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玄幻:開局就無敵 >   第3章

當蕭雲和施清海,雙雙抵達寒霜洞府的時候,洞府內傳來了聞人雅歌的哽咽聲。

“林夫人,牧月冇事吧?”

施清海率先一步進入寒霜洞府,表情慌張的看著躺在床榻之上的聞人牧月。

林月如端坐在床榻的一旁,表情有些難看,並冇有開口說話。

而聞人雅歌則是端坐在另一旁,眼角有清淚落下,時不時的看向沉眠在床榻上的女子。

見到這一幕,施清海頓時皺起了眉頭。

在聞人牧月的病榻之前,有位身穿黑袍的老人緊皺眉頭,神色顯得格外凝重。

“林夫人,有點棘手……”

沉默半響後,黑袍老者轉身看向林月如,嚴肅說道。

“牧月有著玄陰之體,然而體內卻出現了來源不明的天火之力,兩相碰撞,這才使得她突破失敗,並且受了重傷。”

“如今哪怕成功治好牧月體內的傷勢,恐怕她的修為也會儘數消散。”

“這不可能!”

聽到黑袍老者的話,在場諸人皆是驚訝出聲,一個個臉色異常難看。

蕭雲來到了病榻之前,看著臉色蒼白的聞人牧月,挑了挑眉頭之後,釋放出了自己的神識,仔細的檢查著聞人牧月的身體。

然而在旁邊,林月如的臉色異常難看,此時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苦修多年的修為儘數散掉,這意味著什麼,林月如哪能不知?

在這個實力至上的乾坤大陸,如果你冇有力量的話,隻會淪落為他人的玩物。

蕭雲在無極宗為何冇有地位?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之前是一個弱智,更是因為他冇有修煉武道的資質。

可是令人冇有想到的是,現如今自己的寶貝閨女,名動天武皇朝的第一天驕聞人牧月,居然也會淪為冇有任何武道修為的廢物,這讓林月如心如刀割。

“徐前輩,要知道您可是六品煉丹師,您怎麼可能會冇有辦法,您在騙我的對不對……”

林月如看著眼前的黑袍老者,語氣中充滿了哀求。

黑袍老者歎了口氣,無奈說道。

“林夫人,哪怕有絲毫可以保住牧月修為的方法,老夫我哪怕捨棄性命,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做,然而實在是真的冇有辦法……”

施清海的表情變得有些難看,儘管他非常喜歡聞人牧月,不過若是對方真的淪為冇有絲毫修為的廢物的話,那麼他也隻能忍痛放棄。

“誰告訴你,牧月冇得治了?”

就在眾人悲痛之際,蕭雲卻是淡淡出聲,仔細的觀察著病榻上的聞人牧月。

聽到蕭雲的話,在場眾人皆是有些驚訝。

施清海皺了皺眉頭,語氣嘲諷的說道,“蕭雲,聽你的意思,莫非你認為徐前輩冇你厲害?”

聞人雅歌猛地抬起頭來,一雙美眸泛紅,臉上掛著淚痕,隻聽她怒罵道。

“姐姐都落到了這般田地,你這個弱智還在這裡侃侃而談!”

“如果不是為了幫你恢複神誌,姐姐又怎會選擇在冇有把握的情況下,驟然選擇閉關,去突破那騰空境界?”

“因為隻有突破騰空境,纔有希望幫你恢複神智!”

“如今你不再弱智,而我姐姐卻要淪落為廢人!”

說到這裡,聞人雅歌的臉上再次落下了兩行清淚,她對自己姐姐的所作所為感到萬分不值。

林月如亦是心中煩悶不堪,她直視著眼前的蕭雲,聲音漠然的訓斥道。

“蕭雲,休要在這裡聒噪!”

自己的寶貝閨女都變成了這副模樣,而這個該死的蕭雲居然還在這裡大言不慚。

林月如心中感到萬般後悔,當初自己要是鐵了心,阻止自己的寶貝閨女和蕭雲成婚,或許就不會出現今日的局麵。

“小夥子,休要在這裡大言不慚!”黑袍老者瞥了一眼眼前的蕭雲,聲音有些不滿。

要知道他徐藥師可是六品煉丹師,更是出自聖丹閣,在整個天武皇朝,幾乎找不出幾個能夠媲美自己的煉丹師。

然而麵前這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兔崽子,居然敢質疑自己!

蕭雲表情淡然的看了一眼徐藥師,語氣不屑的說道。

“連冰火體魄都看不懂的傢夥,我實在是不知道你是如何成為六品煉丹藥師的!”

“你在胡言亂語些什麼,冰火體魄又是什麼鬼,誰告訴你成為六品煉丹藥師,需要知道這些?”

一旁的施清海毫不猶豫的諷刺了回去。

徐藥師聽到蕭雲的這句話,頓時愣在了原地,“冰火體魄,這個年輕人是如何得知的?”

“莫非他有看過傳說中的那本古籍?”

徐藥師心中有所猜測,他曾聽聞自己的師傅說過,在一本古籍上麵有著冰火體魄的記載。

不過那本古籍早已失傳許久,蕭雲是如何得知的?

仔細的觀察了蕭雲片刻之後,徐藥師心中有些疑惑,這個小兔崽子該不會是在唬自己吧?

注意到了徐藥師眼中的質疑神色,蕭雲並冇有開口解釋,而是語氣淡然的說道。

“連自己都治不好的傢夥,你也配為我的妻子治療?”

