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玄幻:逆天劍匣 >   第8章

四十丈的距離不長,隨著驢三靠近,葉餘感到四周氣溫微微下降,一股緊張壓抑的氣氛籠罩整個街道。

“二狗,乾得不錯,”驢三漸漸逼近,聲音粗獷,唾沫星子橫飛,“這病秧子的錢呢”?

二狗雙手有些顫抖,聲音也有些顫抖。

“驢三哥,剛剛經過巷子,裡麵有一處死角,這人把錢藏裡麵了。”

驢三在葉餘麵前停下,發出一聲冷哼,頗有嘲諷意味地說道。

“還知道藏錢,病秧子也有小心思。”

他伸出寬大的手掌,抓著葉餘的肩膀,猶如提起隻貓狗般,很輕鬆的就把葉餘提了起來。

“識相點,帶老子去拿錢。”

葉餘雙腿微微彎曲,有氣無力地垂著頭顱,把眼睛睜開一條縫,虛弱而又誠懇地說道。

“錢……錢給你,留我……留我一命,求求你了。”

驢三大笑幾聲以示迴應,並向著樹林充滿蔑視地瞄了一眼,完全冇有警惕,拖著葉餘消失在丁字路口拐角處。

隱藏在拐角處的劍匣像是受到了召喚,無儘之劍神不知鬼不覺地飛出劍匣,飛到葉餘手中。

下一瞬間,形勢逆轉,這把劍架在驢三脖頸上。

葉餘眼神平靜,聲音清脆,彷彿不是在威脅,而是和街坊鄰居說話。

“你們一共多少人,有什麼計劃?”

葉餘對待驢三的態度,和對待二狗的態度截然不同。

套孩童的話,要表現出悍勇毒辣,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使其感到無限恐懼,從而擊潰對方心理防線。

套漢子的話,冇那麼簡單。驢三本就是老江湖,殘暴不仁,爛命一條,威逼利誘或許行不通。

但若這時候表現的沉著冷靜,就會讓對方產生懷疑,引起猜測,為第二步創造機會。

驢三把臉一橫,雙眼一眯,露出不怕死的模樣,淡漠說道:“廢話少說,殺了我吧”。

葉餘早已算準不會這麼順利,輕輕搖了搖頭,聲音很是溫和,如同春天的微風,如同早上的初陽。

“既然你不說,我隻好走了,不過略施小懲,還請見諒。”

二狗脫了驢三的衣服,綁著他的雙手和雙腳,把臭烘烘的襪子使勁塞進他嘴裡,最後蒙上眼睛。

葉餘拾起兩塊石頭,猛地砸向驢三的耳朵,直到有血溢位,方纔離去。

驢三拚命地掙紮,像隻蟲子翻滾著身體,手腕和腳腕都被勒出一圈紅色印記,奈何被打了死結,久久無法掙開。

他支支吾吾地喊叫,想要讓同伴聽到,奈何被堵塞住了嘴巴,儘管喊得聲音再大,經過襪子過濾,傳出來的聲音如同蚊蟲,無濟於事。

他強迫自己保持鎮定,呼吸漸漸變得平穩,耳朵受到創傷,嗡嗡作響,血絲慢慢劃過整個臉龐。

這條小巷本就荒涼偏僻,人跡罕至,隻有微風經過,四周靜悄悄的。

……

“在這兒,驢三哥在這兒,快來幫忙!”

二狗的聲音傳來,隨後便是密集的腳步聲。

驢三心中升起希望,莫名又有一些燥意,慌忙再次翻滾著身體,發出嗚嗚的聲音。

二狗掏出還有些味道的襪子,站到一旁。

一隻腳猛然踩向驢三的頭部,忽然“啪”的一聲,頭部磕到地麵,這隻腳再次用力,幾乎要踩進泥土之中。

“那人跑了,一百兩銀子冇了,你都說了什麼?嗯?”

一道淩厲的聲音傳入驢三耳朵,同時那隻腳發出更大的力量。

驢三半張臉被踩得變形,彷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他異常狼狽,大口喘息著,不少塵土被吸進嘴巴。

“我什麼都冇說!”

“說謊!你什麼都冇說,那個少年能走麼?而且你都被打成豬頭了,快說實話。”

“我真的什麼都冇說!”

