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和日麗。

南安城西商業區域的街道上。

幾名身穿官府衙役服飾的官差正在街道上巡邏。

其中一位三十幾歲的中年紅臉漢子,眼光無意掃過臨街福來酒樓大門旁邊的牆角。

看到牆上不知道是誰隨意塗鴉的一隻鳥的形狀。

眼中瞳孔一縮,故意扭頭向左右街道看了看。

“你們等我一下,我去方便一下。”

“宋頭,那我們就在老魏的茶館等你。”

宋剛點頭確認,向著旁邊不遠的巷道走去。

這條巷道正是牆上那隻鳥頭所看向的方向。

走進巷道不遠,就在旁邊的牆壁上,鳥的圖案再次出現。

他一路隨著鳥圖走了四五條巷道,前麵出現了一個衚衕。

走進去十幾米就發現前麵冇路了。

正準備轉身,身後沙啞的聲音傳來。

“就站在那裡聽著,在驛站有個這次成功轉籍的年輕人叫蘇正,轉化的是七品海龜血脈,得到的應該是力量增加能力,盜團的成員黑金剛和他兩個跟班被他所殺,把這個訊息透露給他們,然後......”

宋剛認真聽完對方的安排,腦海中確認記清楚了,才答道:“是,我明白了,我會按您的要求把事情辦好。”

等了一會兒,身後卻冇有任何聲息。

慢慢地轉過身,看見身後地上放了一個錢袋。

上前把錢袋拿起,看都冇看就放進自己的口袋中。

走到巷口觀察了一下,確定冇有人看見才又順著原路返回。

.

.

.

蘇正回到驛站房間,拿出韓安國送給他的軍牌。

軍牌是金屬打造,正麵上書雷霆二字,反麵是四縱韓安國五個字。

看著這塊他本人的軍牌,腦海中不由回憶起他對自己說的話。

“奔雷拳你已經練到家了,並且比我練得都強,還在這裡完全是浪費時間,你的天賦高,如果想學更好的,拿著這塊軍牌去雷霆軍,算是剩下十一個月的補償吧。”

他自己也冇有想到,自己隻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學成畢業了。

現在還不是用它的時候就把軍牌收好,先去吃晚飯。

剛出門就碰到了一月冇見,見多識廣的吳兄。

兩人在吃飯交流中,得到了想要得到的資訊。

第二天一大早,出了驛站就向城西的商業街區走去。

他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在驛站的斜對麵有兩箇中年乞丐蹲在牆角。

看到他從驛站出來,其中一位對另一位使了個眼色。

那個頭髮像雞窩一樣的乞丐,站起身遠遠的跟在他的身後。

商業街區主要由三條街組成。

根據街道的位置剛好是個工字型。

商業最繁華的西一街中段,有一五開的大門臉。

大門的正上方一塊銅匾,上書百寶堂三個金字。

蘇正用了半個時辰走到了百寶堂的大門口。

站在門外對自己的黑色長袍上下掃了一眼,又向左右兩邊看了看。

吸了口氣,心裡暗暗給自己打了打氣,抬腳昂首闊步走上台階。

主要是口袋裡錢太少,心裡有點虛隻能裝一下了。

他一進百寶堂,跟著他的那中年乞丐躲在屋簷角從身上拿出了個竹管。

打開蓋子放出了一隻黑色的飛蟲,把才寫好的字條放進綁在飛蟲身上的信筒中。

口中發出一聲命令,飛蟲震翅一道黑光從他手心消失不見。

他並不知道身後發生的事情,一心隻想著買自己需要的血精。

進門就有個年輕的夥計一看他身穿黑色長袍就笑臉相迎。

“這位公子,歡迎光臨百寶堂,您裡麵請。”

邊打招呼邊把他引到櫃檯邊上。

櫃檯內坐著一位頭髮有些花白的老人,一身藍色長袍麵帶微笑地看著他。

蘇正對他開門見山地問:“老先生,我想看看你們百寶堂的血精。”

老人站起了身,用熱情的目光凝視著他。

“不知道你想看哪種品級的血精?”

“不知道你這裡血精的價格是?”

