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那晚霞如同金粒灑在了大地上,天上的宮闕與山峰上連綿不絕的殿宇在它的映照下,神聖而又璀璨。

連地位最低的雜役峰,此時也是褪去了凡塵之色。

回到住處的周無相,一切準備就緒,神情激動,對腦海中的係統說道:

“抽取命格。”

【單次抽取/十次抽取。】

“單次抽取。”

那日的光景再現,片刻的恍惚後,一道道文字在周無相眼前顯現。

【抽取結束,恭喜獲得白色命格[碌碌無為]。】

“……”

“開門不利啊。”

“希望佛祖、齊天大聖、昊天玉帝保佑,小子給你們問好了。”周無相向那些神佛如是祈福道。

“單次抽取。”

【抽取結束,未抽取到任何命格。】

“呸,都他媽是封建迷信,我就知道不靠譜。”周無相表示很無語,直接開罵,隨後對係統說道。

“算了,咱也不整那些虛的了,直接十次抽取。”

話落。

周無眼中的命運長河,劇烈流動,比單次抽取更加輝煌神秘,一道道光芒掉落。

【抽取結束,恭喜獲得白色命格[碌碌無為]×2、[平平無奇]、[略有作為]。】

【恭喜獲得紫色命格[霸王在世]】

【恭喜獲得赤金命格[皇道之主]碎片×1。注:集齊10碎片可合成。】

周無相凝神,輪空四次,四個白色命格,一個紫色命格和一個赤金命格碎片,還算不虧。

接著他又開啟四次單次抽取。

【恭喜獲得白色命格[碌碌無為]*2】

【恭喜獲得紅色命格【塵埃洗淨】】

有一次冇中,但獲得一次紅色命格,也是大賺。

隨後,他開啟十連抽。

“十次抽取。”

【抽取結束,恭喜獲得白色命格[凡人體魄]】

【恭喜獲得白色命格[平平無奇]×3】

【恭喜獲得白色命格[碌碌無為]】

【恭喜獲得紫色命格[氣質非凡]】

【恭喜獲得金色命格[聖人之姿】

輪空了三次。

周無相雙眼微縮,他冇想到又抽取到了一個金色命格。

“這次真的起飛了呀。”

他再次確認了一遍,在心中嘀咕。

片刻之後,壓下心中的激動之色,又把剩下的氣運值抽完。

【抽取結束,恭喜獲得白色命格。】

【恭喜獲得紫金命格[混元聖體道胎]碎片×1。注:紫金命格集齊5片,可合成紫金命格。】

【恭喜獲得金色命格[至尊重瞳]。】

“時來運轉呀,冇想到有一天我周某人也會當歐皇。”

“果然,不論在哪裡,唯有單抽加十連,纔會出好貨。”

周無相俊逸的臉龐上,笑容抑製不住,隨後他將兩個金色命格和一個紅色命格裝載。

不是說他不想全部裝載,而是目前似乎隻能裝載四個命格。

周無相裂開,隨後他將主麵板喚了出來。

【姓名:周無相(宿主)】

【修為:肉身八重】

【年齡:十八】

【命格:天人之命(紅),塵埃洗淨(紅),聖人之姿(金),至尊重瞳(金),[第五命格裝載格未解鎖,花費10000氣運值可解鎖]】

主麵板現在可以說是非常豪華了,堪比一些弱點的主角了。

裝載所有命格後,周無相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他估摸著,以他現在的天賦,怕是與一般聖地的聖子不相上下了。

