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玄幻:開局就無敵 >   第4章

聽到蕭雲的話,林月如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她萬萬冇有想到,在自己寶貝閨女生命垂危之時,能夠力挽狂瀾的,居然會是這個弱智女婿。

“大家都離開一點,莫要乾擾了先生!”

徐藥師表情嚴肅的讓眾人退到一旁,接著崇敬的說道。

“先生,可以開始了!”

一旁的施清海見到這一幕,心中生出了羨慕嫉妒的情緒出來。

哪怕是他的父親,青雲閣閣主親臨,恐怕徐藥師也不會露出這般表情出來。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傳說中身為低能兒的蕭雲,怎麼會突然變成了正常人,他又從何習來的本事?

莫非他真的能夠救治好牧月?

不過沒關係,牧月哪怕是被蕭雲給治好了,自己也有法子,能讓無極宗俯首稱臣。

自己此次來到無極宗,目的就是為了聞人牧月。

這除了是自己個人的想法之外,更是青雲閣的意願,不容有失!

蕭雲仔細的觀察著,病榻之上,聞人牧月那張絕美的容顏。

他的心中生出了一抹溫柔的情緒,接著緩緩伸出右手食指,觸碰了一下聞人牧月的眉心,釋放出來一股神識探查到了聞人牧月的體內。

轟隆!

就在此時,在聞人牧月身體的內部,有兩股恐怖的能量在不斷的交戰著。

隨時可能會撕裂聞人牧月的身體。

這一幕,要是被徐藥師看到了,定然會被嚇得不知所措。

不過這種情況對於蕭雲來說,不過小事一樁罷了。

在修行界,所有修行之人均有體魄,體魄有強有弱。

在修行人士中,有些人的體魄與他人不同,他們的體內隱藏著第二種體魄。

像這種天姿獨厚的存在,若是冇有夭折的話,定然會成為蓋世天驕。

而自己的妻子聞人牧月,體內隱藏著雙重體魄,她是一個有著大氣運的女子。

放眼古今,蕭雲見過許多擁有雙重體魄的天才,也見識過這些雙重體魄,所生出的各種疑難雜症。

處理這些體魄病症對於蕭雲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半個時辰過去了。

蕭雲宛如一座泥塑一般,靜靜的站在原地,冇有做出任何動作。

“要是這個傻子真的能夠把牧月給治好,那我施清海跟著他姓!”施清海在心中暗暗腹誹道。

自始至終,施清海壓根就不信蕭雲真的能夠救治好聞人牧月。

現在更是看到蕭雲宛如泥塑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他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想到這裡,施清海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林月如,見林月如臉上寫滿了擔憂的表情,於是他開口安慰道。

“林夫人還請放心,哪怕牧月真的無法再繼續修行武道,我施清海一樣會將她迎娶過門!”

聽到這句話,林月如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不自然的笑容,“清海,你這孩子有心了,先不要著急,等牧月醒來之後,我們再好好商量。”

一旁的徐藥師聞言,表情有些不滿的瞥了一眼施清海,心中暗自罵道。

這小子真的冇有眼力勁,冇看到先生正在出手救治嗎?他在一旁聒噪些什麼?

如果不是擔憂會影響到先生治病,徐藥師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施清海給轟出去。

一旁的聞人雅歌亦是對施清海有些不滿,正準備說些什麼,忽然間卻聽到了蕭雲的聲音。

“大功告成!”

隻見蕭雲緩緩睜開雙眸,收回了觸碰在聞人牧月眉間的右手,臉色有些蒼白。

接連動用體內的靈力,著實讓蕭雲有些疲憊。

治療好病榻上的聞人牧月之後,蕭雲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一旁,盤膝坐在地上,準備恢複一下體內的靈力。

“結束了嗎?”

聽到蕭雲的話,林月如以及聞人雅歌等人,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她們連忙來到病榻前,想要檢視聞人牧月的身體情況。

施清海也是連忙跟了上來,站在了病榻旁邊。

“我就不信了,這個一無是處的低能兒,真的能夠治好牧月!”施清海在心中暗暗想道。

然而一旁的徐藥師卻是來到了蕭雲的身邊,恭恭敬敬的說道。

“先生,辛苦您了!”

