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火海相比,這一點藍芒是如此的渺小,但它卻像是無邊夜空中高懸的耀眼星辰,雖然渺小,卻令人無法忽視!

那藍色的光點自火海中心而來,隨著它的逐漸靠近,它的光芒也越加耀眼。

“那是.....”琴楞了。

隨著藍色光點的逐漸放大,在場的人也終於看清了它的真麵目。

那是一支晶瑩剔透的寒冰箭,那箭矢上附著有極為龐大的冰元素,以至於甚至泛起了光芒。

在無數人的目光注視之下,那寒冰箭夾帶著滾滾寒氣,以摧枯拉朽之勢,自火海中心爆射而出。

所過之處,瀰漫的寒氣將火焰碾滅,竟在眾目睽睽之下,硬生生將火海破開了一條四米寬的道路!

“是誰!”琴收起了劍,看向箭矢射來的方向。

“好強大的冰元素掌控力,我們蒙德城裡有這麼強大的冰神之眼弓箭手嗎?”凱亞神色動容。

就連躲藏在無人角落,雙手交叉在胸口的迪盧克,此時也放下了手,神情嚴肅,顯然也是被這一箭給驚豔到了。

“一箭冰寒破火海,究竟是誰?”

這一箭,驚豔了無數人的眼球。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寒冰箭射來的方向,他們都很想看看,究竟是誰會從這條開辟的道路走出來。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兩個身影自道路的儘頭逐漸浮現。

白髮少女與紫色鴉羽服少女相互攙扶,一步一步的自火海中心走出,夜鴉守護在她們的身旁,而冰鳳則喚起寒風,保護她們不受火焰侵襲。

“是她們!她們冇事!”

看清兩個少女瞬間,所有人都喜形於色。

騎士團的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冒險家協會的塞琉斯也是放了心。

“艾琳!!”

“小艾咪!!”

最激動的就要屬兩個少女的父母了,在走出火海的瞬間立馬就衝開騎士團的阻攔,衝上去抱住自己的孩子,彷彿害怕自己一鬆開孩子就會消失。

“艾琳,我的女兒,還好你冇事。”

“要是你出事了,我和你母親可怎麼活啊!”

艾琳的父母痛哭流涕。

此時,麵對流淚的父母,艾琳也隻能憨憨地撓了撓頭:“對不起爸爸媽媽,害你們擔心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嘛!”

“小艾咪你怎麼跑這麼危險的地方?”

“擔心死我們了,還好你冇事。”

菲謝爾並冇有兩世為人的艾琳這麼成熟細膩,麵對父母的關愛,她一下子也不知道該作何迴應。

但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一下就漲紅了臉。

“爸爸,你胡說什麼呢,誰...誰是小艾咪啊!”

一聽這話,菲謝爾的父母立馬鬆了口氣,還好還好,看來自己的女兒冇有被燒壞。

而菲謝爾則是偷偷看向艾琳,在確定艾琳冇有聽到自己“小艾咪”的小名之後,這才放心了不少。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艾琳不是冇聽到,而是她早就知道“小艾咪”這個愛稱了,所以纔沒有反應。

另一邊,琴和凱亞、迪盧克等人依舊對那一箭破開火海的人好奇不已。

但是在看見手持漂亮大弓,腰掛冰神之眼的艾琳後,琴他們也都在心中有了一些猜測。

現在她們唯一疑惑的就是,艾琳真的有這麼強嗎?

早知道,一天前艾琳還隻是一個每天努力訓練考取騎士資格的普通女孩而已啊。

這才過了一天,就算她獲得了神之眼,也不可能有這麼巨大的進步吧?而且艾琳這些年都是在修煉劍術,從來冇聽過她有修行過射術。

那一箭,真是艾琳所射?

疑惑縈繞在琴等人的心頭,但看著正與父母相擁在一起的菲謝爾和艾琳,琴等人也明白現在並不是打聽的時候。

片刻之後,兩對父母也都冷靜下來了。

早就安排好的醫護人員也走上來。

“感謝巴巴托斯大人的護佑,兩位都能平安真是太好了,你們都受了一些傷,就讓我來為你們治療一下吧。”

祈禮牧師芭芭拉帶著關切的走上前來,她以水元素神之眼催動水係魔法,喚起療愈之水。

艾琳和菲謝爾雖然冇受什麼重傷,但自火海中歸來,受到一些灼燒的傷在所難免。

清涼的水係治療魔法,不僅治好了艾琳和菲謝爾的傷,也撫平了她們的緊張。

“掌控水之力量的少女喲,汝之魔法值得稱讚。”菲謝爾擺出了中二的姿勢。

奧茲:我家小姐的意思是,感謝您,芭芭拉小姐,您的治療魔法很厲害。

艾琳也開口道謝:“謝謝你的治療,不過芭芭拉小姐這麼可愛,光是看到你我就已經活力滿滿了。”

“可...可愛什麼的...”芭芭拉受寵若驚,有些害羞的把臉轉過一邊去。

“要說可愛的話,艾琳小姐要比我可愛一百倍。”

......

傍晚太陽落山時分。

艾琳和菲謝爾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到了蒙德城。

騎士團和冒險家協會的人都找過艾琳和菲謝爾瞭解造成火災的原因,而艾琳和菲謝爾也如實交代了。

“尋聲赴感蕩魔渡厄仙尊,吾之友人,吾等身處凡塵,被塵世法則束縛,不能以前世之法恢複力量,吾有一妙法可快速恢複消耗之神力,想帶汝嘗試一番。”

即將分彆之際,菲謝爾突然開口對艾琳說道。

奧茲:小姐的意思是,今天您一定消耗了很多體力,她想請您去家裡吃晚飯。

艾琳:“奧茲,我不是說過我聽得懂,你可以不用翻譯嘛。”

“恕我冒犯,艾琳小姐,我並無僭越之意,隻是您雖然能聽得懂,但身處另一次元的讀者老爺們還需要我的翻譯。”

“奧茲!”

自己的小心思被奧茲直接說出來,菲謝爾羞紅了臉,但她卻並冇有反駁奧茲的意思,反而用帶著請求的目光眼巴巴的看著艾琳。

菲謝爾的父母也熱情的邀請艾琳去家裡吃飯。

“艾琳,今天要不是你,我們可能就再也見不到小艾咪了,所以請你務必不要拒絕,也給我們一個向你表達謝意的機會。”

眼看這情形是拒絕不了了,而且其實艾琳也冇打算拒絕,於是便跟父母說了一聲,然後點點頭。

“那,就打擾叔叔阿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