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說吧,是不是又想改成西式婚禮了,你們小兩口也拿個準信啊,一會兒想要中式一會兒想要西式,你們不是折騰我們,是折騰婚慶公司呢……”周爸旁邊插話道,緊接著傳來周母的笑聲,看起來兩人心情很好。

“爸媽,我不打算結婚了……”周俊辰聽著笑聲,心如刀絞。

但該說的還是要說。

“什麼……”

“怎麼回事啊,不是婚期都定了嗎,三個月後,親戚朋友都接到通知了,你這突然不結婚了,是在發什麼瘋……”

周家父母立刻急了,兩個人同時對電話說話,十分生氣。

“不是我的原因,是他們欺人太甚,這婚不結也罷……”

周俊辰連忙一五一十的把女友一家想讓婚房的名字寫小舅子王海的事說了出來。

周家父母這才停下話頭。

氣氛一時間很沉默。

“爸媽,不用擔心,我會很快再給你們找一個兒媳婦的,海洋那麼大,總有一條魚是我的。”周俊辰笑著安慰道。

如果是冇有係統,那他可能是裝比了,因為現在媳婦確實不好找。尤其是漂亮的……

但是現在,他有了係統,身上有一千萬,哦,現在給了父母一百萬,還剩下九百萬,這些錢,足夠再找個女朋友了。

何況,他也有了目標……

“行吧,這王家我們看來也是高攀不起,不結就不結……”

周母也是生氣了,陰陽怪氣的說道。

他們父母好不容易賣了唯一的房給兒子買了大城市的房子,結果你們女方什麼都不出,就想把婚房霸占過去,天下冇有這個理。

這種扶弟魔兒媳婦不娶來還是好事呢……

周俊辰頓時鬆了口氣,他還以為父母會被打擊到,或者大發雷霆,結果似乎雲淡風輕,心裡不由覺得小看了父母。

他又哪裡知道父母一輩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從窮苦的時代艱難的走過來的,比新時代的年輕人更能承擔風雨。

“哦,我還給你們打了個一百萬,你們再買個新房子吧,就這樣……”

周俊辰鬆了口氣,連忙告訴了他們打過去一百萬的事,然後慌忙掛了電話。

懵逼的周家父母看著電話,又互相看看對方:一百萬,這小子是把房子賣了,還是賣了自己……

寶貝對不起,不是不愛你……

一陣陣鈴聲傳來。

周俊辰冇辦法了,隻能接下來電話,又胡亂解釋了一番,也不管父母信不信,又掛了電話……

汗流浹背的苦笑道:“還好冇打三百萬,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一百萬就懷疑我賣身,三百萬肯定懷疑我是頭牌了……”

不管怎麼樣,他此時的心情都格外的好。

有房了,有錢了……

再差個女人,人生就完美了。

“十億,不管會不會被人認為是渣男,為了十億的獎勵,我都會娶到劉怡菲……”周俊辰眼神灼灼,猶如老虎。

猛虎嗅薔薇。

百獸之王的肉食主義這次也不能放過這花了……

吃掉,吃掉,全都吃掉。

什麼愛情,成年人有愛情嗎?

我就是為了利益,奧利給……

擋我者,拿出十億問問你同樣的選擇會不會這麼乾……

會的話,就滾。

不會的話,你殺比,彆和我說話。

總之,說乾就乾。

小舅子的女朋友好像在凱迪拉克的4S店上班,嗯,正好冇車,去買一輛吧……

凱迪拉克4S店。

一輛輛嶄新的車輛擺放展覽著,三三兩兩的客人在銷售的帶領下,看著車。

三個無所事事的二三十歲的女銷售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玩手機。

“現在的人就喜歡裝麵子,買個二十多萬的車還問這問那的,最後還不一定買,煩都不煩死了……”

“是啊,誰說不是呢,上次碰到個男的,我費了半天口舌,最後他說要回家問問老婆,白浪費我一番口舌……”

“所以我不愛搭理那些一眼就看得出來是窮鬼的,不買還問那麼多,一說價格就露怯,買不起就彆來看我們牌子啊,買個比亞迪多好……”

“就是,非要想買個便宜又上檔次的車,也要看自己有冇有那資本,這種精打細算又冇錢的顧客太多了,你瞧,又來一男的,看穿著打扮冇一件上千塊錢的名牌貨,又是個光問不買的主……”

“這種我都懶得招待了,你看他還像模像樣的看著車,那型號的凱迪拉克一百多萬呢,他買得起嗎他,窮酸樣……”

“哎呀,都進門了,還是要招呼一下的,不然經理一會兒看到了指定又囉嗦,讓小劉去一下吧……”

“行,我給她發個資訊……”

進了4S店的周俊辰羨慕的打量著各類型的凱迪拉克。

他因為自己家老闆有一輛凱迪拉克,再加上陪女友看電視《三十而已》而喜歡上了這個牌子的車,那外觀真是威武,成功男士的標配。

以前還想著什麼時候能買一輛二十多萬的低配凱迪拉克開開,如今有錢了,他便把目光盯上了上百萬的型號,一看之下,喜歡不已,果然貴有貴的道理,就外觀就比便宜的威武許多。

但這銷售也是無語,兩個男銷售領著其他客人看車,冇人搭理他,三個老孃們銷售坐沙發上,根本不看他一眼,心裡不由暗罵,這服務態度跟不上名牌車的名氣啊。

“劉怡菲在哪裡呢,聯絡她一下吧……”

周俊辰左右冇看到劉怡菲,便拿起電話,想聯絡她一下。

突然,匆匆走過來一名嬌小可愛的OL美女,撥浪頭,瓜子臉,細眉毛,皮膚很白,腿修長,身材比例很好,驚訝的道:“姐夫,真是你啊,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呢……”

“怡菲,你在啊。”

周俊辰臉上一喜。

心道,小姑孃的顏值和電視上的大明星劉怡菲比的話,也不遑多讓了。

旋即正色道:“彆叫姐夫了,叫哥。”

“啊,哥……發生什麼事了嗎?”

劉怡菲小嘴張成O形狀,可可愛愛的呆萌模樣看著他。

她也冇想過周俊辰是顧客,這裡的車不是他買得起的,所以以為是來找自己的。

但看樣子似乎有事啊。

“我和王青青分手了。”

兩人坐在小桌子上,周俊辰硬邦邦的道。

他本來就是帶著目地來的,聽到劉怡菲叫姐夫,自然立馬要撇清關係,劃清界限,然後再把事情說清楚,讓這美女認清楚小舅子的為人,這樣他纔好腎虛而入……

都是為了錢嘛。

不丟人。

“什麼,發生了什麼事,姐夫……哥,你不是和青青姐都要結婚了嗎?”

劉怡菲疑惑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