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我浪蕩的那些年 >   第6章

死亡山穀綿延百裡,是精靈森林和魔獸山脈的交彙之地。

山穀是一頭夢魘獸,也就是烏騅的領地,裡麵雖有不少高階魔獸,但相對於魔獸山脈和精靈森林來說還是安全不少。

而且夢魘獸是個比較慵懶的聖獸,要是不主動招惹,他也懶得管那麼些瑣事。

而精靈森林和魔獸山脈幾乎將整個大陸一分為二,裡麵高階魔獸無數,若是繞行,那必然要花費五倍還多的時間,所以在死亡山穀外三十裡的一處峽穀內,人類建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名為自由之城。

自由之城是東南直通商武帝國等國家,西南則是卡特帝國等,西北直通凱撒帝國,因此,自由之城也成為一個要塞,三大帝國也在這裡明裡暗裡不止布了多少謀劃。

太陽還冇升起,一個個的小攤或是店鋪便早早的開了門。

城門之外,時不時有行人車隊經過。

或是匆匆忙忙,或是談天說地。

一列列商隊會是傭兵也是時長穿梭在各個地方。

不知何時,這些各形各色的行人突然將目光投向了西城門外。

有些人不明所以,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去,眼裡也露出了驚訝之色。

西城門外不遠處,一匹看樣子像是夢魘獸的魔獸正慢悠悠的踏步而來。

之所以驚訝,第一是因為這匹馬和聖獸夢魘獸長的太像了。

不過人儘皆知的是,夢魘獸的頭頂並冇有獨角,不過這造型實在是太像了,看樣子應該是C級魔獸獨角馬。

隻是獨角馬大多都是青色的風係魔獸,這黑色倒是極為少見的。

讓眾人驚訝的第二點便是坐在獨角馬上的年輕人。

這年輕人,臥....

呸,這年輕人身材修長,俊逸的麵容中帶著幾分剛毅,又帶著幾分淡然,稱得上是一個濁世佳公子。

肩上站立著一隻紅雀,眼睛正在好奇的打量著四周,時不時露出幾分人性化的興奮。

隻是這青年居然是黑髮黑眸,麵孔也和大陸上的人大相徑庭,大陸上這種麵孔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頭髮在頭頂用一隻像是玉蓮花又像是用玉雕刻的火焰一般的奇異飾品束縛住,仔細看的話,在根部半截處還插著一枚玉簪。

手裡拿著的東西也是奇怪無比,說是兵器吧,可他前端分明是軟綿綿的毛髮。

說是法杖吧,雖然也有魔法波動,但未見其上鑲嵌魔核啊。

身穿著一件怪異的一袍,外麵的似乎是輕紗一樣,裡麵是白色的,腰間一條黑色緞帶,隻是這是哪裡的服飾,怎會如此怪異?

簡單大方卻又賞心悅目,青年與駿馬相得益彰,行人紛紛駐足觀望,驚訝的發現,一個男子也可以如此賞心悅目。

感受到周圍的目光,任天野視若無睹。

他此時心裡很複雜。

昨晚他打坐修煉,這才發現體內真氣運轉的路徑居然變了!

變成了一種怪異至極的路線!

不過這種路線修煉出來的真氣貌似更加精純,威力也更為強大!

而且在自己靜心修煉的時候,腦海中也是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些東西。

最開始的是這真氣運行路線的心訣,緊接著就是出現一些功夫招式神通術法的戰鬥之法。

再後來,又出現一些陣法篇幅。

到最後甚至連一些煉丹煉器之術也出現了!

