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玄幻:逆天劍匣 >   第4章

葉餘堵上洞口後,爬到樹上吃了些果子,直到撐得打嗝。砍了些樹枝和藤條,做個簡易的衣服往身上一係,又編織了樹葉帽套在頭上,忍不住欣賞一番。

本想乘著無儘之劍直接飛下山去,可最多隻能離地半尺飛行,山間又多雜草阻攔,無奈之下隻好步行。

大約走了半個時辰,他被蚊蟲搞得心煩意亂,身上被不知名的蟲子咬了幾個紅包,瘙癢難耐。

隱隱聽到遠處有聲音傳來,他閉上眼睛靜下心來,仔細收集四周聲音,尋著人聲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個小坡頂上,隱藏在草叢中。

“你們是何人”?一位少年十五六歲模樣,身穿華服,一手握著長劍,一手擦拭著嘴角的血跡,淡漠問道。

“廢話少說,你今日必死”,四位蒙麵男子手持長刀,圍繞著華服少年,堵住他所有的出路。

“我知道要死,隻是不願做冤死鬼,你們說出來背後之人,送一百兩銀票”,華服少年站得筆直,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

“好大的手筆,出手百兩,不過我們作殺手的,以誠信為本,看刀!”

四位蒙麵男子揮刀砍去。

華服少年持劍抵擋,繼而轉身,朝著後麵刺去。

“刺啦!”

華服少年來不及扭轉身體,被其中一人砍到,身上華服瞬間破裂,刀尖入體,腿部出現一個傷口,鮮血立刻泛出。

他雙眉皺起,絲毫不去理會傷口,隻是持劍再戰。

葉餘撓了撓手臂,手臂上不知什麼時候又出現幾個紅包,倏地瞥見有個蟲子在小腿上趴著,他盯著蟲子,伸出手緩緩靠近,然後猛然拍去。

“啪!”

蟲子身體瞬間爆開,綠色汁液飛濺而出。

葉餘中指彎曲,輕輕一彈,蟲子屍體飛入草叢深處。

“有人!”

不知誰喊了一聲。

場間戰鬥戛然而止,蒙麵男子齊齊抬頭,朝著上麵望去。

“是誰,出來!”

葉餘把頭又埋得低點,緊緊捂住嘴巴不敢應答。

其中一個蒙麵男子給同伴使了個眼色,另一人會意,持刀邁出。

周圍靜悄悄的,炙熱的陽光蒸烤著大地。

那人走上山坡,揮刀砍斷麵前的雜草枯枝,綠色汁液覆在鋥亮的刀身上,經過陽光暴曬,發出似有似無的青煙。

肅殺之氣瞬間瀰漫。

盯著來人越來越近的腳步,葉餘吐了口氣,心有不甘。

他慢慢地站起身來,雙手高高舉起。

“我隻是路過,這就走,你們繼續,不用管我。”

說著,葉餘身體向一旁挪動。

“唐宗做事,見者格殺勿論。”

最近的男子大刀一揮,氣勢洶洶的朝著葉餘追來,山坡下又有一位蒙麵男子狂跑而來。

葉餘轉身欲逃,逃跑可是他的拿手好戲。

但冇有注意腳下,腳腕被藤條一絆,磕在地上。

再次爬起,那名男子已經靠近。

葉餘眼神倏地平靜,他似乎看到了樊籠鎮,看到了狗腿子手持棍棒窮追不捨的情景。

麵前男子雙腳狠狠踩著柔軟的草叢,似乎要把青草全部踩進泥土之中。

在雙方尚有一段距離之時,他發出一聲怒吼,雙手持刀騰空而起,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向著葉餘的頭顱狠狠劈下。

葉餘神情依然平靜,微微眯了眯眼,聽著蒙麵男子地吼聲,如同聽到了樊籠鎮狗腿子地喊叫,這聲音令他異常厭惡。

他覺得有些累,從樊籠鎮到此地何止千裡,然而處處皆樊籠,內心不禁有些失望。

他不想跑了,從六歲開始跑了十年,不管跑到哪裡都被人追著,被人罵著,被人毆打著,冇有一個儘頭。

既如此,那便戰!

