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白並未開啟龍泉寶藏,這東西對他來說冇什麼用,反正是個噱頭,有袁天罡和李世民的記憶。

錦繡河山,豈不手到擒來?!

薑白拉過李星雲。

“小子,你今年多大了?”

李星雲一時還有些不適應,身份轉變的有些快。

“呃…18?”

薑白看著緊張的李星雲,說話都有些不自信。

“罷了罷了,想不到我皇室血脈,淪落到這個地步了。”

“你可有喜歡的人?”

李星雲不自主的看向了姬如雪。

撓了撓頭。

薑白偷笑,但按照李唐血脈的延續,開口道:“有就好,早些生個孩子,已做繼承,我看得出來你不喜歡朝堂政事,生完孩子你就可以遠走了。”

李星雲麵色一紅,這老祖宗要求的太快了吧!

這時袁天罡上前道:“陛下,您所擁有的身子,也有皇室血脈。”

“嗯?”

薑白眉頭微蹙,他當然知道,但李世民不知道。

“如此,倒也不用麻煩了。”

袁天罡恭敬退下。

薑白現在可以徹底拋開主角團,名正言順登基稱帝,隨後複辟大唐。

等完成後,就可以獲得袁天罡的認可,完成心願任務。

“此地是何處?

“回陛下,苗疆。”

袁天罡說著,繼續問道:“陛下是否登基?”

薑白搖搖頭:“不急,等這天下儘歸我囊中之物時,再登基不遲!”

“那現在…?”

袁天罡問道。

薑白轉過身子:“釋出詔書,大唐歸來,凡交兵權者,仍為唐臣,凡自立反叛者,誅!”

袁天罡抱拳一禮,即刻傳書不良人四處散播訊息。

如此氣魄,眾人更加確定了薑白的身份,而李克用義子的李嗣源,也不敢生有二心,自比李世民,他不過瓦礫,更何況,還有袁天罡在。

“聽你說,河東一帶現今可用?”

“不錯,陛下若以河東為基,西納鳳翔,東收成都,北定遼國,南平吳越,霸業可定!”

袁天罡這般說著,心中激動,這是他佈局天下,收複天下的計策。

薑白滿意的點點頭。

“如今天下大勢,朕尚需熟悉,你整理些情報呈上來。”

“是!”

眾人開拔,直往河東。

………

與此同時

不良人分散各地,大唐詔令,也傳遍了天下,各地藩王收到訊息,心中都是一震。

袁天罡就猶如達摩克利斯之劍,而這召令,就是一個信號,這劍要飲飲血了。

薑白他們還未抵達河東,就被攔截了,不過說是攔截,其實是歸服。

“參見陛下!”

來著不是彆人,正是幻音坊的,不過薑白覺得,她們來,未必是為了歸服,更多的,可能是為了看看李星雲是否安全。

“你們是哪個藩王所屬?”

薑白於眾人前,看著跪地的兩位九天聖姬問道。

“迴天子,我們是岐王座下。”

“岐王?”

薑白眉頭微蹙。

“她派你們來可是願意交出兵權,歸服大唐?”

兩位聖姬點頭。

“是,女帝願意交出兵權,鳳翔仍為大唐疆土!”

薑白抿了抿嘴唇:“好,回去告訴岐王,兵權交了,她也可以繼續當她的岐王。”

“多謝天子!”

兩位聖姬拜謝後,快馬加鞭離去。

薑白很高興,如今三晉、鳳翔,皆已納入手中,隻要將成都、吳越等地收複,再攻伐楚王,平定遼東,以及西域各國,重現大唐風采,他就可以圓滿結束了。

………

兩位聖姬回去後,稟報了看到的情況。

女帝很是疑惑:“那個冒牌的居然當了天子?袁天罡活著,怎麼可能允許?!”

“回女帝,李星雲好像並冇有異常。”

女帝眨了眨眼睛:“李星雲就這麼放棄了?!”

她不明白。

………

三晉

薑白一一檢視袁天罡準備的資料,相比於看劇,這上麵的各種情報更為驚人,如果都爆出去,完全可以連載八百期大唐驛報了。

“陛下,夜深了。”

袁天罡步入大殿中。

薑白揉了揉眼睛:“蜀王孟知祥那邊怎麼樣了?”

“孟知祥已經歸服,兵權明日就可提交。”

“嗯,半壁江山已在手中,接下來攻取楚王、吳越,可有良將?”

薑白直直問道。

“有。”

薑白手指敲了敲桌子:“這樣吧,釋出招賢令,招天下有識之士,此刻正值用人之際。”

袁天罡抱拳一禮:“是!”

第二日

蜀王歸服,大唐天子被爆,天下巨震,剩餘的藩王,見此,紛紛走動,意圖聯合。

第三日

大唐釋出招賢令,能人誌士,紛紛前往河東。

第四日

淮南、幽州歸服。

第五日

楚王、吳越舉兵征討大唐。

第六日

天子定都長安。

第七日

遼國內亂

第八日

遼國、西域等地紛紛成為大唐附屬。

第九日

薑白登基,立國號為唐。

登基大典上,薑白看著下方旌旗停止了擺動。

知道自己的任務完成了。

果然,天旋地轉之間,隻能聽到係統的聲音。

“恭喜宿主超額完成心願,獲得獎勵:帝王氣象、七星訣、青蓮劍歌、華陽針法、完美長生不老丹、氣運值 1。”

嘩!

薑白迴歸身體,瞬間感覺到一股股力量湧入自己的身體。

這種感覺就好像飛翔在雲端。

落地後,薑白掏出了完美的長生不老丹,直接吞了。

咕咚!

一顆金蛋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薑白中二的想著,但摸了摸肚子什麼感覺都冇有。

“看來是我高估你了。”

砰!

就在薑白自言自語之際,房門被暴力踹開。

一位梳著大背頭,身穿西服,留著絡腮鬍子的男人走了進來。

“薑白,你在磨嘰什麼呢!”

這人是薑白的大舅子王勝。

“我這不正要穿衣服呢嗎?”

薑白攤了攤手,他現在可不怕了,七星訣加青蓮劍歌,打誰打不過。

“快點!磨磨唧唧的跟個娘們兒似的,你以為你有多大麵子,讓彆人等你啊!”

王勝掐著腰,毫不客氣的噴著,絲毫不在意薑白是自己妹妹的丈夫。

薑白懶得跟他計較,這皇帝他可冇白當。

慢條斯理的穿戴好衣服。

回過頭,王勝已經不在了。

薑白又去吃了一個包,才離開廚房,來到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