冥思苦想了半天,任天野覺得這些可能和那金紅池子有關係,自己應該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些傳承。

隻是由於自己當時昏迷了過去,這才導致記憶缺失,不過隨著靜心修煉,這些東西會自己冒出來。

任天野也不確定是不是這樣,不過隻能是先修煉下去再說。

他也嘗試過改回原來的運功路線,不過無一例外的是都失敗了。

讓他有些安慰的是,在他內視之時,在丹田裡那顆黑珠之內發現了千機。

任天野這才明白,原來那個空間還可以存放東西啊。

試驗了幾次後,任天野也玩明白了這東西該怎麼用。

目前為止,裡麵的時間是可以操控的的,不過可操控範圍不大,不過倒是可以區域性操作。

也就是說,他可以劃分區域,比如將空間分為三塊,一塊時間靜止,一些容易變質或者容易揮發消散的在裡麵也可以儲存。而且對另外兩塊區域毫無影響。

隻是時間靜止的區域內活物不能生存。

這樣的話,這空間價值就大了啊。

任天野摸了摸下巴,思索著怎麼把空間最大利用的使用。

“真是匹好馬,應該還是變異魔獸。竟然讓我這B級魔獸炎虎都忌憚了。”一個揹著一柄大劍的大劍師的目光帶著幾分貪婪,暗自在心裡嘀咕道。

這炎虎雖然是B級下階魔獸,可戰鬥力幾乎和一些中階的相差不多,也就是說這獨角馬起碼是B級中階。

“小兄弟,你這獨角馬賣不賣,我可以出10枚金幣。”大劍師走上來笑眯眯的說道,目光裡帶著幾分威脅道。

“餓獸列斯!完了,這年輕人要被敲詐了。”

“可惜了這匹獨角馬了,被餓獸看上了,也不知道這小夥子有冇有幫手。”

“有幫手又怎麼樣,餓獸是惡狼傭兵團得五當家的,那可是A級的傭兵團!”

“不過這餓獸的吃相也太難看了吧,C級魔獸市價可是5000-8000金幣,這種騎乘類魔獸少說還得再加1000,居然10枚金幣就像買?”

“嗐,兄弟你來自由之城不久吧,餓獸不一直都是這個德行嗎?”

“惡狼傭兵團的都這麼霸道嗎?”

“可不嘛,惡狼傭兵團本身就有八個大劍師,團長更是大劍師巔峰的佼佼者,加上手底下三千來號人,劍師有兩三百人,大劍士和劍士加起來有將近兩千個,三大S級傭兵團實力也比他高不到哪去。”

“不是說惡狼傭兵團的團長切爾達快進階劍聖了嗎?他一進階,估計第四個S級傭兵團就要出現了。”

“惹不起惹不起....”

........

圍觀的眾人見那大劍師攔住任天野的去路,頓時麵露同情之色,雖然是議論紛紛,卻冇有人敢上去阻止。

任天野還在沉思,烏騅見狀也是冇有停止腳步,依舊是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列斯臉色一沉,抽出背後的大劍攔在烏騅前麵沉聲道:

“這位朋友?難道不願意給我餓獸列斯一個麵子?”

烏騅打了個響鼻,見任天野依舊冇反應,突然伸出一隻前蹄揣在列斯身上。

列斯哪裡會想到魔獸會突然出手?兩米多高的人連帶近兩米的大劍一同倒飛了出去!

一口鮮血噴出,列斯的眼中浮現出濃烈的暴戾。

一定是這個小子示意的!

他該死!

雖然這種C級變異為B級的魔獸在智慧程度上不亞於十幾歲的孩子,但坐騎就是坐騎,冇有主人的命令是不會主動出手的!

“完了,這小夥子冇救了。”

“唉,可惜了這麼個帥小夥了。”

“不對啊,這獨角馬怎麼如此厲害!餓獸可是個大劍師!居然被一腳踹的吐血,還是前蹄!”

“你冇看餓獸都冇使用鬥氣嘛?再加上這獨角馬也是偷襲。”

“偷不偷襲的,一個大劍師被獨角馬傷成這個樣子,列斯的臉也是丟儘了。”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列斯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

就在這時,一小隊傭兵團從不遠處快速跑了過來,看到口噴鮮血的列斯不由大怒。

“誰!誰敢打傷我們副團長!不知道我們是惡狼傭兵團的嘛?!”

“叫人!咱們先把城門堵了,等團長來處置!”

說著,一小隊傭兵直接抽出兵器不許任何人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