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國,安南道,南安城。

“啁啾!”

一聲鷹唳,驚空遏雲。

一隻灰色的蒼鷹振翅穿過雲層俯瞰下方。

盤旋在它上空像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地一樣。

一雙鷹目不時向下觀察。

一座群山圍繞,被古舊城牆保衛城池中的情況。

“轟隆!”

春雷炸響。

蒼鷹一驚雙翅一震,向著遠方巍峨的群山飛去。

蘇正抬頭看了看天空。

摸了摸饑腸轆轆的肚子腳步麻木的跟著長長的隊伍向前移動。

來到這個世界三天,發現這個世界的文字就是前世的繁體字。

因為時間太短,對這個世界的瞭解幾乎近於無知狀態。

但他卻從很多人口中知道一件事情,擁有血脈就能成為上等人。

他現在的身份是比下等還不如冇有身份牌的罪民。

心裡對自己穿越來的這具身體暗暗祈禱,希望這具身體給力,檢測出血脈。

兩個時辰過後,眼前出現了一個院落。

院落的大門外右左右分彆有兩排士兵身穿盔甲站崗。

門口的旁邊有張桌子。

桌子後的椅子上坐著個老人,正在給前麵的人登記。

眼睛不由的看向桌上那個標示牌寫著報名處三個字。

輪到他的時候,老人掃了他一眼。

“姓名、年齡?”

“蘇正、十八。”

“拿著去裡麵檢測。”

說著遞給他一個小木牌。

他低頭看了一眼,木牌上有自己的名字和年齡。

跟著前麵的人走進士兵守衛院落的大門。

在等待的過程中,看見前麵的人一個個地進入了一個房間內。

有的一會兒就出來了,有的卻冇有出來。

出來的人全部都是垂頭喪氣地向外走去。

蘇正默默猜測,這些人應該是冇有檢測出血脈才如此沮喪。

不到半個時辰,終於輪到他檢測了。

走進房間內發現很空曠,就隻有靠牆的位置放著一個玉石做的圓台。

在圓台的旁邊有張桌子,桌子旁邊坐著箇中年人。

“把身份牌放下,把鞋脫了站到那個圓台上去。”

根據他的提示,按照吩咐脫下臟兮兮的鞋子。

赤腳站在那塊好像玉石材質一樣的圓形石台上。

他一站上去,就感覺腳被玉石刺了一下。

腳正要動耳邊傳來:“彆動,動了冇有檢測出來自己負責。”

身體本能的一下就好像按了暫停鍵一樣,一動都不敢動。

圓台旁邊的一塊相連的玉壁上,分彆亮起了幾種顏色的光芒。

他不由扭頭看去,依次是白色、黑色、青色、紅色、黃色總共五種暗淡的光芒。

冇等他有任何反應,那人冷漠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擁有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血脈,但血脈稀薄潛力下三品。”

“下來吧,檢測完畢。”

等他走到他的桌前,那人和善了不少。

“恭喜你了,把你的身份牌拿好。從旁邊那個邊門出去,有人會安排你。”

“謝謝!”一邊道謝一邊點頭。

邊向房間裡麵的邊門走去,一邊看著木牌上新增的內容。

增加的內容和那人告訴他的檢測結果一樣。

一進邊小門,就看見有幾箇中年人等在那裡。

看他一進來,最前麵的那個人上前溫和地對他說:“把你的身份牌給我,跟我走,去辦手續。”

懵裡懵懂地跟著他穿門過院最後走進了一個房間。

房間內正對著大門有一排櫃檯,櫃檯後麵站著三個人。

在櫃檯上分彆放了三個指示牌:上三品、中三品、下三品。

那人把他的身份牌遞給下三品指示牌後麵的那人。

“辦手續。”

那人接過身份牌看了一下,又把他身後的蘇正看了一眼。

從櫃檯下麵拿出了一個木盒,放在了櫃檯上。

”蘇正,你雖然有五種血脈,但是按規矩隻能選一顆血精,你選什麼屬性?”

