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吾界。

玄渾道域,中玄洲。

太玄山脈,天闕聖宮。

雜役峰。

“諾,周無相,這是你個月的資源,好好珍惜在聖地最後的時光吧。”

“真不知道你在乾什麼?在聖地待了十年時間,居然還是肉身四重,怕是一頭豬在聖地……”

一殿宇門口,一男一女正在給周無相分發六月的修煉物資,其中的女子容顏姣好,看完周無相的卷宗後,神色不屑,喋喋不休的吐槽道,但話語還冇有說完,便被男子阻止。

隨後那男子向周無相歉意的說道:“抱歉師弟,我師妹不會說話,冒犯之處,望師弟海涵。還有,一個月後就要進行晉升考覈了,還是希望師弟不要自暴自棄。”

說完,便拉著女子離開了,但隱約還能聽見女子的話語:“什麼嘛,我說的明明是事實,哪兒錯了?”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周無相的俊逸的臉龐臉龐上滿是苦澀,他望著遠處的鋪滿雲海的早霞,愣愣出神,歎息道:

“好不甘心啊!都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了,天賦還是如此的差。”

周無相對比一些普通人,他的資質還算可以的了,但放在聖地就有點不夠看了。

“難道真的要回到家族,繼承那一畝三分地,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修煉者嗎?”

周無相本是藍星普普通通的大學生,因身患絕症,不治身亡,轉世來到此界。

這個世界,名為昆吾界,是一個正兒八經的玄幻大世界,疆域無比浩瀚,有道域數千。

每一個道域動輒便是橫跨幾百萬裡。

道域之下,又有洲域存在。

每一個洲的麵積都堪比前世的藍星百倍大小,凡人窮極一生都難以走出一洲,乃至一個道域。

隻有修者,依靠傳送陣或者飛舟,才能領略他域風采。

當然,有修為至強者,撕裂虛空,以肉身橫跨道域。

在這個世界,無數巨擘勢力並起,俯瞰著光陰歲月,傳承萬世而不朽。

有占據洞天福地,傳承萬世的宗族勢力。

有統治萬裡河山,虛無縹緲的運道皇朝。

有主宰一域,神秘莫測的修煉聖地。

而周無相此世所在的家族,隻是一個偏遠小城的普通修煉家族,傳承普通。

來到如此一個波瀾壯闊,可能實現長生久視的世界。

周無相自然不甘心呆在家族坐吃等死,守著那一畝三分地。

如果哪一天運氣不好,很可能還會死於不明強者的交戰餘波中。

所以,周無相在很小的時候,就發誓要成為一個至強者,逍遙天地間。

他依靠著前世的記憶,展現出他異於常人的聰慧。

一歲識得文字數千。

三歲便可背誦詩文千篇。

六歲著作傳世詩文。

……

一時之間,文曲星降世之名,不脛而走,傳遍方圓百裡。

這成功引起了天闕聖宮——駐地長老的關注,八歲時被其帶到了天闕聖宮。

但周無相資質有限,較於普通人隻是強上幾分,勉強有了入門修行的條件,但也隻能從雜役弟子做起。

如若不是他孩童時期展現出了異於常人的聰慧,聖地怕是早已將他驅離。

十年時間過去,他的修為還停留在肉身境四重,這還是在聖地不俗資源的堆積下,纔有此等修為。

若不出意外的話,一個月後,他還在是這種修為的話,他極可能會被聖地驅離。

想到這裡,周無相自嘲似的笑了笑:“蒼天不憐,此生又是鬱鬱久居於人下。”

隨後,他深呼吸再吐出,以此減少心中的鬱氣。

不管結果如何,他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隻要希望尚存,一切都皆有可能。

周無相一邊向修演殿堂趕去,一邊在心中給自己打氣。

修演殿堂是聖地專門為雜役弟子所設。

每天早晨都會有長老在那裡為弟子講解一些基礎的修行知識、世界認知、曆史文化,全程免費,每個雜役弟子都可以去旁聽。

這也是聖地的一些基礎福利之一。

周無相來到演講殿堂時,早已是人滿為患。

但他剛進門時,他卻愣住了。

“這……”

隻見一道淡淡的虛擬螢幕,展現在周無相的眼前,上麵顯示著各種數據,如同遊戲麵板一樣,無比玄幻。

【姓名:王休】

【境界:觀想六重天】

【年齡:三百一十八歲】

【命格:命有富貴(紫)】

【人生劇本:凡塵子弟,一朝運氣蓬髮,加入天闕聖宮,後因資質有限,止步於外門,被聖地分配到低級王朝駐地監查。而後在此地偶獲機緣,突破至觀想,被聖地調回,做了一個玄級長老,此後一帆風順,安享晚年。】

【近期劇本:無】

……

在他愣神之際,王休卻是開口了。

“周無相你杵在那裡乾嘛?趕緊進來呀。”

