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艙門打開從上麵下來了三個人!

為首一人齊肩的短髮,臉上附著一層冰晶,穿著一身特戰迷彩服,整個人散發著一種迫人的寒氣,讓人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正是三天前找過自己的清冷女子!

右邊一人全身籠罩在一件黑色的鬥篷裡,讓人有些詭異的是,離她隻有不到一米距離的張進,竟然看不清她的樣子!隻覺的他周身朦朦朧朧的!但依稀能從身段上判斷出應該是個女子!

左邊一人倒正常,長長的雙馬尾,黑色的牛仔褲,一件緊身的小皮襖,麵容清秀可愛,身材嬌小玲瓏,怎麼都是一個初中生的樣子,隻是那胸前實在偉岸,不禁讓張進聯想到一個詞,有容乃大。

見到三人,趙文軒剛要上前為張進和趙雪介紹一下,為首的女子卻先開了口。

“我叫嚴冰,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教官,趙組長,你先隨我來一下,小妖,你去和他們做一下交接!”說完便徑直走了。

“還真是冷若冰霜呢!”張進心裡嘀咕著。

熟知她性子的趙文軒苦笑搖頭,和三人打了個招呼,便緊隨其後的去了。

這時左邊的那個嬌小少女一頭紮進了馮柔的懷裡,使勁的蹭了蹭,膩聲道:“柔姐好久冇見你了,好想你啊!一會兒你先給我做一個心理輔導,我都被我爺爺給關出抑鬱症來了!”

馮柔一臉的溫柔,輕輕的揉揉少女的頭髮,答了聲“好”。

接著從馮柔懷裡鑽出來的少女又看向張進,說道:“我叫小妖,也是你們的教官,你就是爺爺說的那個能力很特殊的年輕人?看著也不年輕嘛,鬍子都一大把了!對了對了,快告訴我,你的能力是什麼?”

張進聽到少女是教官後,立馬站直身體,大聲說道:“報告教官,我叫……”

“停!”張進還冇說完,便被名叫少女喊了停。

“哈哈,柔姐,你們這是從哪兒撿來的這麼一個實誠的人,讓他說啥就說啥,太可愛了!”小妖笑的前仰後合。

隨即又笑嘻嘻著對張進說道:“這位同誌你要記住了,你的能力除了自己相熟的人和自己的頂頭上司以外,最好不要讓外人知道哦,這也是對你最好的保護,還有就是,你既然有特殊能力,那麼估計也是一個靈能者了,那麼就不要隨便報出自己的原名了,免得被有心人調察你的身份!”

張進一愣,隨即尷尬的回答道:“知…知道了,教官!”

接著又聽小妖問道:“你之前的職業是馬戲團的嗎,怎麼還帶了一個小猴子?不過還蠻可愛的!”

說完,小妖伸手就要去摸張進頭上的小猴!

張俊見狀,立馬往後退了一步,忙不迭的說道:“教官不要,這猴子會打人的!”

他旁邊的趙雪聞言不禁把右手往後縮了縮!

對,趙雪就是第一個受害者,之前她也是看見小猴太可愛了,想去撫摸一下,結果被狠狠的敲了一錘子,現在的手還隱隱作痛。

小妖聞言,不禁一愣,抬頭看向小猴,果然見它衝自己呲牙咧嘴,而且兩隻小爪子已經變成了兩把小鐵錘,作勢要敲。

小妖眼睛一亮,驚訝的道:“這個小猴子竟然是個異常生物嗎?好可愛啊!快、快告訴我它是什麼能力!”

張進聽完不禁一頭黑線,剛纔不是還讓自己保密來著?怎麼轉頭就要打聽起來了呢?

小妖見張進冇有回答,瞬間反應過來。吐了吐舌頭道:

“嘻嘻,一時激動,忘了!”

接著她又看向趙雪:“這是小雪妹妹吧,之前總聽老趙誇他的妹妹文武雙全,在警校更是各項成績樣樣第一!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不過老趙倒也捨得,把他的妹妹給拉進來!回頭得問問他怎麼想的?”

趙雪被她說的尷尬不已,隻好低頭不語。

小妖也不在意,而是招了招手對他們說道:“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先去讓妍姐給我做一下心理輔導,等小冰冰來了記得和她說一聲!”

小冰冰…不知道嚴冰教官聽到這個稱呼後,會不會把少女吊起來打屁股!張進在腦海裡幻想了一下那個場麵,彆說!還挺刺激!

不一會兒,嚴冰和趙文軒走了回來,聽說小妖去做心理輔導了,倒也冇說什麼,隻是坐在一旁靜靜的等待!

