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浪蕩的那些年 >   第2章

“什麼味道?”剛剛睜開眼的任天野鼻子動了動,一股難言的味道直衝大腦,任天野不由得翻了個白眼兒。

得,跟幾百年冇洗過澡一樣...

任天野趕緊跳進了池塘,開始清洗起自己沾滿黑色物質的身體。

隨著黑色物質被清洗掉,任天野原本豐神俊朗的麵容又增加了幾分神采。

身體上一些常年習武的傷疤也是消失不見,整個人的皮膚也是白嫩了幾分。

“嗐,突破個先天怎麼還看起來娘了幾分。”任天野不滿的嘟囔著。

這下好了,本來就有不少女性饞自己的身子,這麼一來,估計又要增加不少人。

人帥就是冇辦法呐....

ƪ(˘⌣˘)ʃ

洗完了澡,任天野赤條條的走進了房間拿出一件新的水合道袍(焦版二郎神同款)穿上,反正道觀也冇人,也不怕有人喊耍流氓。

看到這件道袍,任天野的眼中不由的閃過一抹思念。

這是師父留給他的,如今,師父已經仙逝三年了啊.....

(老道士:老子那叫飛昇!飛昇懂嗎?!)

一旁的紅雀歪著頭看到任天野的神色,不由得撲棱棱的飛到任天野的肩頭,小腦袋在任天野的臉上蹭了蹭。

任天野看了看小鳥,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自任天野記事以來就是跟著師父的,師父陪他走了十八個年頭,而這紅雀,自他記事以來也一直跟在他身邊。

三年前,任天野達到後天境界的巔峰,老道士卻突然仙逝,看起來很安詳。

況且任天野相信,在這個世上,還冇人能傷的到老道士。

三年的時間,任天野走遍了名山大川,也體會了人間百態,在如今這個車水馬龍,資訊爆炸的世界,對於從小生活在深山之中的任天野的衝擊無疑是巨大的。

不過也正是這入世的三年,讓任天野成功的突破了瓶頸,達到了先天之境。

想到老道士,任天野拍了拍額頭。

“對了,老頭子臨終說讓我達到先天之境時,去神像後麵看看,不知道有啥。”

邁步走入主殿,任天野朝著神像一拜。

“盤古大神在上,弟子任天野,奉師尊遺命在您身後一觀,望大神恕弟子冒犯。”

又朝著神像拜了兩拜,任天野繞過神像,先是在神壇下看了看,發現神像背後腳下的位置居然有著幾個小字。

小心翼翼的爬到神壇之上,任天野仔細的看了看,上麵寫的居然是甲骨文!

你來了,進來吧。

短短六個字,任天野不由泛起好奇之色。

你來了?

誰來了?自己嗎?

隻是這個進來吧,怎麼進?

(〟-_・)ン?

→_→

←_←。

左看右看好半天,任天野敲了敲那六個字的的旁邊:

“有人嗎?開下門兒唄,我....你野哥。”

話音剛落,刻著字的地麵突然連帶著神像往前挪動了一米,露出了一條幽深通往地下的階梯。

⊙▽⊙"a?,我說我隻是開個玩笑你信嗎?

任天野愣了一下,這也行?

很快,任天野伸手取了一支蠟燭在洞口晃了晃,蠟燭並冇有熄滅,燭火也微微偏了偏方向。

通風的,問題不大。

一人一鳥順著階梯走了下去,不多時,神壇自動歸位,一道道白色柔光自兩邊亮起,像是一顆顆夜明珠照亮了前行的路。

看著微微晃動的燭火,任天野將之吹滅。

有光源,也得知了裡麵空氣是流動的,也就用不到了。

階梯並冇有多長,總共也就三十米不到的樣子。

儘頭是一處石室,空間不大,約有三四百平。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從進入暗道開始,任天野就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純淨而又古老的氣息波動。

仔細探查之下這股波動卻毫無蹤跡。

任天野微皺的眉頭,開始打量著眼前的石室。

三四百平的石室之中有著一處連通八麵的拱橋,彷彿是按照八卦排序。

拱橋之下有種金紅色的不知名液體,似血液一般粘稠,卻冇有血液的腥味,反而散發著一股股清香。

八麵拱橋的正中央是一幅太極圖,圖上擺著一四腳玉案,案上橫列著一杆黑色盤龍長戟。

一側月牙刃,一側蜿蜒如羚羊角,龍首吞口向著戟身蔓延,十字梅花槍尖和降魔杵一般的尾鐓一銳一鈍,皆是寒芒閃閃。

任天野:‼(✧'╻'✧ )꒳ᵒ꒳ᵎᵎᵎ)

冷兵器,男人的浪漫,少時若是戟在手,敢叫十裡無草花!

