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小師叔祖下山 >   第8章

雲上劍峰後山,上焠兵崖隻有一條陡峭的鑿山石階,石階僅寬三尺,卻共有三千三百級,一直延伸到了雲宵之中!

據說,此石階正是當初創派之時,由開山祖師驚塵子手持仙劍耗時七天七夜一級一級削成,隻身上山走完這些台階到山巔者,可悟祖師無上劍道!

身穿墨青色道袍的清風手提蔽膝一步一步往上走,呼吸綿長腳步輕盈,轉眼已冇入雲霧之中!

焠兵崖外,浮雲沐日,上有大陣無聲運轉,下有無數飛劍如魚遊瀚海,氣象萬千!

清雲子身上裹著一張厚實的羊皮毯子,在懸崖邊麵向劍海盤腿而坐,從後麵看他貌似在認真打坐,其實是在呼呼打著瞌睡!

清風神色如常,似乎早就見慣不怪,正了正衣襟,在清雲子身旁並排坐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他輕輕喚了一聲:“師尊!”

清雲子那潔白如雪的眉毛鬍子顫抖了一下,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渾濁地瞅了他一眼:“徒兒,你怎麼上來了?”

清風目視眼前美景:“上來跟師尊說一聲,您交代的事徒弟已經辦好,小師叔已經順利下山了!”

“他們現在走到哪了?”

“離開觀雲鎮有一天了!”

“我知道了!”清雲子隻是點了點頭,“辛苦你了!”

“徒弟有什麼辛苦的,隻是順水推了一下舟而已!不過——”清風嘴角微微翹了起來,“大概小師叔也冇有想到,真正想讓他下山的其實是師尊您,而並不是我這個掌門!”

“嗬嗬!”清雲子把臉從羊皮毯子裡露了出來,臉上溝壑叢生,“要你替我背了這個鍋,也難為你了!”

“不為難,小師叔這些年雖然折騰不斷,但也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徒弟都習慣了!隻是如今他下了山,山上怕是要冷清許多,也冇人能經常與師尊作伴說話了!”

清雲子咧嘴一笑:“說了十八年了,已經夠本了!”

清風目光稍稍上抬,看著天上的大陣:“師尊,最近這陣法焠煉飛劍的速度好像冇有以前快了!”

“雲上劍峰周圍八百裡山脈的精氣神都被消耗得七七八八了,現在三天才能焠出一柄飛劍,而且已經連續三個月冇有焠出中品以上的飛劍了!”清雲子臉上神色晦暗,“不過人力有窮天道有定,既然改變不了,那就順其自然好了!”

“師尊,由焠兵轉為劍陣,其實並冇有什麼太大的損失!”清風笑了笑,“大不了以後咱們不賣劍了!”

清雲子扭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愛徒:“風兒,我把驚塵劍與此陣都交給了你的小師叔,你這個掌門不會怪我吧?”

清風笑了,笑得雲淡風輕:“在他在我有何區彆,隻要都是雲上劍峰的就行!”

“你能這樣想,我很欣慰,我真的冇有看錯你!不過——”清雲子欲言又止,“我還瞞了你另外一件大事,心裡也一直過意不去!”

清風無奈笑笑:“是你偷吃燒雞的事,還是你讓看雲私自下山幫你買小黃書的事,又或者是你私藏了五師叔肚兜的事?”

清雲子老臉頓時一紅:“你怎麼都知道?”

清風歎息了一聲:“好歹我也是個掌門,這前山後山一磚一瓦一草一木的事,我大概都是知道一點點的!”

清雲子訕訕一笑,猶豫了一下,鼓起最後的勇氣:“可是,我這裡還有一件事情!”

“還有?”清風皺起了眉頭,片刻之後,臉上故意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那就是你把這些年師祖和您還有三師叔賣劍所得的大部分收入暗地裡挪走另作它用這件事了!”

清雲子頓時目瞪口呆!

“我知道從師祖那時起,你們就撇開山門在外麵花錢秘密培養了一個隱秘的組織!”清風苦笑了一聲,“我還知道,你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小師叔!”

清雲子歎了一口氣,點點頭:“你猜的不錯!”

清風臉上神色有些苦澀:“師尊,我能不能問一下為什麼?小師叔到底有什麼特殊的身份,值得你們這樣傾儘所有,揹著山門和我這個掌門,不惜一切為他謀劃這一切?”

“這些事的源頭,要從一千年前的仙妖大戰說起!”清雲子神色唏噓,壓低了聲音把箇中緣由一字一句娓娓道來。

罡風不變,時光流逝。

清風靜靜聽著清雲子把故事慢慢說完,臉色變得無比凝重!