趙文軒則走到二人說道:“張進,小雪,一會你們就跟著嚴冰隊長她們走吧,記得去了以後一切都聽從嚴冰教官的指示!”

說完趙文軒上前抱了抱趙雪,把她拉到一邊似乎要囑咐些什麼!

然而這就讓張進尷尬不已了,任誰麵對這麼一位冰冷的女神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於是就開始打量起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鬥篷少女!

能讓這個少女全身籠罩在薄霧當中,應該會是件異常物吧!

張進把精神力集中在少女身上,這也是他前幾天研究出來的,那就是有主的異常物收容所是不會主動去解析的,隻有他主動去探查才能觸發解析,而靈能者,條件更加苛刻,要身體接觸才行。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趙文軒第一次使用那把能隨便開彆人家門的鑰匙時,收容所並冇有解析,第二次使用時,則是因為他強烈的好奇心才觸發瞭解析。

“叮,檢測到異常物,開始解析

異常物:蜃珠

級彆:安全級

遠古蜃之精魄所形成!喜女子!

能力:可改變周身環境,隱匿自身!”

張進恍然,原來是這件異常物叫蜃珠啊,難怪看不清容貌!這倒是和自己的麵譜功效差不多!

對麵的鬥篷少女突然發現對麵的大鬍子一直盯著自己看,而且表情相當猥瑣!嫌惡的瞪了他一眼,一揮手,身形消失不見!一留下一絲漣漪在空氣中波動!

我去!消失了!這可比自己的麵譜厲害多了啊!張進看的目瞪口呆!

一旁的嚴冰發現異常,有些奇怪的掃了一眼藏起身形的鬥篷少女,又看了看同樣不明所以的張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還好,這時小妖和柔姐有說有笑的回來了!那邊的趙文軒和趙雪也交談完畢!這才緩解了這邊的氣氛!

坐上離開的直升機,張進看著這座待了一年多的都市,又回想起這兩天的經曆,心中感慨萬分!

自己這是已經踏上一條完全不同的路了啊!

一路無話!哦,也不是無話,小妖和趙雪就相談甚歡,一路無話的其他三人!一個大冰塊,一個小透明,然後就是張進,隻是整個飛機裡除了駕駛員就張進一個男的,他又實在不好意思開口搭話!

還好飛機飛的很快,時間不長就到了目的地,眾人走下飛機,發現已經身處深山叢林之中!一座訓練基地就那麼屹立其中!

進去基地,嚴冰先對著趙雪說道:“趙雪,你去準備一下,明天就可以跟著其他人一起訓練了!”

趙雪乾脆利落的答道:“是!教官!”

然後嚴冰又看了看張進。

“趙文軒冇有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可以給自己起個假名!”

張進撓了撓頭,思索了片刻:“那…那我就叫張三吧!”

旁邊的小妖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還真是隨便啊!”

嚴冰掃了一眼小妖,語氣清冷的道:“好笑嗎?我覺得他這個名字挺好!”

接著他又轉頭對張進說:“你的能力趙文軒已經跟我說了,放心!我會給你保密的,至於你的訓練方法,和他們不一樣,你隻需要訓練精神力即可!而且你要學習的地方也不在這裡,因為還有人要等,這兩天你先在基地裡休息,等待他們過來以後再說!”

張進愣了愣,說道:“難道我不用和趙雪他們一起訓練嗎?”

“你不用!這些不是你訓練的重點!”

聽完了嚴冰的話,張進愣住了,合著自己前兩天白激動了啊,自己竟然不用跟他們訓練!

但是自己想鍛鍊體魄啊,還有個小猴子等著自己去使用呢!張進立馬說道:“教官!我可不可以和他們一起訓練啊!我也想鍛鍊一下體魄!”

嚴冰淡淡的掃了張進一眼,說道:“我並不是有意不讓你訓練,你要知道訓練的那些人不是軍中兵王,便是警界精英,他們本來的體魄就遠勝於常人,哪怕這樣,他們在這邊訓練中依然苦不堪言。

而你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你的加入定然會拖他們的後腿,你要知道這邊訓練的並不隻是他們的體魄,還有他們的團隊協作能力。

到時候因為你的加入使他們的懲罰加倍,他們就會排斥你,甚至敵視你!

再說你的能力是輔助性的能力,完全冇有必要做這些。”

誰說我的能力是輔助性的能力,張進心裡嘀咕著!

張進也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感受到嚴冰語氣中的輕視,他哪裡會服氣。

況且他已經收容了三個異常物,根據零的介紹,他的神魂力上限已經增加!體魄應該也能增強一些。

所以張進抬起頭來,眼神堅定地對嚴冰說道:“教官,我還是想加入訓練,希望教官給個機會,我一定不會拖他們的後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