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小師叔祖下山 >   第6章

三個時辰之後,大雨終於停歇。

黑暗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驚恐的馬嘶聲!

“老七!”正坐在天井的石檻上閉目養神的莫塵執劍而起,身影掠過天井旁邊的過道瞬間便到了安頓白馬的地方,看見眼前一幕後他不禁愣住了!

兩條粗如人身的巨大樹根像觸手一般從廟門口鑽了進來,其中一條牢牢纏住了馬兒的後腿,正使勁往廟門外拖去!

莫塵手中飛影出鞘,身隨劍至瞬間砍斷了那條遊蛇一般的樹根,一手扯住了被驚嚇後不斷踏蹄的白馬。

“小師叔祖,發生什麼事情了?”趙明知帶著其餘眾人陸續從裡麵追了出來,很快一個個都傻了眼。

“天呀,陳小丫你真是烏鴉嘴!”路隨風拔劍出鞘,臉色有點發白,“臟東西說來就來!”

陳小丫臉色也是相當難看:“你彆胡說八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那巨大的樹根彷彿是有靈智一般,察覺到對麪人多,在空中揮舞了一陣子,突然縮出了廟門口。

“說考驗,考驗就到了!”莫塵收劍入鞘,“徐墩墩,你護著陳小丫和洛菲菲留在廟裡看好我們的東西;趙明知和路隨風去追那怪物,我會在後麵給你們壓陣!”

“是,小師叔祖!”趙明知和路隨風手持飛劍很快便追出了小廟。

莫塵扭頭望著身後有點畏縮的三人:“小心一些,彆靠近那個雕像!”

“知道了,小師叔祖!”三個人不明就裡,但還是點了點頭。

莫塵身形一掠追出廟外十數丈,眼前已經不見了趙明知與路隨風的身影,泥濘的土地上被拖出了一條寬若半丈的痕跡,看方向卻是通往村子的西邊!

莫塵正準備追過去,身後的廟裡突然傳來了陳小丫的一聲驚叫:“啊!”

“我去,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究竟是什麼妖孽,竟然還會聲東擊西?”莫塵權衡了一下,決定先折返小廟救人!

進了廟門,除了白馬還在那裡恐慌地圍著柱子打轉,其他三人都不見了蹤影!

莫塵徑自衝到廟後麵,發現神龕裡的雕像已經消失不見,徐墩墩和陳小丫嘴角淌血倒在牆角,他連忙跑過去檢視兩人的傷勢,幸好徐墩墩隻是暈了過去,陳小丫受了輕傷也還有意識,兩人都冇有性命之憂!

臉色蒼白的陳小丫看見莫塵去而複返,顫抖著伸手指了指神龕的方向:“小師叔祖,那雕像活了,快去救菲菲!”

“我知道了,你先自己調息一下,其它的交給我!”莫塵安撫著陳小丫,臉色變得很難看。

三個宗師境的劍修都奈何不了這妖物,而且還兩人受傷一人失蹤!

這妖物,絕對不簡單!

莫塵走到神龕前,發現原本雕像所在的位置上出現了一個半丈寬的洞口,一股腥臭的味道從洞裡湧了出來:“我早該知道,你會耐不住性子出來蹦噠的!”

洛菲菲被擄入洞中生死未卜,莫塵不敢拖延時間,手執飛影就從洞口跳了下去,身形著地以後,藉著洞口上的微弱亮光,他看見洞口周圍都是被掀翻的泥土碎石,不遠處有個直徑一丈多的圓形洞道向下延伸,往裡看去漆黑無比!

在這種環境之下,莫塵懷裡的螢石珠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他從懷裡掏出珠子,眼前頓時泛起了綠螢螢的微光,堪堪照亮了周圍兩丈多的地方!

腳下的泥土鬆軟難走,莫塵乾脆祭出飛劍禦劍前行,眼前的洞道先是斜著往下數十丈,接著水平向前數十丈,追了近百丈以後,前麵突然傳來了女子的清叱打鬥聲!

莫塵加快了禦劍的速度,很快就到了洞道的儘頭,螢石珠的光芒突然向四周擴散,眼前出現了一個十幾丈高的地下溶洞!

藉著螢石珠的微弱光芒,莫塵看見溶洞的地麵竟然鋪滿了骸骨,粗略辨認了一下,裡麵有人有畜,數量至少有兩三百具之多,而且其中大多數骸骨的骨質已經泛黃敗朽,想來已經死了很久!

溶洞西邊的岩頂上,依稀可見垂下來近百根大大小小的根鬚!這些根鬚小的細如手指大的粗如人身,像毒蛇一樣在空氣中瘋狂亂舞,幾乎占據了整個溶洞的空間!

根鬚之下,一個兩丈多高身後長滿觸手的怪物正操控著空中十數條粗長樹根與身穿白衣的洛菲菲激烈纏鬥著!

正是那原本站在神龕之中如今卻活了過來的詭異妖物!

此刻的洛菲菲身上沾滿了塵土,淌著血的嘴唇微微顫抖,手中一柄初品飛劍不住翻飛,把那些瘋狂靠近自己的樹根一一斬斷,許多掉到地上的斷根在骸骨堆中繼續蠕動,模樣相當的噁心!

莫塵心中怒極,禦劍從天而降落在洛菲菲與那妖物之間,砸起了一地的塵埃!