他眉間生出一層冰冷的寒意,那寒意來自心底最深處。

瞳孔映出蒙麵男子漸漸逼近的大刀,刀身反射著刺眼的光芒。

他左腳向後退出一步,膝蓋微沉,右手緊緊握著劍柄,猛然間手腕翻轉,提劍抵擋,空中流到一道黃色光芒,那是無儘之劍的虛影。

“哢!”

大刀砍在無儘之劍的瞬間,刀身斷裂。

下一刻,一把黃色的劍輕輕搭在蒙麵男子的肩膀上,並且慢慢地向著頸部劃去。

蒙麵男子想要起身反抗,劍鋒劃動的速度在一刹那間加快,他的皮膚像是一張紙一樣,毫不費力的出現一個裂紋,血水順著裂紋流到劍身,緩緩滴落。

此時另一位蒙麵男子趕了上來,看著同伴絕無救下的可能,冇有絲毫猶豫,揮刀便斬。

葉餘儘量保持著均勻地呼吸,這是他第一次用劍傷人,頭有些暈,手有些抖,但眼神依舊冇有改變,還是那般平靜。

他握緊劍柄,手腕再次翻轉,狠狠一拉,劍身順利地穿過身前蒙麵男子的整條手臂。

令他驚訝的是,劍身破開男子手臂骨骼的時候,冇有發出任何聲響,彷彿在這把劍麵前,堅硬的骨骼都如同一張紙那般脆弱。

另一名男子的大刀帶著破空之聲,已近在眼前,葉餘微微錯步,雙腳如同猛虎一般迅速,險之又險地避開當前一刀。

他抬起手臂,把身體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右手之上,驟然劃向第二名蒙麵男子的手臂。

劍身劃過那人手臂的衣服,緊接著劃過胳膊外麵的那層皮,繼而劃過裡麵的肉和血管,再劃過中心處包裹著的骨頭,最後貫穿而出。

那人握著大刀的手臂就如同一條被屠夫砍斷的羊腿,落在地麵,滾向草叢之中。

山坡上的兩名男子用僅有的一隻手,想要捂住整個傷口,可是血液仍然噴薄而出,他們躺在地上不斷翻動著身體,痛苦地叫喊。

葉餘麵色驚訝,喃喃道:“我……這麼厲害”?

他先把大刀扔向遠處,然後拾起兩條斷臂朝著山坡下扔去。

兩條斷臂從空中落下,下麵三人還在戰鬥,斷臂經過他們正中間,經過他們的眼簾,“撲”的一聲落在地上,又高高彈起,捲起一陣塵土,再次落下,一動不動。

三人酣暢地戰鬥又停了下來。

他們三個都用異樣眼神打量著葉餘。

片刻之後,山坡下一位蒙麵男子冷冷說道。

“你到底是誰?”

“我說了,我是路過的。”

“路過就路過,你瞎摻和什麼閒事?”

“我冇摻和,你們非要殺我。”

沉默無聲。

過了一會兒,那人又問。

“他們現在怎樣?”

“如你所見,各斷一臂。”

“我們……認栽。”

“你不能走。”

那名蒙麵男子將刀橫於胸前,另一隻手顫抖著指著葉餘,像是樊籠鎮的瘋婆子一樣,用幾乎吼叫的聲音喊道。

“你……你想怎樣!”

葉餘臉上冇有情緒,認真而又平靜地說道:“我被蚊蟲咬傷了,你需要賠錢”。

雖然被蚊蟲咬傷,但葉餘知道用哪種草揉成一團,用草汁塗抹紅腫處,不久就會好轉。

他要錢的目的,是用錢買件像樣的衣服。

那名蒙麵男子微微愣神,從腰間掏出一塊純金令牌,扔給華服少年。隨後冷哼一聲,拾起斷臂跑到山坡上,扶著傷者悻悻而去。

華服少年身上有多處傷口,衣服上也有多處血跡,他不知從哪裡摸出丹藥,送進嘴裡隨之嚥下。

葉餘冇有要來錢財,皺了皺眉將要下山。

華服少年急忙伸手喊道:“少俠留步”。

葉餘停住腳步,回頭看去,不禁呲呲咬了咬牙,伸手向著身上紅腫處撓了又撓,直至出現好幾道紅色印記,方纔問道:“乾嘛”?

華服少年臉上溢位笑容,“我有錢,我有的是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