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玄幻:逆天劍匣 >   第9章

山七雙手抱於胸前,緩緩睜開雙眼,頗有深意地說道。

“一個人變兩個人,兩個人變三個人,有趣,實在有趣。”

馬四忽然睜大眼睛,下意識的把刀握得更緊,神情變得猙獰,厲聲說道。

“驢三哥臉上有血,雖然有被擦拭過的痕跡,但還是有血。”

牛五大刀一甩,猛然砍向身旁的大樹,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

“我要去救大哥!”

山七冇有迴應,他一直盯著葉餘,想不通驢三是怎麼敗下陣來的,他總覺得有一絲違和感,卻又找不出問題出在哪裡。

四名男子壓抑不住心中的憤怒,齊齊站出。

他們手拿大刀,從樹林中顯出身影,一步一步的朝著葉餘走來。

宛如四隻猛獸脫離牢籠,渾身散發出極其磅礴的壓迫感。

小路上的氣氛再次變得壓抑,變得恐怖。

等到他們靠近,驢三忽然睜開眼睛,坐了起來,拍了拍地上的塵土,笑道。

“來,坐這兒。”

四名男子瞬間懵逼,怒火消失不見。

“大哥,你冇事?”

“大哥,咋回事兒?”

他們四人圍著驢三坐下,說說笑笑。

然後,他們都被策反了。

……

一支弓箭從樹林中穿梭而來,劃破平靜的空氣,發出淒厲地呼嘯。

“噗!”

那根弓箭射穿驢三肩膀的皮膚,射進裡麵的血肉,甚至深入骨頭,箭桿末梢隨之顫動,發出輕微的轟鳴聲。

血液如流水般噴湧,覆蓋著整條手臂。

驢三麵色痛苦,汗水從發間溢位,他低頭捂著傷口,長舒了口氣,再次抬起頭,眼中充滿寒冷。

“特麼的!”

“嗖!嗖!嗖!嗖!”

數枝弓箭從樹林中呼嘯而出,一息之後,林中樹枝微微顫動,又是數枝弓箭緊追而上。

“快,躲起來!”

天空被弓箭占據,如同雨水密密麻麻。

弓箭射入泥土,濺起陣陣塵土,塵土在空中盪漾,久久不能平息。

弓箭射入瓦礫,瓦礫刹那間四分五裂,碎片殘渣飛向四麵八方。

弓箭射入人身,鋼製箭頭刺穿皮膚,刺穿眾多血管,直至骨頭。

“保護大哥!”

“快,快點!”

“鋥!鋥!鋥!”

馬四眾人提高警惕,把驢三圍了起來,死死護在中心,一邊撤退,一邊揮舞著手中大刀,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一刀一刀地砍向飛來的弓箭。

被砍斷的弓箭簌簌而落,如同雨雪般紛紛落下,落在塵土中,落在枯葉上,輕輕彈起,發出輕微的聲音,被後麵的人踩進土中。

二狗發現情況異常,腳尖踩進土裡,腿部肌肉驟然發力,如同一隻靈敏的豹子,向著一旁撲去,蕩起層層塵土,捲起幾片枯葉。

葉餘第一時間立起劍匣,以劍匣作為盾牌緩緩移動。

“嘭!嘭!嘭!嘭!”

密集的弓箭射向劍匣,不間斷的發出沉悶撞擊聲,然後掉落在地。冇有弓箭能射穿劍匣,甚至不能留下一個印記。

“咻!”

一支弓箭射在鞋子的前端,射穿布料和縫紉的織線,最後把鞋子釘在土中。

差那麼極短的距離,弓箭就射穿他的腳指頭。

葉餘鎮定自若,目光專注,使勁拔出弓箭,掌心有些黏糊糊的,有汗水出現。

他再次拉起後麵的繩子,拖動著劍匣,另一隻手握著劍柄,斬斷飛來的弓箭。

片刻之後,七人全部躲了起來,隻不過有人出了點血,有人看著傷得很重。

弓箭來得快,消失得也快。

在他們毫無防備的時候,這波弓箭進攻無疑是最好的選擇,直接削弱葉餘這邊的力量。

山七帶領著剩下的四人走出樹林,極其囂張地走到丁字路口。

他眯眼盯著葉餘,臉上浮現出一抹邪笑。

“策反,不錯。”

葉餘還未來得及回答,驢三粗獷的聲音已經發出。

“猴九,你特麼敢射老子?”

“還有你,羊十三,我把你當親兄弟,你竟然對我動手!”

山七神情冷漠,撇了撇嘴,伸手掏著耳朵。

“驢三,識時務者為俊傑,不是誰嗓門大,誰就是對的。”

“放你孃的狗屁!”驢三突然罵道,“這是老子兄弟之間的事兒,與你外人何乾”?

山七眉頭輕挑,眼中泛著怒意盯著驢三,彷彿盯著一隻不聽話的狗,隻是這一個眼神,就散發出強烈的威壓。

驢三感受到冷凝而又憤怒的目光,頭皮瞬間發麻,肩膀上的弓箭已經被折斷,鮮血不停流出。

葉餘麵不改色,很是認真地打量著山七。

“他們的事就讓他們自己了結吧,我想問你幾個問題,哦,對了,我可以給錢。”

山七從鼻孔中發出一聲冷哼,伸手搓著下巴,頗有玩弄意味。

“說來聽聽。”

葉餘認真說道。

“我想修煉,你能告訴我如何去往修仙門派麼?”

山七情緒突然變得暴躁,有些不耐煩,聲音淩厲。

“修仙門派?修仙門派就是一群喂不飽的狼!”

葉餘不懂,所以他冇有說話。

幾息之後,山七麵色趨於平靜,擲地有聲地說道。

“我承認你有些能耐,不過,不夠!你冇有資格讓我回答。”

話還冇說完,山七手腕一翻,握著劍柄往前輕輕一送,出其不意的向著葉餘刺去。

從突如其來的箭雨中逃生之後,葉餘眾人不敢懈怠,每個人都關注著山七的一舉一動,自然也包括這偷襲一劍。

葉餘左腳退後一步,身子轉了半周,順勢斜斜後仰,輕易規避過去。

“你特麼就會偷襲,竟耍些陰招,丟不丟人,還是修行者,我呸!”

驢三破口大罵,反正已經撕破臉皮,今天之後是死是活還未可知,心中悶氣堵塞已久,不如趁著此時全都灑出去,罵個痛快。

山七出劍未中,倒也不在意,慢悠悠的把劍收回,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

“今天,你們都要死!”

“你嚇唬誰呢,你驢三哥是被嚇大的麼?”

驢三明知道打不過對方,也要罵地爽,至少嘴上功夫占點便宜。

葉餘想了想,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讓山七開口,如果自己逃走,將功虧一簣,下次再得知修煉門派訊息,也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自己今年已經十六歲,過了今年,就不能修煉了,所以此戰必須要打。

“麻煩你們去彆的地方打,我來會會山七。”

驢三正有此意,他強忍著肩膀的疼痛,拉著其他人走向彆處,很快就消失在道路儘頭。

山七也不在意,對他來說,冇有了驢三,還會有張三或者李三,現在驢三一夥兒已經亂如散沙,死傷殆儘纔好。

小路上很是安靜,地上塵土被風吹起,落在更遠的地方。

鋥的一聲!

山七眉間佈滿霜寒,首先出劍。

這一劍的速度比剛纔更快,力量更猛。

長劍如閃電一般刺破空氣,發出動人心魄地清鳴,藉著淺淺風勢,不由分說得直指葉餘麵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