當然,天闕聖宮的聖子肯定是不能比的。

天闕聖宮的聖子選拔條件是非常苛刻的,除卻天賦資質,還要闖過通天塔,方能承擔聖子之位格。

所以,至今一萬多年了,天闕聖宮的聖子之位依舊是空著的。

當然,每當天闕聖宮的聖子出世,必是驚天動地,橫壓一個時代,將聖地的威勢推上另一個巔峰。

隨後,周無相又點開了次麵板。

【命格:天人之命(紅),塵埃洗淨(紅),聖人之姿(金),至尊重瞳(金)】

【裝載命格:碌碌無為(白),平平無奇(白),略有作為(白),霸王在世(紫),氣質非凡(紫),混元聖體道胎(紫金)碎片×1,皇道之主(赤金)碎片×1】

【氣運值:10】

【命格星海:[運值不足,不可抽取]】

簡單檢視了一番後,周無相拿出了剛纔截獲的兩份機緣,進行研究。

一個四四方方的暗黑盒子,頭大腳輕,蓋身上刻有金色紋路。

另一枚玉簡,和前幾天周無相在源石中開出的那枚玉簡非常相似。

於是他照葫蘆畫瓢,想將神識探入其中,但都無濟於事,彷彿石頭落入了大海,掀不起任何波瀾。

搗鼓了半個鐘頭,他毫無所獲。

無奈,周無相隻能放棄,等他修為高深或者晉升真傳弟子後,去尋求一個地級長老幫忙看看。

旋即,他也是盤腿而走,投入了修煉之中。

畢竟再過幾天就是晉升考覈了,他要儘快突破紫府。

在那些恐怖命格的加持下,周無相的修煉速度一日千裡。

尤其是那[聖人之姿]的加持最為恐怖,至於另一個金色命格雖也有加持,但作為一個神通類的命格,與[聖人之姿]遠遠不能相比。

一日時間轉瞬而逝。

周無相天賦現在是非常恐怖的,屬於絕世妖孽行列,他調動著數之不儘的最微粒子,在身體最深處終於找到了第九道肉身桎梏。

他神情略顯激動,

但就在那一刹那,周無相感覺到一股難以言表的惡意,壓製他的身體、神魂、真靈。

他的真靈似乎落入阿鼻地獄,正在遭受無窮鞭撻。

彷彿,他隻要敢踏出那一步,必將被天地厭棄。

周無相眼神一凝,連忙穩住心神。

他冇想到這一重桎梏,會如此恐怖,他還是低估了衝擊肉身極境的難度。

現在的周無相進退兩難。

他調動全身底蘊力量,全力衝擊著那肉身桎梏。

他不能退,因為他知道這一退必是萬丈深淵。

古往今來,每一個衝擊肉身境高重失敗的人,全身筋骨碎裂,肉身深處的最微粒子失去活性,此生再也難踏入紫府境,永遠被困於肉身境,生不如死。

故而,昆吾界的生靈大多數都是突破至肉身五重後,安安穩穩的就此突破至紫府境,不敢去冒險嘗試高重肉身境,更彆說九重肉身極境了。

雖然說在肉身境每突破一重,生靈的資質、潛力、底蘊都會成幾何倍數的增加,但肉身境界一重一生死可不是鬨著玩的,每多一重境界相應的風險也是成倍數的增加。

唯有大毅力者,天賦絕世者纔敢去嘗試。

“破啊!”

周無相怒吼,在命格的加持下,底蘊耗儘,終於衝破了第九重肉身桎梏。

就在此時。

他身上綻放無窮神光,沖天而起。

一枚枚玄妙符文,從他的身體中湧現出來,改造著他的身體。

天闕聖宮的靈氣、道韻被調動,如風暴一樣,形成漏鬥,先向周無相灌溉而去。

周無相在進行著一場蛻變,比之前麵的突破都恐怖。

聖地無數人被驚動,向雜役峰周無相住處投下目光。

連天闕中的長老和真傳弟子都被驚動。

“神光沖天、靈氣倒懸,天,這……這是有人突破肉身極境。”

“道韻流轉,看樣子還是肉身極境大圓滿。”

“看這方向,似乎還是一個雜役弟子。”

“這……這什麼鬼,都被分去雜役峰了,居然還能突破至肉身極境,難道是聖地對其的天賦,檢測錯了?”

“簡直不可思議。”

“這是聖地百年來的,第五位肉身極境的弟子吧。”

在九天上的天闕中的某一處洞天秘境內,一精神矍鑠的白髮老者眼眸開闔,露出一絲精芒,向下方看去。

目光似乎穿透了時空,連那禁靈陣都似乎無法阻止,直接看到了周無相。

“命格奇特,天賦無雙,是一個好苗子。”老者麵帶笑容,稱讚道。

隨後,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周無相這邊,早也脫變結束,但他依舊心有餘悸,如果不是他抽中了兩個金色命格,後果不堪設想。

旋即,他內視己身,檢查一下身體的變化。

此時的他,肌膚晶瑩剔透,如羊脂白玉,無瑕無垢。

在他的體內,一道道經脈再度被拓寬,堅韌渾厚。他的骨骼上烙印著璀璨的金色符文,神秘莫測。

周無相估計,現在的他,單憑肉身強度,可與靈品低階的道兵相媲美了。

周無相神色滿意。

就在這時,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憑空出現,無風無瀾,微笑道:

“小友天賦不錯,老夫這裡有一樁機緣可給予小友,可讓小友一窺傳說中的肉身十境——完美之境,不知小友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