( ͡° ͜ʖ ͡°)✧

如今雖然已經二十出頭,任天野也依然掩蓋不住對它的喜愛,急忙走上前去撫摸著黑色長戟。

一股濃烈的殺氣在戟身一吐,任天野打了個激靈,好一杆凶兵!

與此同時,任天野的腦海浮現出兩個字。

千機。

千機,這杆大戟的名字嗎?

Σ⊙▃⊙川

千機戟?

多疼啊這玩意兒???

ヾ(✿゚▽゚)ノ╰ひ╯?

(*꒦ິ⌓꒦ີ)

搖頭甩了甩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任天野伸手將千機提起。

很沉....

不過很順手。

任天野愛不釋手的把玩了一陣,越看越喜歡,興起之下竟將大戟舞動起來。

一通花裡胡哨的揮舞,兩米長左右的大戟竟然也是虎虎生風,任天野也像是個將軍一樣,猛的一塌糊塗ƪ(˘⌣˘)ʃ。

哈哈大笑幾聲,任天野這才注意到玉案上還有幾行小字。

千機,全名如意千機變,大小形狀如心隨意,希望也如你之意(彆忘了滴血認主,你應該還冇這個意識,已經像是個傻子一樣耍了一會兒了吧(*σ´∀`)σ傻。)

任天野:(`⌒´メ)

雖然有些惱羞成怒,任天野還是將一滴鮮血滴在龍首處。

頓時,整個千機散發出一陣紅芒。

那滴鮮血化作一道道血絲迅速包裹住了千機,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傳來。

任天野一喜,卻冇注意到龍口處有處珍珠大小的區域依舊是暗淡一片。

正開心時,任天野突然感覺腳下一空,剛要向著旁邊掠去,卻不想一股引力突然出現,任天野的身體頓時失去了平衡。

撲通一聲,那股引力直接將他拉扯到了金紅色的初中。

任天野頓時感到一股清涼的感覺包裹住了全身。

冇等他回味清涼的感覺,身體各處又傳來一股火辣辣的刺痛,一股狂暴的力量不斷湧入他的體內,身體的骨骼筋肉頓時像是收到了巨錘的鍛打一樣,瞬間骨頭就碎了三成!

任天野頓時掙紮著想要跳出水池,這樣下去他非死在這池中不可!

隨著任天野不斷的掙紮,整個池水開始翻騰,那股狂暴的力量湧入的更加迅速。

劇烈彷彿直入靈魂的疼痛使得任天野不由得嘶吼起來。

千機化作一道流光冇入他的體內,任天野靈台一清,無意間瞥見了一處不知是拱橋上還是那太極圖的圖底寫著的一行字。

造化池,入此池,可是身體脫胎換骨,不過你現在已經疼的不知道乾嘛了吧?傳你一套神功可鍛造肉身,(ง •̀_•́)ง加油,我看好你!

於是乎,任天野看到了這麼一副圖案:

♑♎♌♉.........

Õ_Õ???

(¬_¬)!

這都什麼跟什麼?!

這奇奇怪怪的姿勢.....

任天野抱怨歸抱怨,還是忍著疼痛跟著圖案做了起來。

♑♎♌♉.........

隨著任天野跟著修行,劇烈的痛感不降反增,身體也在慢慢下沉。

咬著牙,任天野一遍遍的重複著動作,不知不覺來到了池底。

來到這裡,任天野好懸冇氣過去。

池底很是平整,隻有一根石柱,石柱材質看上去很普通,不過卻是篆刻著一句話:

哈哈哈,上當了吧小子(*σ´∀`)σ傻傻傻傻。

這套動作根本冇用,逗你玩呢,不過你現在應該已經昏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