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正遠遠地吊在三人的身後,看著他們得意洋洋地哼著不知道從哪聽來的小調。

最後快走到西城區才轉進到臨街旁邊的一條巷道。

因為怕把人給跟丟了,快步走了幾步。

在巷道門口看見裡麵的光線很暗,進去十米左右有個十字路口。

冇有猶豫就繼續走了進去。

才走到路口,昏暗的巷道左邊傳來問話。

“朋友,你從酒館這一路跟了這麼久,是不是跟我們兄弟說道說道。”

聲音有點沙啞,但依然清楚地傳到他的耳中。

心裡感歎:原來自己早就被髮現了,看來真不是吃這個飯的人。

馬上也就釋然,畢竟前世他也就是一個做辦公室的管理人員,可冇有學過怎麼跟蹤人。

站在那裡先向右邊巷道看了一眼,果然另兩個人站在房屋屋簷的陰影中。

既然被對方發現,在電光火石之間想清楚自己應該怎麼麵對。

示敵以弱,故意退走。

也不回答轉身就向回頭走。

隻是他才走兩步,背後就有兩條人影向他撲來。

兩人一左一右分彆把他的雙臂從後麵給拉住。

其中一個嘴裡還說道:“既然來了就不要走,看你這細皮嫩肉的也能賣個好價錢。”

感覺自己的雙臂被抓住,他身體本能地一停。

順勢向後一靠,感覺肩膀貼上了兩人的身體。

背靠著兩人雙臂同時發力,用胳膊肘向後猛的頂去。

五百公斤半噸的力量,撞在身後的兩人的胸膛上。

“砰、砰。”兩聲身體相互撞擊的聲音幾乎同時在巷道內響起。

抓著他雙臂的兩人,身體猶如猛的被車撞了一樣。

身體騰空雙雙向後麵的牆壁飛去。

其胸口的位置,有明顯的凹陷形狀。

人飛在空中嘴中就噴出了鮮血,鮮血中還有破碎的內臟肉沫。

“砰、砰。”兩聲悶響再次在巷道響起,被身體撞到的牆壁出現了明顯的裂痕。

說來話長,前後兩次的聲響間隔不超過三秒鐘。

才走到路口的黑皮,看了眼倒在地上汙水中的兩個同伴。

雙人從和對方見麵到倒下的時間,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

他根本就冇想到事情完全超出預想,脫離了掌控。

蘇正雙肘一頂到身後的兩具身體,就感覺抓著自己雙臂的手鬆開了。

接連聽到幾聲悶響,身體同時轉身。

看見黑皮站在離他四五米遠的距離,一臉震驚的望著他。

他看到對方想說什麼,根本就不等他開口就衝了上去。

腳下一用力,身體就如奔牛衝向前方。

但冇有想到,就在他身體要和對方接觸的時候。

黑皮手上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狹路相逢勇者勝。

這個時候隻能向前,他左手抓向對方的刺來的匕首。

隻是他一個全憑身體本能毫無打鬥經驗的人。

顯然在技巧上無法比的過經常用匕首的黑皮。

他左手還冇有抓到匕首,對方手向旁邊一滑就向他的胸口捅來。

左手本能地往回一縮,擋在了匕首前進的道路。

黑皮本想收回再捅,可蘇正身體已經離他不到一米的距離。

匕首直接捅進了擋在胸口的左手臂,隻是讓他冇有想到的事情又發生了。

鋒利的匕首才捅進去胳臂一點後,就像前麵有鋼板擋住了無法再前進。

冇有多想,他當即就想把捅出的匕首收回來。

蘇正衝到對方身前,隻感覺左胳臂好像被針紮了一下,微微的疼痛傳來。

看到對方右手想收回,左手臂猛地向外一撥。

黑皮隻感覺右手拿著的匕首,傳來了一股洪荒之力。

右手無法再握住匕首,手一鬆匕首就被一下給撥飛出去。

身體也被右手傳來的巨力給帶的站立不穩。

衝到他身前麵對著麵的蘇正,看到對方右臂向外一甩,身體不由地一晃。

腳步不穩向後退了一小步。

早已經準備好的右拳,如出洞的火車頭一樣。

向著對方寬闊的胸膛打去。

“砰!”

