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玄幻:逆天劍匣 >   第5章

葉餘神情冷漠,雙眉微微蹙起,冇有應答,轉身就走。

華服少年笑容凝固在臉上,把長劍收入劍鞘,掛在腰畔,不知用了什麼身法,在地上踩了幾下,輕飄飄地追了上來。

葉餘一手抱著劍匣,一手將正在開路而來回劈草的劍握得更緊。

華服少年負著雙手跟在葉餘身後,似乎有些居高臨下的意味,微笑說道:“本人藍尾樓,不知少俠名諱”?

“葉餘。”

“本人願與葉少俠結個朋友,不知葉少俠意下如何?”

“不願!”

葉餘並不打算與彆人有所來往,不是因為他膽小怕事,也不是緊張或者多疑。

他曾在無數個夜裡,常常沉溺於冥思苦想,忍受孤獨;在無數個日子裡離群索居,早已經習慣了一個人。

一個人生活,一個人捱揍,一個人妄想,他現在也隻想一個人。

“額?多謝少俠救命之恩。”

“本來就冇打算救你。”

藍尾樓神情微怔,下意識地加大了音量。

“我藍尾樓,家族勢力遍佈大江南北,官府都不能輕易招惹藍家,何曾有人敢用這種態度和他說話。”

葉餘不答。

藍尾樓像是感受到了什麼,雙眉漸漸挑起,輕聲問道。

“你不是修行者?”

“不是”。

藍尾樓腳步加快,與葉餘並肩而行,從懷中拿出純金令牌和一張銀票,遞了過去。

“還請少俠收下。”

“不收。”

藍尾樓有些無語,抬頭看了看天空,緩緩吐出一口長氣,隨後腳尖輕點地麵,輕飄飄地飛走了。

“本人另有要事,就此彆過”。

葉餘停止腳步,看著消失於山坡中的背影,思索了一會兒,抬手從樹葉帽中掏出一塊純金令牌和一張銀票,徑直走下山去。

藍尾樓有他自己的驕傲,不願爭論下去,發現對方並非修行者,有些失望,飛走之時,順手將令牌和銀票扔在葉餘的帽子裡。

陽光暴曬著山坡,乾燥的空中充滿了青草和樹木的味道。

……

葉餘下山之後又走了不久,看到一個石碑,上麵刻著蒼勁有力的三個大字——青石城。

入城不久,他就被一群好奇的眼光包圍。

他們吆喝著,嬉笑著,鬨鬧著,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如同菜市場一般熱鬨。

一位年過二十穿著紅色布衣的女子,手帕半遮半掩著唇鼻,神情憊賴地笑著,“哎呦,哪裡來的少年郎,竟是如此俊俏”。

另一位身著青衫,手持一卷書籍的中年男子笑道:“這人是來自三十年前的吧,穿著和野人模樣一樣”。

隨後便是一陣哈哈大笑。

葉餘看著他們眼中流露出的嘲弄,聽著尖酸刻薄的話語,眉頭微微皺起,下意識的把頭埋低。

一位站姿歪歪斜斜的青年,握著廉價紅泥小茶壺滋滋啜了一口,忽然指著葉餘說道:“害羞了,哈哈哈哈,你們快看,他害羞了”!

一個腰纏白色絲帶的女子,從隊伍後麵扒拉著人群,終於擠到前麵,不由得發出“噗呲”的笑聲,“太祖皇帝一千年前建立慶國,曾說過民為重,君為輕,彆人穿什麼是他們的自由,你們起什麼哄”?

“對呀對呀,七百多年前,太宗陛下英明,讓我大慶帝國與大陸各國開始貿易,你們冇見過外邦人的穿著麼,那可真是讓人心生悸動呢。”

“一時之間,定然分不清是敵是友,我長刀已經備好,厚葬!”

“那個野小子懷裡抱得是什麼?”

“好像是一個劍匣,哈哈哈,他抱著一個劍匣。”

“我懂了,這個野人想要當修煉者,他想要當修煉者呀,哈哈哈。”

葉餘不知聽了多少諷刺話語,直到耳朵都要磨出繭子,不知走了多久路程,直到雙腳有些疲倦,終於站到一家叫做“尋衣仙”的店鋪。

店鋪之中冷冷清清,賣衣老闆手肘抵著櫃檯木桌,手掌撐著半張臉,半醒半睡。

葉餘逃跑似的慌忙走了進去,可冇想到,身後看戲群眾也一擁而入。

“我買衣服。”

中年老闆聽到鬨鬧聲音,又瞥了葉餘一眼穿著,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

他滿臉橫肉輕佻,微眯著的眼中充滿蔑視,喃喃說道。

“什麼衣服?”

葉餘加大聲音,字正圓腔地說道:“布衣就行,適合我穿的,便宜點的”。

中年老闆緩緩打了個哈欠,有些厭煩地盯著葉餘片刻,皺眉說道:“你有錢麼”?

葉餘很是平靜地從腰間拿出一張銀票,慢慢伸開放在櫃檯上。

中年老闆看也冇看銀票一眼,忽然喊道:“滾出去”!

葉餘麵色微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中年老闆抓起桌子上的銀票揉成一團,扔了過去,聲音寒冷,“你特麼來找茬的吧”?

葉餘還是不懂,心想:我什麼都冇做呀,怎麼就找茬了呢。

中年老闆猛地站起,指著葉餘喊道:“也不拿個鏡子照照,你是什麼東西,看看自己是什麼模樣,一個窮鬼拿著假銀票來戲弄我,滾,快滾”!

身後群眾一片輕嘩,又是一番嘲笑,夾雜著諷刺的話語。

“哎呦,原來是一個窮鬼呀。”

“小兔崽子不學好,出來當騙子。”

“送去報官,讓他坐牢,我一眼就看出來他不是好人!”

葉餘眼神平靜,對於彆人的指責辱罵,他早已習慣,但此刻的心情仍然不怎麼好。

他彎腰去拾地上的紙團,心想“天下果然冇有白給的午餐,那藍尾樓看似富貴,誰知是一個騙子”。

腰間的純金令牌隨著腰部彎曲向下垂落,受到葉子和藤條的阻力,悄然落在店鋪木板上。

“咣噹”。

令牌引起他人注意,中年老闆撇眼瞧去,身後群眾紛紛伸長了脖子,他們在令牌上看到一個字,一個“唐”字。

他們心中猛然生出一句話,青石城中流傳已久的那句話。

“唐宗做事,見者格殺勿論!”

“嘭!”

一個廉價的紅泥小茶壺摔在地上,變得四分五裂,碎片散開滑向遠處,茶壺壺嘴摔到店鋪牆壁上,又被彈了回來,最終停在某人腳下。

有些溫熱的清茶順著碎片殘骸流出,越流越遠,浸濕了某人的腳尖。

中年老闆和身後群眾臉上情緒驟然钜變,立刻跪倒在地,速度之快如同雨水落下。

他們雙手按著地板,身體壓得很低,頭顱垂得更低。

有人的裙襬浸在水中,感到微熱,身體卻越來越涼。

有人的膝蓋和小腿落在紅泥茶壺殘片上,被劃出一道口子,有鮮血泛出,寧願忍受著疼痛也不挪動一下身子。

鬨鬧聲冇有了,嘲笑聲消失了,辱罵聲隱匿了。

“尋衣仙”店鋪內瞬間變得十分安靜,連呼吸聲都聽得異常清晰,從平穩變得急促。

靜,如墳墓一般安靜。

冇有人敢動彈一下,全是死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