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拍賣行。

拍賣台上。

一女子身穿淡紅色的旗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高貴典雅,不卑不亢的說道:

“歡迎各位貴賓,來參加本次的拍賣行。”

話落,台下一陣歡呼。

“終於見到萬象城的第一美女了,果然是傾國傾城啊。”

“冇想到今天真的是予馨小姐,來主持今天的拍賣,此行不虛啊!”

“真是一個尤物,如果能與予馨小姐睡一覺,此生也算是無憾了。”

“……”

無數人竊竊私語,說著各種汙言穢語。

見狀,蘇予馨也是不惱,嘴角依舊掛著淺淺的笑容,說道:“今天的拍賣確實由我主持,希望各位貴賓能買到滿意的東西。”

“我宣佈今天的拍賣正式開始,第一件要拍賣的東西是……”

看著台上的蘇予馨,周無相眼中亦是有著驚豔。

【姓名:蘇予馨】

【修為:鍛體九重】

【年齡:25】

【命格:破繭成蝶(金),天乙貴女(金)】

嗯?

“看來來頭不小啊?在曆練紅塵嗎?”周無相目光驚疑,內心猜測。

“此物乃是一修士在太古禁地所得,具有安魂,定心,增強神魂之效,名為定魂草,副作用會使人昏睡半月,起拍價100中品靈石。”

“現在開始競拍。”

“120中品靈石。

“150”

“……”

稀稀疏疏的叫拍聲,顯然大多數人興趣不大。

周無相撇撇嘴,他在聖地古籍中看過此物的記載,安魂、定心的功效倒是真的,但增強神魂的能力卻是微乎其微的。

當然,對於特定的一些人群依然是寶貝,比如說道心不穩,快要入魔之人。

定魂草,最終以1200中品靈石,被一老者拍下。

1上品靈石=1000中品靈石=10000下品靈石。

隨著時間流逝,一件件商品被拍賣出。

其中自然也包括那破障丹,被人以六塊上品靈石買走。

雖然破障丹成功的機率極低,但隻要境界不高於觀想境,它都能破除一次境界桎梏。

對於一些達到壽命大限的人有大用。

周無相看見一些商品也是極為心動,但怕待會兒資金不夠,他一直忍住冇有出手。

同時他一直觀察著林澈,隻要他出手,周無相必定出手。

因為凡是被主角盯上的東西,必定是非凡的。

……

“此物乃是一大修士的家族遺傳之寶,裡麵有驚人至寶,但奈何這保護盒子禁製非凡,難以打開,我行曾派出三災境長老出手,都未曾將其打開。此物應大修士要求,必須以1上品靈石起拍,請各位貴賓酌情競拍。”蘇予馨看著那黝黑的匣子,慎重介紹道。

“現在競拍開始。”

終於又過去了一個時辰,隨著蘇予馨的介紹,那林澈的神情終於有了變化。

隨著蘇予馨話語落下,現場一片沉寂,誰都冇有開口,顯然是在權衡利弊。

畢竟這東西誰也無法確定裡麵有好東西,而且誰也不能保證一定能將其打開。

畢竟三災境的巨擘都無法打開,他們怎能有把握將其打開。

“2上品靈石。”

“……”

“11上品靈石。”

“12上品靈石。”

“14上品靈石。”

沉寂了一會兒,還是有人感興趣,出手競拍了。

林澈冇有立馬出手跟拍,而是等差不多要進入倒計時時,他纔出手。

“15上品靈石。”

他聲音非常平淡,聽不出任何的情感波動,彷彿他拍賣隻是因為感興趣。

周無相撇撇嘴,出手跟了一下。

“16上品靈石。”

林澈愣了一下,他記得前世是15上品靈石成交的啊?而他出價理應是最高的了,應該是能拿下的。

怎麼重生回來就變了?難道是因為蝴蝶效應?

不過這次林澈冇有猶豫,直接出手了,但這次報價的浮動有點大。

“20。”

顯然他想直接以高價,嚇退他人。

果然他這麼一弄,許多人放棄了,但唯有周無相冇有放棄。

林澈:“21。”

周無相:“22。”

這次林澈反應過來了,有人和他搶這個東西或者說有人和他在惡意競價。

他麵無表情的朝周無相這方看了一眼,看見周無相身上的服裝,他眸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

“天闕聖宮的小爬蟲嗎?還是我那好大哥派來噁心自己的?”

“哼,以為我看見天闕聖宮的人就會怕了嗎?”

林澈在心中不斷猜測,隨後又報了一手價。

“25。”

“26。”周無相依舊不多不少的加了一塊靈石,同時觀察著林澈的反應。

見他麵色還是冇有變化,他心中感慨道:“養氣功夫很足啊!難道是一個老怪轉生的主角?還是一個重生者?”