五百公斤的力量再加上他身體的衝擊力。

一聲拳肉相交的衝撞聲,又在小巷中傳出。

蘇正隻感覺拳頭打在了一塊肉板上,稍微有一點阻力後就暢通無阻的把肉板打穿。

黑皮隻感覺自己胸口一痛,全身的力氣頓時從胸口迅速抽走。

不由地睜大著雙眼,嘴巴正準備想說什麼。

一口帶著內臟的鮮血,衝口而出。

由於蘇正身高比對方矮了近十公分,身體和對方的身體靠在了一起。

那口鮮血大多噴到了他的身後。

但還是有星星點點的血腥碎末,濺到臉上。

濃濃的血腥味一下衝進鼻腔內,人一下回過神來。

右手本能地一甩,穿在手臂上的黑皮像塊破布一樣被甩出五六米遠。

“砰!”的一聲撞在旁邊的牆壁上,反彈到了地上的汙水中。

屍體蜷曲在地上,麵對著他的雙眼猶如銅鈴,死不瞑目。

他的呼吸有點急促,眼光從一個個屍體上移過。

清楚地知道自己殺了三人,雖然他在跟蹤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但真正的事情發生了,一時還是感覺有點茫然。

這時隻感覺胸口一陣噁心,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胸腔中翻滾。

腸胃一陣蠕動,再也忍不住。

“哇......”

就在巷道中吐了起來。

首次殺人的不良反應,算是兩輩子第一次嘗試到了。

把胃裡吐乾淨了的人才感覺舒服了不少。

情緒也慢慢緩了過來,

這個時候,三具挨著不遠的屍體處憑空出現了一股旋風。

蘇正眼睛猛地睜得老大,這旋風和自己穿越前遇到的何其相似。

冇有任何猶豫,身體本能就衝向著那旋風衝去。

才靠近就感覺身體皮膚表麵,有一股刺骨的陰冷寒流衝進了身體內。

冇有等他有任何反應,胸口玉珠微微一熱就產生了一股吸力。

衝進身體內的那股亂竄的寒流,就被玉珠的吸力給控製。

寒流從身體的各處迅速地流向玉珠,最後在玉珠中消失。

就在玉珠開始吸收寒流的時候,他的意識已經聯絡上了玉珠。

就看見玉珠散發著玉潤的光澤,吸收了身體內的寒流後。

玉珠有十分之一的部分顏色變深同時更透明瞭。

那透明的部分好像有股霧氣在玉珠內遊蕩。

當第一股寒流才被吸收掉,又有一股寒流接著衝進身體內。

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吸收完了這股寒流。

整顆玉珠有十分之二的部分顏色變深變透明。

看到這他不由想到,難道玉珠吸收的那股寒流是什麼奇怪的能量?

但從他一個月來學習到的簡單知識知道。

死人會招來陰獸,陰獸最喜歡吞噬人類的屍體。

這也是他敢殺這三人的原因。

要是冇有陰獸幫他處理掉這三具屍體,對他確實有點麻煩。

陰獸普通人是看不見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衝進身體內的那股寒流到底是什麼。

就在他把注意力都放在玉珠身上的時候。

那倒在汙水中的三具屍體,都在迅速地消失。

都是從腳開始,迅速地向身體上部移動。

等他發現身體內的那顆玉珠整個的透明發亮的時候。

已經冇有寒流衝進他的身體內了。

雙眼這才觀察起了巷道中的情況。

眼中驚訝的光芒閃爍不停。

看到不遠處原來倒在地上的三具屍體全部消失不見了。

地上隻遺留下了三人的衣物。

三步兩步走上前去,把衣服都給搜了一遍。

三人身上總共搜出了近三十個金幣,全部裝在黑皮衣服內的一個口袋中。

並在那個裝錢的口袋中,還發現了一個雕有花紋的木牌。

木牌的一麵寫著個影字,另一麵寫著二十三的數字。

想了一下把木牌和錢袋放進自己的胸口藏好。

把三人的衣服全部打了個包裹,提在手上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