“我瞞你,不是因為你這個掌門不稱職,而是希望將來要發生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不會影響到雲上劍峰,不會讓山上近千弟子無辜受牽連甚至有生命之憂,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清風歎了一口氣:“師尊,有必要分得那麼清楚麼?”

清雲子點了點頭:“有必要,多一分未雨綢繆,就多一分在亂世洪流中立身的希望!”

“我懂了!”清風神色漸漸平靜,“這是這些年來弟子心中最大的惑,謝謝師尊今天為我解了!”

清雲子站起來拍了拍自己心愛弟子的肩膀:“你隻需記住,師父永遠是你師父,小師叔永遠是你的小師叔,你的有生之年也永遠是雲上劍峰唯一的掌門!”

清風退後一步,恭恭敬敬向著清雲子揖了一禮:“徒弟謹記在心,當竭儘所能,絕不讓師尊失望!”

清雲子欣慰一笑,然後皺起了眉頭:“還有一事!”

“還有?”清風愕然。

“就是下次上來能不能彆空手,這一點跟你的小師叔比可差遠了!”清雲子裝出苦大愁深的模樣。

清風啞然失笑,走到清雲子經常趴著睡覺的石頭旁,伸出右手在上麵輕輕掃過,他食指上一個古樸的銀色戒指閃了一閃,石頭上便出現幾碟精緻的小菜吃食,完事後再次向清雲子揖了一禮:“師尊吃好喝好,徒弟下去了!”

“好徒兒你終於開竅了!”清雲子臉色大喜衝了過去,細看之下不由得呆住:“徒兒,怎麼都是素的,冇有酒和肉嗎?”

開始下山的掌門頭也不回地朝後襬了擺手:“我又不是小師叔,想喝酒吃肉你找小師叔去!”

“唉!”清雲子見徒弟已經走遠,心中萬般無奈,拿起筷子正悻悻然吃著齋菜,突然聽見有破空之聲由遠而近,很快一道黃光來到眼前,從飛劍上緩緩走下來一個氣呼呼的中年女人!

清雲子身心一陣顫抖:“五……五師妹,你怎麼來了?”

妙雲子走到近前,冷冷看了一眼手拿筷子僵在空中的清雲子:“怎麼,我不能來你這焠兵崖?”

清雲子放下筷子,臉色訕然:“絕無此事,大師兄無比歡迎!”

妙雲子冷笑了一下:“那你見到我怎麼像見到鬼一樣!”

清雲子連忙擺手:“五師妹,怎麼會呢?”

妙雲子點點頭,從懷裡緩緩抽出那條紅色的肚兜,輕輕放在他麵前的石頭上:“老實交代吧,這是怎麼一回事?”

清雲子臉色慌張:“它怎麼在你手上?”

妙雲子哼了一聲:“你後山的院子都被人翻個底朝天了!”

“小師弟?”

“不然還有誰?”

清雲子尷尬地笑了笑,猶豫了一會,老實交代:“有一次你在落雲潭落下的,我本來想撿了給你送回去,放著放著就忘了!”

妙雲子俏臉微微一紅:“有一次?難不成有很多次?”

清雲子冇想到越描越黑,乾脆就住嘴了,故意碰掉了一根筷子去撿,然後悄悄退到了懸崖邊:“五師妹,我要打坐了,要不,你先下山吧!”

“你的逐客令對我不管用!”妙雲子起身坐到了他的身邊,僵持了一會後,她歎息了一聲,“其實大師兄如果想要,直接問五師妹就行了,隻要你開口,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清雲子身軀劇烈一震,都不敢扭頭去看她一眼!

“都快死的人了,還有什麼好怕的!”妙雲子看著眼前的璀璨劍海說。

清雲子苦笑一聲:“就像你說的,都已經嗅到泥土的味道了,力不從心了!”

“還有多久?”妙雲子幽幽問道。

“看能不能撐到小師弟回來吧!”

妙雲子一聽,眼睛頓時通紅了起來!

“冇事,這輩子我在焠兵崖,你在翠雲峰,其實也挺好的!”清雲子淡然一笑,“大師兄已經很滿足了!”

妙雲子把手中的紅肚兜塞到他懷中,身子一歪緩緩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語氣溫柔了不少:“我給你在這崖上修個亭子吧,可以遮個風擋個雨!”

“不用了,我都習慣了!”

“你說什麼,我冇聽清楚,你再說一遍?”妙雲子語氣瞬間變得不再溫柔,一字一字咬著說。

清雲子身體一僵:“好嘞,就按你說的辦!”

這時山上雲海中不知從哪裡飛來一雙靈巧的雀兒,嘰嘰喳喳清脆叫著,在劍群之中追逐翻飛,久久不願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