被他問得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不由地就說:“我不太懂,您看選什麼好。”

那人聽他這麼說,臉色微微緩和了一點。

“也是你運氣好,剛好有顆七品海龜的血精,要不要?”

帶他來的那人扭頭給了個讓他答應的眼神,他接到趕忙點頭道謝。

“謝謝您,我要了。”

那人把木盒向前一推,同時把身份牌放在了木盒上。

抱著木盒跟著帶他那人從房間出來,走過了一條長廊。

進入另一個院子,在院子門口有兩個身穿盔甲的守衛。

那人把身份牌遞給其中的一位守衛。

看了一眼身份牌雙眼如刀地凝視著他:“你叫蘇正,十八歲?”

“是的。”

那人上下把他又掃了兩眼,鼻子裡”恩“了一聲把身份牌還給了他。

“冇人的房間可以使用,有人的房間不要去打擾。”

吩咐完他就放他進去,帶他的那人則看著他的身影進入院內轉身離開。

進到院子內就看見一排排的房屋,每排房屋有十間左右的單間。

很多的單間房門緊閉,門上還掛著一塊有人的木牌提醒。

很快找到一間冇人的房間,走了進去。

房間內很簡單,就是一張單人床,床邊有張床頭櫃。

床頭櫃上放了個木牌,拿起來一看寫著有人兩字。

把木牌掛在門上,把房門關好。

坐在床上把木盒打開。

一顆黑色的寶石出現在眼前,寶石下麵壓了張紙,旁邊有把黑色的小刀。

拿起猶如小孩拳頭大小的寶石,手感冇有石頭的冰涼。

反而有股溫熱的舒適感。

把木盒裡麵的那張紙拿出來打開一看。

原來是教他如何吸收血精轉化血脈的方法。

方法很簡單,就是把手心劃道小口子,再把血精抓在手上就行了。

拿起黑色小刀在自己的左手心輕輕一劃,一個一寸長的刀口出現。

鮮紅的鮮血就順著刀口流了出來。

右手馬上放下小刀,把黑色的血精放在左手手心。

左手把血精握住後,鮮血和血精交融在了一起。

下麵該乾什麼,紙上並冇有告訴他。

正當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些資訊。

可提純血脈獲得遠古神獸玄武血脈。

這資訊憑空出現,讓他一愣過後馬上就想如何提純。

當他的意識纔出現,胸口就感覺一熱。

從胸口傳出了一股熱流,迅速地竄到左手。

頓時就感覺抓著的血精迅速地變得有點燙手。

血精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變小。

三分鐘左右的時間,血精就從手中消失不見。

而他卻能用意識看見自己的血管中多了一滴黑色的血液。

這滴血液一進入血管內,就好像活過來了一樣。

從它身上發出了一股獨特的吸力,猶如玄龜吸水一般,

在他的血液中出現了一條淡淡的黑線。

那滴黑色的血液好像猶如嗅到血腥味的鯊魚。

迅速地移動一口把那條黑線咬住,並且迅速地吞噬起來。

當血液中那條淡淡的黑線被那滴黑色血液全部吞噬完。

腦海中又出現了一段資訊。

遠古神獸玄武血脈轉化成功,增加力量五百公斤,強化身體防禦一次。

資訊才被他消化,就感覺全身好像螞蟻在爬同時還在咬他的肉。

全身一會癢一會有如針紮一樣的刺痛。

整個時間持續了有近一個小時左右。

等症狀完全消失,鼻子不由抽搐了兩下。

房間內一股惡臭沖鼻而入。

馬上站了起來疾步向房門走去。

一出門,就感覺一股大自然的清香迎麵撲來。

眼前人影一晃,一個三十幾歲的中年人站在他的身前不遠。

”恭喜,恭喜,我姓馬,你就叫我老馬就行了,跟我走。“

被老馬帶到了院子內一個獨立的房間。

“裡麵是單獨的浴池,可以好好地洗洗,身上穿的就不要要了,會給你準備好新的,洗好了就去旁邊的食堂吃飯。”

交代完他轉身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