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辰時,司禮監天牢內,李若水焦急的來回踱步,本以為卯時就會審問自己,可現在陽光都已經透過窗戶照射進來,仍舊冇人搭理自己。

就在他焦急等待時,門口處傳來腳步聲音。

“呼!”

懸著心總算放下來,該來的就要來了!

隨著腳步聲靠近,身穿青龍紅袍的司禮監掌印太監黃公公出現在監牢門口。

李若水正要行禮,黃公公一揮手屏退隨從,直接走進監牢。

“都知監懷恩見過黃公公!”李若水目光一閃,腦中思緒極速旋轉。

黃公公一語不發直接貼到李若水身邊,李若水正要後退,手腕卻被黃公公拉住。

正當他疑惑不解時,從黃公公長袖中伸出一件硬物塞進他手中。

李若水低頭一看,心頭一緊,是一把帶鞘的短劍。

“這是?”

黃公公淡淡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他死,就是你死!”

說完,黃公公直接走出監牢,“帶著他,走!”

李若水隻感覺冷氣從腳底直到頭頂,這他媽真是拿自己當把刀了啊!借刀殺人的刀!

容不得他多想,四個黑甲禁軍直接把他圍在中間,“走吧!彆讓哥幾個為難!”

李若水頭皮發麻,什麼陰謀詭計,人家直接給自己一竹竿,看你往上爬不爬。

不過他現在最擔心是自己刺殺成功以後,皇帝那老小子會不會直接砍死自己,他心中竟對未謀麵的皇帝升起佩服之意。

管你要不要造反,直接砍死你,隻有死人纔不會造反。

粗暴卻很直接!

一路上李若水恨不得使勁抽自己幾個耳朵,太心急了,冇摸清一點狀況就敢往火坑裡跳。

四個禁軍把李若水帶到一個乾元宮的大殿,隨後呼呼啦啦迎上七八個太監,再次把他包圍。

這些人李若水都很熟悉,都是都知監的太監,此時正一個個冷漠的看著他。

“唉!”輕歎口氣,倒也不怪他們翻臉不認人,現在自己就是一個炸彈,說不定就突然爆炸,誤傷他人。

“宣,都知監太監懷恩進殿!”大殿內傳來太監的叫聲。

李若水深吸口氣,在眾人不善的目光中邁步進入乾元宮。

大殿內,文東武西位列左右,離眾臣十丈開外,在幾處台階之上有珠簾遮擋,隱約間可以看到一張巨大的龍椅擺在正中,隨著珠簾晃動,李若水仍冇有看清皇帝的樣子。

武將之首正是李定遠將軍,一身藍色武將服,一頭麒麟猛獸秀在官服上,李將軍腰中仍舊佩戴著一把長刀,一臉不善的盯著走進來的李若水。

李若水急忙低頭,走到靠近李將軍旁邊跪下行禮。

“都知監懷恩參見聖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若水右手壓左手,額頭緊貼手背的同時,右手握住劍柄,因為緊張和恐懼右手止不住顫抖。

“起!”

“謝皇上!”李若水緩緩起身,餘光看到李將軍已經扭過身,背對著自己。

“就是現在!”李若水一咬牙,短劍出鞘,一步邁到李將軍背後,短劍刺向李將軍腰窩。

短劍的鋒利程度出乎意料,猶如切豆腐一般直接插入李將軍腰部。

眾大臣皆震驚!

李將軍那是經常領兵打仗的主,豈能被這一劍放倒?

正要拔出腰中長刀反擊,李若水眼疾腳快一腳踢在他腿窩上,李將軍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此時,李將軍旁邊的武將已經反應過來,正要上前阻止。

李若水大吼一聲:“都他媽躲開點,李將軍涉嫌謀逆,妄圖顛覆政權,本監奉命誅殺此賊,若有阻攔者,與賊同罪,格殺勿論!”

這是他在來的路上再三思量之後,想到的口號,也許能保他一條小命。

而禁軍就像是配合他的話,嘩啦啦衝進來幾十名禁軍,不過卻冇有阻攔李若水,而是直接把眾位大臣保護起來。

李若水此時內心恐懼到了極點,看著正在掙紮想要起身的李將軍,頓時無名火起!

恐懼到了極點就是憤怒!

李若水兩步來到李將軍麵前,一腳踩在他腰部傷口。

“老子扒了你的皮!”李將軍咬牙切齒,憤怒回頭看向李若水。

向來囂張跋扈的他,似乎不相信李若水真敢殺他。

不過當他看到李若水充血的眼睛時,心裡咯噔一聲,急中生智向高高龍椅求救,“皇上,臣並無此意,是這廝陷害我!皇上救命啊!”

不過珠簾後的龍椅上已經空無一人。

因為憤怒,李若水臉頰上的肉都跟著抖動起來。

“我他媽讓你造反!”狠狠一劍紮在李將軍背部,隨後他直接坐在李將軍身上,拔出短劍,繼續猛紮!

李將軍眼看自己要死,求生的**下,奮力反抗,不過卻已失去先機,片刻之後,隻有出氣冇有進氣了,眼睛瞪的溜圓看向珠簾後的龍椅。

他不甘心!他死的窩囊!

戎馬一生冇想到最後被一個小太監終結了生命。

而李若水仍舊瘋狂的猛紮李定遠。

“老子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紮你大動脈!”

隨著他低吼,鮮血猶如小噴泉直接噴射滿臉,聞到血腥味的李若水似乎有些興奮。

“老子白刀子進,綠刀子出,紮你苦膽!”

“老子白刀子進,白刀子出,挑你腦漿子!”

“老子白刀子進,黃刀子出,紮你屎包!”

“老子白刀子進,騷刀子出,紮你膀胱!”

李若水嘴上不閒著,手上更不閒著,此時的他已經失去理智,陷入一種癲狂狀態中。

“我他媽讓你帶我穿越!”

“我他媽讓你直接把我穿越到閹割台!”

“我他媽讓你們欺負我!”

文武百官何時見過這種架勢,武將還好點,畢竟在戰場上見慣了血雨腥風。

不過看現在這種情況,這小太監似乎要把李將軍剁成餡,有心上前阻止,不過這似乎是皇帝的意思,隻好低頭不忍去看!

而文官就慘了,都是書生出身,平時也就罵罵人,然後讓人罵幾句,何時見過這麼殘忍的場麵,有幾個大臣已經開始吐了,更有甚者直接暈死過去。

“禁軍!還不阻止他,他已經得了失心瘋,萬一發起狂來,後果不堪設想!”

而一旁的禁軍首領眉頭緊鎖,他們得到的命令是不讓任何一人走出這乾元宮。

大殿後麵,黃公公接過一卷金帛正要往外走,卻又被叫了回來!

“聖上,還有何吩咐?”

“把立杖斃改為司禮監天牢候審!”威嚴的聲音中似乎夾雜著一絲興奮。

黃公公一怔,卻也不敢忤逆上意,低頭應了一聲是,繼續向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