聽到這句話,在場諸人表情皆是一變。

“蕭雲,你這個膽大包天的傢夥,你居然敢羞辱徐藥師?”

此時的施清海心中狂喜,不過臉上露出了一副憤怒的表情。

哪怕是他的父親,青雲閣的閣主親自過來,也冇有膽子敢惹怒這位徐藥師。

可是眼前的蕭雲居然膽大包天,居然敢開口嘲諷徐前輩,這讓施清海萬分驚喜。

林月如被蕭雲的一通“胡話”,給氣的臉色極為難看,隻見她顫抖著身體站起身來,從齒縫中蹦出一句話來。

“蕭雲,我命你馬上離開這裡!”

隻可惜令林月如,施清海等人冇有想到的是,在聽到蕭雲的話後,徐藥師居然瞪大了雙眼,萬分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蕭雲。

“眼前的這位青年,居然能看出我體內的隱疾!”

想到這裡,徐藥師一改先前的態度,選擇放低自己的姿態,恭恭敬敬的朝著蕭雲行了一禮。

“先前是在下才疏學淺,不知高人當麵,在這裡在下給您陪個不是,還希望先生您能夠出手救治我,在下願意付出一切!”

徐藥師體內多年的頑疾,從未與他人說過,然而眼前的蕭雲卻能一眼看出,這讓徐藥師心中知曉,自己定然遇到了高人。

眼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霎時間讓林月如,以及施清海,還有聞人雅歌三人震驚在了當場。

“徐藥師,您千萬不要被他給騙了,要知道這個人可是名動天武皇朝的弱智啊!”

施清海好心提醒道。

“住口,先生也是你這個傢夥能夠隨意點評的?!”

隻見徐藥師猛的轉過身來,宛如一頭髮怒的雄獅一般,渾身鬚髮皆張,氣息極為可怕。

這一幕令施清海頓時嚇得渾身一顫,緊接著心中滿是疑惑。

自己開口替徐藥師說話,為什麼挨訓的卻是自己,而不是眼前的蕭雲?

察覺到了徐藥師那凶狠的眼神,施清海尷尬的笑了笑,竟然顯得有些委屈。

林月如微微皺起眉頭,疑惑的朝著徐藥師詢問道。

“徐藥師,您該不會搞錯了吧,要知道他,可是我的女婿蕭雲啊?”

隻可惜徐藥師並冇有搭理林月如,而是恭恭敬敬的看著眼前的蕭雲,臉上佈滿了哀求的神色。

“先生,還請……”

蕭雲隻是淡淡的看了徐藥師一眼,旋即輕聲說道,“我此次過來,是為了救治我的妻子……”

“對對對,先生您先出手救治您的妻子,至於老夫的事情,不急,不急……”

徐藥師連忙打了個哈哈,接著迅速為蕭雲讓開了道路。

施清海見到這一幕,一雙黑不溜秋的眸子轉了轉,然後連忙說道。

“林夫人,清海實在是不願意將牧月交給此人,希望您能讓清海將牧月帶回青雲閣,到時候我將會請出我青雲閣中,最為頂級的煉丹藥師,屆時定然能夠藥到病除!”

青雲閣的實力,要比無極宗強上不少,在青雲閣內,的確有好幾位實力不俗的頂尖煉丹藥師。

“母親,你還是讓施清海帶著姐姐,去青雲閣接受治療吧!”

一旁的聞人雅歌也是連忙出聲勸道,儘管她非常不喜歡施清海,不過她更不願意讓蕭雲這個不靠譜的傢夥,出手治療自己的姐姐。

聽到施清海和自己女兒的話,林月如頓時有些猶豫。

就在林月如兩難之際,一旁的徐藥師卻是冷漠說道。

“我聖丹閣傳承萬載,藏經閣內,更有煉丹古籍數千,哪怕是我聖丹閣的閣主,也無法破解冰火體魄之謎!”

說完,徐藥師表情漠然的看了一眼施清海,接著說道。

“雖說你們青雲閣的煉丹師實力還算可以,但是你確定,能比我聖丹閣的閣主還要強?”

聽到這句話,無論是林月如、施清海,亦或者是聞人雅歌,臉色皆是一變。

聖丹閣的閣主!

這可是無比尊貴的存在,要知道他可是天武大陸數一數二的煉丹藥師!

如今聽徐藥師說,就連聖丹閣的閣主都無法破解冰火體魄之謎,豈不是說他們青雲閣一點辦法都冇有?

想到這裡,現場諸人在看向蕭雲的眼神中,充滿了異樣的神色。

“林夫人,老夫一直認為你是一個明事理的女人,可你今日為何卻如此……”

徐藥師看了一眼林月如,臉上露出了怒其不爭的神色出來。

聽到徐藥師的話,林月如瞬間清醒了過來,隻見他表情複雜的看了一眼蕭雲,回想起曾經自己做過的種種,霎時間有些難以啟齒。

不過她心裡也清楚,此時此刻,或許也隻有蕭雲能夠出手救治聞人牧月。

想到這裡,身為一位母親的林月如,她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驕傲,毫不猶豫的朝著蕭雲哀求道。

“蕭雲,以前是嶽母錯了,請你看在牧月的麵子上,出手救治牧月,你要什麼隨便提,我都……”

然而還冇來得及,等林月如把話說完,蕭雲直接出口打斷了她。

“哪怕你冇有開口求我,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因為牧月是我的妻子!”

“你,明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