洛菲菲又驚又喜,原本臉上繃起來的堅韌神色頓時退散得無影無蹤,眼睛一紅就要哭出來:“小師叔祖,你怎麼纔來!”

莫塵臉有愧色,回頭對著她微微笑了一下:“彆怕,彆哭,站到小師叔祖的身後來!”

洛菲菲踉蹌著走到了莫塵的身後:“小師叔祖,這究竟是什麼妖怪?”

莫塵先是抬頭看了一眼那漫天揮舞的樹根,冷著臉道:“那些應該是一株成精鬼拍手的樹根!”

“鬼拍手?”洛菲菲皺起了眉頭,“小師叔祖,什麼是鬼拍手?”

“據聞楊樹的樹葉被風一吹相互摩擦,發出的聲音就像人在拍手一樣,所以楊樹又叫鬼拍手!”

洛菲菲恍然大悟:“小師叔祖的意思是,這是一個楊樹妖,這些都是楊樹妖的根鬚?”

莫塵點點頭:“不錯,正主應該在溶洞上方的地表上!”

“那它呢?”洛菲菲看著麵前不遠處那個兩丈高的妖像,對方正神色陰狠地盯著二人,洛菲菲的身軀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莫塵扭頭看著身前的妖像,冷笑了一聲:“如果我冇看走眼,你就是這株楊樹的妖魄化身!”

那妖物桀桀而笑,聲音跟人聲很不相同,陰冷得不含絲毫感情:“原來是你,我應該第一個就把你殺了的!”

“所以說,這小楊村裡的人,也都是你害的!”莫塵神色越來越冷。

“是又怎樣?”樹妖咧嘴一笑,“我們樹妖跟你們人類不同,你們修的是仙道,我們修的是妖道,殺人吸血汲取精元是所有妖類最便捷的修煉方式,所以他們都該死!”

“道不同不相為謀!”莫塵歎了一口氣,“你之前斂去自己的妖氣假扮成廟裡的雕像,但你還是瞞不過我,本來覺著萬物有靈脩行不易,想著借宿一晚相安無事明天便離開,可你偏偏要來招惹我們!”

樹妖語氣陰森:“小子,雖然我瞧不出你的境界高低,但不要緊,等我吃了你,你的修為就為我所有了!”

“抱歉,你並冇有這樣的本事!”莫塵神色冷漠,“話已至此多說無益,你不知悔改,我就替天道收了你,也算是還這幾百冤魂一個公道!”

“那你就來試試看!”樹妖突然化作一縷白光掠向洞頂的本體樹莖,空中近百條樹根如同迅猛的遊蛇,向著地上的二人噬咬而下!

“滅你,我隻需要一劍!”莫塵拈指成訣,使出的正是雲上劍峰的無上禦劍法門《驚塵劍錄》中驚塵九式的其中一式,“撼星!”

中品飛劍揚起一地塵埃,化作一道淩厲白芒倒射上天,強大的劍氣瞬間絞碎了空中的全部樹根,而且飛影劍去勢不減,自下而上把巨大的楊樹直接刺了個通透!

一聲淒厲的慘叫過後,樹妖所依附的洞頂開始坍塌,無數碎石斷枝紛紛從天而降!

莫塵接住空中墜落的一顆青色小珠子,轉身向洛菲菲走去。

洛菲菲看著眼前情景,震驚得無以複加!

“收!”莫塵拈訣一引,飛影劃出一道旋光從上麵飛了回來,堪堪停在了莫塵的腳邊,莫塵上劍轉身,向著洛菲菲伸出右手,“上來吧,不然要被埋了!”

洛菲菲心中驚詫:“小師叔祖,你竟然能禦劍?你是聖人境?”

莫塵冇有回答,隻是笑著握住了她的手掌,輕輕把她拉上了劍身:“站穩了!”

洛菲菲臉一紅,害怕自己從劍上掉下去,連忙扯住了莫塵的衣服!

飛影劍化作一道流光,載著二人沖天而起,靈巧地避開了空中所有的碎石斷枝後,呼地一聲從缺口中飛了出去!

地麵上,趙明知與路隨風正手持飛劍與那株巨大的楊樹殺得起勁,突然一聲巨響,地動山搖!

一道白光從地底冒出,從下往上把那株參天楊樹捅了個透心涼後,又一頭紮回了地下!

路隨風呆住,擦了擦自己的雙眼:“趙師兄,你看清楚了嗎,那好像是一把劍?”

“看見了,有點眼熟!”趙明知擦去嘴邊血跡,點了點頭。

冇多久,飛影劍載著莫塵與洛菲菲從地下再次衝了出來,在夜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後,緩緩停在了兩人的麵前!

那一瞬間,路隨風以為自己看見了劍仙!

“路隨風,接著!”莫塵把掌心那顆指頭大小的青色珠子拋給了他。

路隨風伸手接住,詫異問道:“小師叔祖,這是什麼?”

“那楊樹妖的妖魄珠骸,你不是偏好修煉陣法嗎,這東西對你有大用處!”

路隨風一臉驚喜,連忙把珠子塞進了懷裡:“謝過小師叔祖!”

莫塵把洛菲菲扶下地麵,懸在腳邊的飛影劍寸寸崩碎散了一地!

“我去!”莫塵看著一地的碎塊,無奈得很,“就知道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