老人麵帶微笑的冇有馬上回答,而是輕聲問道:“小哥應該清楚朝廷規定吧。”

點了下頭:“當然明白買賣上中品血精要登記,所以隻要介紹下三品的血精價格就好。”

老人聽他這麼一說,點了下頭:“九品十金幣一顆,八品五十金幣一顆,七品一百金幣一顆。”

報完了價格依然麵帶微笑地注視他,等著他給個確切的答覆。

想到自己口袋中的金幣也就夠買兩顆最低品級的九品血精,心裡暗暗的歎了口氣。

“這次就看看九品的就好,不過價格能不能再少點?”

他還不忘砍下價,主要還是口袋裡金幣太少,冇法。

“小哥是第一次來,就當小店和你交個朋友,那就少一個金幣一顆,不知道你要幾顆?”

聽到對方口中這高水平的銷售話術,笑著伸出了兩個手指。

老人並冇有因為他要的數量少改變態度。

依然麵帶微笑的問道:“可有具體要求?”

“金、火兩種屬性的血精拿給我先看一下。”

聽他這個要求,老人彎腰從櫃檯下拿出了兩個長方形的木盒子。

盒子一米,寬半米,高三十公分,一左一右放在他麵前的櫃檯上。

他把兩個盒子直接打開,看見兩個盒子中有不少的血精。

每個盒子內的血精顏色都是差不多的,顯然都是同屬性的。

隨手拿了一顆金屬性白色血精,眼光好像在聚精會神認真地檢查。

其實意識卻聯絡上了玉珠。

馬上腦海中出現了這顆血精提純後的資訊。

可惜資訊中提到的血脈並不能讓他感到滿意。

搖了搖頭,把它放到一邊。

又拿起了一顆,就這樣一顆一顆地挑選了起來。

眼看金屬性的血精就要選完了,卻依然冇有選到讓他滿意的。

老人臉上的笑容這時候有點淡了,連看他的眼神都有了點審視的意思。

心裡不覺得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彆家派來故意找茬的人了。

還好,在盒子中還剩下最後三顆血精的時候。

選到了滿意的血精,能提純出遠古凶獸窮奇血脈的血精。

拿著這顆白色中有點混沌的血精,對著老人笑了笑。

“老先生,金屬性的血精我就選這一顆了。”

說著把它放到了一邊。

看到他選到滿意的血精,老人臉上笑容真誠了不少。

選好了金屬性的血精,就再選火屬性的血精。

從另一個盒子中拿起了一顆紅色的火屬性血精。

用同樣的方式開始尋找能能提純出讓他感到滿意血脈的血精。

冇有想到這次拿起第三顆血精的時候,腦海裡出現了一段資訊。

提純血脈後能獲得遠古聖獸金烏血脈。

右手上拿著這顆讓他滿意的血精,左手又把放在旁邊的那顆金屬性血精拿起。

舉起了雙手,抬頭麵帶微笑地對老人說:“我就要這兩顆血精。”

說完從口袋中拿出了十八枚金幣放在櫃檯上。

買到了自己想要的血精,心情不錯。

夥計站在門口麵帶笑容的歡送他離開。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才把臉上的笑容收起。

買完了血精,心裡就想著該到哪裡去找屍體來引陰獸。

邊想邊向回頭走,才走過一個街口,就感覺身後有人靠近。

因為是在商業街區,並冇有在意依然閒庭信步向前。

身後一個二十幾歲,身體瘦高的男子從身上拿出了個布口袋。

一個箭步竄到他身後,雙手拿起口袋就從頭向下要把他籠住。

背部突然被人碰了一下,還冇等他有所反應,眼前一黑。

一個布袋子套在了他的頭上,冇有等口袋再向下套下來。

身體向後一靠,肩膀貼上的身後那人胸膛上。

右胳膊肘用力向後頂去。

“砰”一聲蒙響。

右胳膊肘頂在身後那人的小腹上。

這次對力量有一定的控製,冇有直接頂穿對方的身體。

但對方卻直接頂飛出七八米遠之外。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就在他頂飛對方的同時。

幾根扁擔劈頭蓋臉地打在他身上。

左手護住頭部擋下了打下來的扁擔,右手把套在頭上的布袋一把扯了下來。

眼睛才見光明,眼前就出現了白色粉狀的東西向他麵部灑來。

腳尖用力點地身體猛地向後退去,並且順勢連續幾個懶驢打滾。

雖然姿勢很不雅觀,但此時的效果卻出奇的好。

一個月的打確實冇有白挨。

滾的同時觀察著周邊的情況。

確定身體已經離開了石灰的籠罩範圍才順勢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