想到這裡,林澈心中一凜。

隨後他也不在意,他依舊記得此人不敢在聖地山下動手,說明聖地有人能威脅到他的性命。

隻要他不出聖地,等他晉升為真傳弟子後,找長老圍毆了他,看他如何蹦躂。

“27。”林澈又試著報了一下價格。

但周無相依然緊追不捨:“28。”

隨著周無相話落,現場一片片驚駭聲,連二樓的那些貴人都被驚動,投下了感興趣的目光。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敢博敢賭了嗎?”一個老者感慨道

“為了一個不知道是否確定的機緣,出這麼高的價格真的值得嗎?”有人附和道。

“28塊上品靈石,這都可以買一具靈品道兵了。”

“……”

眾人如同看傻子般,來回在兩人之間掃視。

然後又看向了林澈,看看他會不會繼續跟拍。

這次林澈放棄了,隻是深深看了一眼周無相。

他依舊麵無表情,其實內心在滴血,因為他知道裡麵有一滴大帝精血。

前世他記得有人在此拍行中,買到了這個禁製黑匣子,然後將其獻給了自家的一個瀕死老祖,而後禁製被破解。

那老祖依靠這大帝之血,直接活出第二世,成就至尊。

雖然帝血珍貴,但林澈不得不忍痛放棄,畢竟這裡麵還有一樣東西更珍貴。

不能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一百二十三號客人出價28塊上品靈石,還有冇有人競拍?”蘇予馨神態優雅,笑盈盈的問道。

“現在進入競拍倒計時。”

“三。”

“二。”

“一。”

“現在我宣佈,這物品歸一百二十三貴客所有。貴客可持相應靈石到後台領取。”

“下麵我宣佈,下一件物品拍賣開始。”

隨著蘇予馨話語落下,周無相眼前一道資訊也是緩緩顯示。

【截胡主角機緣,獲得1000氣運值】

“我滴乖乖,氣運這麼多嗎?”周無相咽咽口水。

片刻之後,這件物品也是被賣出。

而下一件物品,便是那神秘玉簡。

“接下這件物品,是一件特殊的物品,乃一奇人在無儘界域中尋得,裡麵疑似一部法品功法的配套道術,但似乎需要修煉那功法的人,才能打開。

那位奇人自知與此道術無緣,故而將其掛在拍賣行進行售賣,起拍價10塊上品靈石。”蘇予馨如實介紹道。

“現在競拍開始。”

這次有非常多的人蔘與競拍,畢竟最低都是法品的道術,很難不讓人心動。

當然,本來就是衝著這玉簡來的林澈,神色也是有了細微的變化。

直接參與了拍賣。

差不多時間過了半刻鐘左右,拍賣結束。

【截胡主角機緣,獲得2000氣運值】

不出意外,周無相直接以72塊上品靈石拿下,但也差不多掏空了他的家底。

同時他也是鬆了一口氣,差點就不夠了。

幸虧那林澈冇有靈石了。

結果也不複所料,這機緣對林澈頗為重要,直接給了他2000氣運值。

而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一個隻值50靈石左右的法品道術居然叫得這麼高。

瘋了吧。

當然,也有人猜測兩件物品是非常不凡的,才引得兩人瘋狂競價;也有人猜測兩人有仇,才互抬價格。

此時林澈的內心早已怒火中燒,神態也不複剛纔的掌握天下的那份雲淡風輕,臉色陰沉的看著周無相,彷彿要擇人而噬。

他在內心瘋狂咆哮:“該死!該死!都該死!”

“魔九,你告訴我,除了我重生外,還有冇有其他人,為什麼此人會和我搶這兩樣東西?”

“主人我保證,除了你冇有彆人了,至於為何會這樣,我猜測是因為蝴蝶效應引起的。”魔九戰戰兢兢回答道。

聞言,林澈也是冷靜了下來,麵色恢複如常。

在未來魔九是他親自祭煉的,加上吞噬了那麼多生靈本源與命輪,是最接近那一步的至強道兵。

他不信有人也能辦到。

隨後他又對魔九吩咐道:“魔九,給此人種下一枚渡魔印,以後確保我能輕易找到他,我要他生不如死。”

雖然極度心痛,但林澈還冇有失去理智,在聖地範圍對其弟子出手,絕對是找死的節奏。

而且還是未來他都要忌憚幾分的天闕聖宮。

冇有了這兩件機緣,可能會延遲他的崛起,但小命冇了就真的冇了。等他崛起了,再慢慢找周無相算賬。

“是,主人。”魔九無奈,擷取一絲本源,對周無相種下渡魔印。

一縷縷黑煙,透過真實之界,無形無相,非至尊不可見,似是扭曲了規則,悄無聲息的纏繞在周無的身上。

周無相冇有感到任何異常。

見狀,林澈舒了一口氣,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周無相。

周無相也不懼,和他對視,回了一個微笑。

看見這幕,這讓情緒剛剛平靜下來的林澈,氣血再度湧動。

冇再管林澈,懷著愉悅的心情,周無相回到了天闕聖宮。

開啟他瘋狂的抽獎大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