“抱歉長老,我馬上進去。”聞言,周無相壓下心中的激動之色,俊逸的臉龐上帶著歉意,向著王休說道。

隨著周無相走進殿堂,立馬騷動起來,竊竊私語。

“此人就是周無相嗎?十年時間了,此人修為居然還在肉身境四重,這可是有著聖地的資源加持啊,這麼長時間居然才這點修為。”

“這麼廢,他是怎麼留在聖地的?”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此人據說在孩童時期就展現出了超凡的靈慧,故而被破格收為雜役。”

“不過,他已經滿十八了,一個月後,他還是肉身境的話,怕是難以通過考覈,十有**會被聖地驅離了。”

“哈哈,那可太慘了。”

“十年時間,怕是一頭豬放在聖地,都已經起飛了吧?”

“確實。”

大多數對於此事早已熟悉,冇有說話,隻是慢慢等待著講解開始,同時他們也要進行考覈,冇有資格嘲笑。

隻有一些心懷嫉妒之人,眼神中帶著輕蔑,幸災樂禍的嘲笑道。

憑什麼周無相八歲就能被聖地收為雜役?而他們要十三歲纔可以。

憑什麼周無相能夠在雜役峰待十年?而他們隻能待五年。

隻要再給他們五年時間,他們一定能突破至紫府境,晉升為外門弟子。

他們嫉妒、不甘,所以他們極度嘲諷,

“肅靜!”

隨著王修的一聲輕喝,殿內立馬安靜了下來。

看著周無相的背影,王休眼神中帶著一絲惋惜之色。

“為人謙遜有禮,平時也是勤奮刻苦,但就是資質受限,不然說不定今後真的是一方強者,可惜了!”

“一個月後的考覈,怕是難以通過咯。”

雖然他平時教導弟子,時常將天賦不是第一要素掛在嘴邊,但那不過是激勵弟子而已。

在這個世界,冇有天賦,身世低微,想要有所成就,可太難了。

古往今來,也不過五指之數。

所以,對於周無相一個月成功突破至紫府境,他是不相信的。

人各有命,也許離開聖地對於周無相來說,也是不錯的選擇呢。

輕輕的搖了搖頭,王休便準備開始講解。

……

對於一些人的嘲笑,周無相併不在乎,而是對剛纔出現的虛擬螢幕搗鼓起來了。

“係統嗎?而且似乎能檢視他人的人生軌跡,有點像前世小說中描述的人生劇本係統。”周無相麵露沉思,暗道。

他又向他人看去,集中意誌後,那虛擬又顯現出來了。

【姓名:李華】

【年齡:十五】

【境界:鍛體八重】

【命格:王室子弟(綠)】

【人生劇本:王朝嫡子,天賦愚鈍,托關係進入天闕聖宮,而後被驅離,不情不願回到王朝,繼承王統,酒池肉林二十年,被宗室推翻,自縊於王宮之中。】

【近期劇本:無】

……

【姓名:張三】

【年齡:十七】

【境界:肉身四重】

【命格:平平無奇(白)】

【人生劇本】:小宗門宗主的私生子,資質中等,穩紮穩打進入外門,而後泯然眾人,喪命於三年後與魔教聖地的大戰中。

【近期劇本】:今日上完早課後,進入宗門坊市,在一百二十號攤位,淘得一枚靈品築靈丹,服用後,成功突破紫府境,順利通過外門晉升考覈,進入外門。

……

“……怪不得被分為雜役弟子,這劇本也太差了吧。”

連續檢視百來個人,周無相忍不住吐槽道。

同時,他也是總結了這個資訊欄的作用,能檢視他人的人生軌跡,以及一些天賦資訊。

其他欄目周無相一目瞭然,但這命格一欄卻讓他有些迷糊。

隨著這念頭剛剛落下,一道訊息緩緩在周無相眼前飄過。

【命格:生靈生來具有,順應命運大勢,極難更改。生靈誕生之際便被命格決定了命運軌跡,有些生靈,命格高貴,天生便是王者,俯瞰眾生;有些生靈,命格低賤,天生便是草寇,卑微如塵土……命格分七等,從低到高,分彆為白,綠,紫,紅,金,紫金,赤金】

周無相若有所思,這係統功能有限啊。

他似乎隻能那劇本描述中,獲取一些機緣資訊,從而去截獲機緣。

“但有這些也夠了,足夠讓我崛起了。”周無相眼眸明亮,暗暗想到。

在觀看了這麼多人之後,近期有機緣收穫的,僅有一人。

就是那位叫張三的雜役,近期會獲得一枚築靈丹。

他隻能對那位叫張三的老兄說抱歉了,等一下他要去截胡了,他真的非常需要它。

以後他崛起了,他有條件了,會重新給他一些機緣的。

隨後,他又凝神檢視起了自己的資訊。

這一看直接讓周無相震驚了,不自主的說了一句國粹。

“我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