蕭雲聞言,緩緩睜開雙眼,撇了一眼對方後,緩緩點頭,並冇有開口說話。

見到這一幕,徐藥師心中儘管有許多問題想要詢問,但也識趣的並冇有開口,免得惹惱了對方。

於是乎,徐藥師將注意力放到了病榻上的,聞人牧月的身上。

“隻見平躺在病榻上的聞人牧月,眉毛微微顫動,彷彿隨時可能會睜開雙眼。

這神乎其技的一幕,讓徐藥師的心中滿是震驚,對於盤膝坐在地上的蕭雲越發恭敬。

老夫果然冇有看錯,先生真的是一位得道高人!

“牧月!”林月如也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小聲呼喚。

聞人雅歌坐在旁邊,緊緊的盯著自己的姐姐聞人牧月,她生怕自己是在做夢。

而站在眾人身後的施清海,則是瞪大了雙眼,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的表情,那個一無是處的低能兒,居然真的把牧月給救治好了?

想到這裡,施清海悄悄地瞥了一眼,盤膝坐在地上休息的蕭雲,心中浮現了一股惶恐的感覺。

在拜訪無極宗的途中,施清海心中有著萬般豪情,他堅信無極宗定然會將聞人牧月嫁給自己。

可是現如今,他的心中冇有絲毫把握。

眼前這個名為蕭雲的男子,令施清海心中生出了忌憚的情緒。

在病榻上,聞人牧月緩緩睜開了眼睛,一雙宛如幽潭般的雙眸,露出了一抹茫然的情緒出來。

“我記得自己在閉關的時候走火入魔,然後被人給救了出去,接著……”

“牧月!”林月如見自己的寶貝閨女終於醒來,臉上瞬間落下兩行清淚,哽咽道,“醒來了就好,醒來了就好!”

“母親!雅歌!”聞人牧月看著身旁露出擔憂表情的至親,溫和的笑了笑。

“姐姐,你可嚇死我了!”聞人雅歌破涕為笑,“冇想到蕭雲這個傢夥,居然真的治好了姐姐你!”

“你是說,蕭雲?”聽到這句話,聞人牧月表情有些茫然,居然是蕭雲把自己給救治好的?

“牧月,你可讓我好生擔憂!”

忽然間,站在人群外的施清海連忙湊了上來,表情激動的說道。

“幸好你冇事,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話,你要我該怎麼辦啊!”

“施清海?”

看著眼前這副滿臉做作的男子,聞人牧月絕美的容顏上閃過一絲疑惑的情緒。

“你為何會在我無極宗?”

施清海彷彿並冇有察覺出,聞人牧月嘴裡的不滿情緒,隻見他溫和的笑道。

“在三年前,我為了突破騰空境,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閉關,卻冇有想到被那個叫做蕭雲的傢夥把你給截胡了,這是我心中最大的遺憾!”

“如今我已經成功突破了騰空境,於是我便馬不停蹄的趕到了無極宗,想要向你求親!”

“林夫人,不知您意下如何?”

微笑著說完之後,施清海期待地看了一眼林月如。

“什麼……”

林月如萬萬冇有想到,施清海居然會在這種時候,提出這等無理的要求。

她先是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盤膝打坐的蕭雲,接著緩緩說道。

“清海,你也知道,牧月和蕭雲已經成親半年多了……”

“林夫人,莫非你認為我施清海配不上牧月嗎?”施清海一板一眼的對著林月如問道。

林月如聞言,頓時不知如何開口。

在林月如的心中,施清海這個孩子和自家寶貝閨女,可謂是天作之合,門當戶對。

要比那個蕭雲強上無數倍。

不過蕭雲剛剛纔把牧月給救醒,自己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你配不配得上我,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嫁給了我的夫君,希望你今後不要再來騷擾我!”

就在此時,躺在病榻上的聞人牧月,淡淡的開口出聲,儘管她的聲音非常溫柔,語氣裡卻夾雜著一股淩厲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