“山七很生氣,你知道的,後果很嚴重。”

“我說,我說。”

驢三趴在地上,異常煩躁,腦袋還在嗡嗡作響,聽著有些模糊的聲音,但清楚地聽到了山七的名字。

他明明什麼都冇說,對方卻不信,重要的是山七很生氣,不知道會帶來什麼後果。既然說實話不行,那就把知道的說出來幾條。

“快說。”

“我告訴他,我們一共十個人,樹林中有二十多道埋伏。”

“就這些?”

“就這些!”

踩在頭上的那隻腳終於挪走了,驢三的臉恢複了原來形狀,他長長舒了口氣,等待對方解綁。

二狗解開眼罩之後,驢三慢慢轉過身來,瞳孔瞬間放大。

他明白了,這是一齣戲。

葉餘把劍架在他脖子上的時候,就冇想過直接問出情報。

脫了他的衣服,蒙著眼睛,堵住嘴巴,捆住手腳,都隻是為了讓他放鬆警惕。

他們殺個回馬槍,讓二狗先喊出聲音,為了營造一切都安全的氣氛。

至於用石頭砸耳朵,是讓他分辨不清楚葉餘的聲音。

驢三眼神寒冷,他不再掙紮,不再喊叫,安安靜靜地看著葉餘,如一隻猛獸。

葉餘拍了拍驢三的肩膀,壓低聲音笑著說道。

“多謝你的情報。”

驢三雙眉驟然緊皺,麵部漲紅,牙齒“嘚嘚”作響,一口唾沫吐到葉餘腳下。

“呸!”

他有些自責,在江湖上混了這麼多年,怎麼被戲耍了呢?

他有些後悔,後悔冇有一巴掌忽死對方,再把他砍成肉泥。

他有些後怕,如果山七知道自己泄密,會不會扒了自己的皮。

二狗解開驢三手腳上的繩結,默默站在一邊。

葉餘從懷裡拿出一個錢袋,裡麵裝著九十九兩銀子,取出二十兩,分給二狗和驢三,麵無表情地說道。

“你們都已無法回頭,繼續幫我演戲。”

驢三猛然叫道:“二狗,你也……”

二狗後退兩步,低頭小聲說道。

“我是第一個被策反的。”

驢三歎息一聲,看著手中的十兩銀子,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普通人累死累活,一年都攢不了一兩銀子,葉餘出手便是十兩,說明他並不在意錢財。

“你想乾什麼?

“我要問問山七,關於修煉門派的事情,你們知道麼?”

二狗和驢三搖了搖頭,回道。

“不知道。”

葉餘心中略微有些失望,修仙門派向來神秘,普通人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隻有抓住山七這條線索了。

驢三穿好衣服,擦拭著臉上血跡,冷冷說道。

“山七性情暴虐,他纔不會解答你的問題,隻會殺了你。今天這事兒,就是山七聽說你有一百兩銀票,才召集我們過來的。”

葉餘神色平靜,手指在大腿外側不斷敲打。

“我想和山七單獨談談,至於那些同伴,你們能不能幫我拖住?”

驢三心想:就算回去也少不了一頓毒打,與其一直被當狗使喚,不如試一試,反特孃的一回,或許這小子真有辦法能解決山七。

他拍了拍滿是肌肉的胸膛,豪爽說道。

“冇問題!我本來是這片混混的老大,山七來了之後,把我們當狗用,早看不慣那小子了。 ”

……

一個精壯漢子背靠著樹,麵色疑惑,聲音沉悶。

“驢三哥怎麼還不回來?”

另一道極為尖銳的聲音響起。

“馬四,你著什麼急啊。”

馬四盯著無人的丁字路口,帶著些許燥意說道。

“牛五,我是擔心大哥,這麼久都冇見到人……人了。”

馬四的聲音拉得很長,他神色震驚,因為他看到丁字路口出現三個人。

葉餘一手拖著二狗,一手拽著驢三,扔在路口中央,如同丟垃圾一般。

他麵無表情地拍了拍手,盤膝而坐,手肘抵著大腿,手指撐著臉頰,漸漸閉上眼睛,似乎陷入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