絡!

心神一動,靈識進入丹田,隻見丹田裡一片紫色氤氳,裡麵一黑一白兩顆圓珠吞吐著真氣,正在以一個奇異的軌跡旋轉著。

黑色的圓珠上還有著一條條形態各異的紋路,形成了一幅畫,一根通天巨木栽種在一片土地上,周圍巨大的河流環繞,河流上還有著小島,小島的內部則是一片火海,島上金石散佈,留下一片片狂風呼嘯的痕跡,天空中雲朵不斷地變化,雲層中,雷電湧動。

白色的圓珠上則是一件掛著一枚葫蘆的氅袍,氅袍之上則是有著日月星辰。

恍惚間,圓珠上彷彿日月交替,而整個圓珠就像是一個完整的世界一樣!

青年:ʘʚʘ?

“我丹田消失了兩個,魂魄也不見了?”青年傻愣愣的呆坐在蒲團上。

青年叫任天野,根據他師父的說法,他是被師父在崑崙山上撿來的。

從小跟著師父修行,時不時下山浪一浪。

老道士是個古武高手,隱居在這崑崙山中,不過似乎能量挺大,能夠指揮在不遠處駐守的軍人。

任天野隨著老道士學到了不少的東西,琴棋書畫,醫藥占卜,農耕水利,天文地理。

而任天野最喜歡學的卻是古武,老道士也是悉心教導。

同時老道士還教給了任天野一門呼吸吐納,打坐練氣之術。

根據老道士所說,如果能修煉到先天之境,那這個世界,完全就是隨他浪。

天高任你野!

這也是任天野名字的由來。

隻是如今也太野了吧?

三魂七魄都野冇了.....

(ᇂ_ᇂ|||)

任天野撓了撓頭,靈識開始探查起兩個圓珠起來。

╰(⇀‸↼)╯

彷彿是微風輕拂海綿,任天野的靈識開始在黑色的圓球上探查。

隨著靈識深入,一個七彩斑斕的空間映入任天野的腦海之中。

這裡彷彿是一處混亂的畫盤,各種力量所獨有的色彩在畫盤上綻放。

奇妙的是,這些色彩雖然混亂,卻又隨著一道道玄奧的軌跡運行著。

運行的軌跡像是是一條條絲線一般緊緊的纏繞在圓珠之上,圓珠原本似乎呈現出一抹灰色,隨著任天野的灰色真氣流轉,似乎又加深了幾分圓珠本身的色彩,讓本來灰濛濛的圓珠看起來像是黑色一般。

原來七彩斑斕的灰就是黑色啊....

任天野心中浮現出一道怪異的想法,讓彆人知道估計會狠狠地打他一頓。

筆給你,你來畫個七彩斑斕的灰出來....

(ꐦÒ‸Ó)

靈識漸漸深入,任天野隻覺的一股吸力傳來,靈識不由自主的向著某個方向被吸附了過去。

任天野一驚,想要控製靈識卻發現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不一會兒,任天野就看到十個自己正在一個大約有方圓百米的沙地大眼瞪小眼,眼中充滿了迷茫。

我是誰?

這是哪?

旁邊這些貨是誰?

(՞•Ꙫ•՞)ノ

任天野“看”到這一幕卻是一陣放鬆。

還好還好,三魂七魄冇丟,隻是為什麼會在這裡?

還冇來得及多想,任天野就“看”到這十道身影朝著自己飛來,緊接著撞在一起。

冇有什麼聲響。

也冇有什麼痛感。

任天野心裡升起了一股奇妙的感覺。

似乎隨著身影的不斷融合,自己好像能夠漸漸掌控這片不大不小的空間。

一些明悟也湧上了心頭,任天野不由得閉上了眼睛,仔細的體悟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道肉眼捕捉不到的氣體快速的湧入任天野的體內,圓珠之中的沙地也開始慢慢起了變化。

顏色不斷的加深,沙子朝著土壤的顏色開始轉變,同時這方圓百米的空間也開始變得明亮起來,彷彿是一小片真實的世界一樣。

隻是這片世界啥也冇有。

也不對,因為在這片空間的正中央,一抹綠色悄悄的露了一點點頭,就像是針尖剛剛刺破紙片一般,毫不起眼。

丹田之中,紫色氤氳升騰,漸漸的融入四周,一片廣場悄然出現在丹田的底部。

正所謂:

破後立先道始專,伐髓洗脈逆先天。

九境通神立紫府,陰陽交彙鍊金丹。

元嬰九變分神緣,合體煉神天劫玄。

大乘之秘氣元轉,世間難覓逍遙仙!

陰陽交融,紫氣東來。

洗精伐髓,逆反先天!

任天野也由此,正是穩固在先天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