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可彆和彆人說啊!姑爺我還想瀟灑一段時間呢。”

薑白懶得管王家的事情,因為追求已經不同了。

陳賀雖然不明白,但還是點了點頭,姑爺應該有他自己的打算,自己一個下人,做好本職工作就行。

車子一路順暢的開到了第一家。

…………

北海第一醫院內

女孩在輸血中,逐漸清醒過來。

身邊一位管家模樣的中年人急忙道:“小姐!您醒了,太好了,都怪我失職,讓小姐您變成這樣!”

女孩無力的抬了抬眼皮,她記得迷夢間看到了一位騎士向她伸出的援手,可惜她冇有看清騎士的臉。

另外一間病房。

小黃毛也醒了,隻不過他周圍圍著的都是經緯組的人。

“醒了?北海謝家出了個好後生啊!”

說話的抱著手臂,靠在一旁的病床上。

“你!你們!你們要乾什麼!我是謝家的人,你們冇有權利審問我!”

小黃毛叫囂著。

“知道,知道,你要不是謝家的,就不是在病房裡,而是在戒毒中心了。”

經緯組長扣了扣耳朵。

“我呸!你以為這裡是哪裡,這裡是北海,是我謝家的地盤!你一個小小的地方組長,能拿我怎麼樣!”

小黃毛極為不屑,即便他周圍全是經緯組的人。

“肇事殺人,吸毒,態度惡劣,擾亂交通秩序,威脅他人,攜帶致命器械,這些罪加在一起,就算你是謝家的也冇用。”

“老子最煩你們這些世家弟子中的敗類了,仗著背景藐視法律,你們比罪犯更可惡,

還有,你看我們在這裡,你謝家的人出現了嗎?!”

經緯組組長嗬斥道。

小黃毛被這些話噴的有些懵了,掃了一眼四周,神色逐漸慌張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謝家的,你們不能抓我!謝家的人一定會救我出去的!

對!一定會救我出去!一定!”

小黃毛自我安慰著。

經緯組組長輕笑一聲:“你知道你撞的人是誰嗎?那位可是帝都出來的,你猜謝家還會來救你嗎?”

小黃毛瞪大了眼睛,急忙否定:“不可能!她就是個普通路人,怎麼可能這麼巧!一定是你騙我的!”

看著逐漸失態的小黃毛,經緯組組長大笑起來。

女孩的病房內

經過恢複她已經可以說話了。

這時醫生走了進來,檢查了一下女孩的各項生命指標。

緩緩點頭道:“已經脫離危險了,小姑娘,你的命是真好,送來的時候居然那麼大的傷口都不流血了,真是奇蹟啊!”

管家眉頭一皺開口問道:“醫生,你的意思是,有人幫助我家小姐及時把血止住了?!”

醫生點點頭:“差不多吧,這手法我隻在老君山看到一位老道士用過,真的很神奇,小姑娘你能撐到醫院完全是因為這個,不然的話……”

女孩眼睛閃爍,她就覺得那個夢不是假的,遞給管家一個眼神。

管家微微頷首,來到門口掏出電話低語起來。

…………

這邊

薑白跟著老陳都快把清單清掃的差不多了,可到了這倒數第二項,卻遇到了困難。

陳賀撓了撓額頭:“姑爺,要不我自己進去得了,他們應該不會為難我這個下人的。”

薑白看著麵前的高樓大廈,以及那門口站著的幾十個身穿黑色西服的壯漢。

“這林家明顯就是要給我們下馬威,恐怕我來取貨的訊息他們已經知道了。”

陳賀心中突突,其實麵對這種場麵幾十個傢夥站在對麵盯著你,他說不怕那是吹牛皮。

嚥了口口水:“姑爺,他們可能就是衝著您來的,畢竟林家的小少爺喜歡小姐不是一兩天了。”

薑白眯了眯眼睛,他不是怕這些大漢,而是怕會出現超標的熱武器,雖然他身負內功,但還冇到金剛不壞的地步。

思索片刻,薑白還是打算進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陳賀看薑白挪動步子,雖然雙腿打顫,還是咬牙跟了上去。

隨著薑白接近,幾十個大漢逐漸一字排開,擋在了門口。

薑白拿著單子對著堵在正門的大漢道:“我們是來取訂單上的東西的!”

“少爺吩咐了,取貨隻能進去一個人。”

薑白回頭看了一眼哆嗦的陳賀,轉過頭道:“讓我進去吧。”

大漢們盯著薑白,緩緩讓開了一條通道。

薑白揣起單子,他們口中的小少爺他有印象。

林家年紀最小的林動山,大學起就追求王語詩的傢夥,隻不過被自己截胡了。

這些年冇少找他的麻煩,要不是前身不怎麼出門,怕不是第二天就正常死亡了。

隨著大門被拉開,薑白踏入了這座大廈之中。

一層的麵積很大,是一處空敞的平台,舉架足有十多米,進門兩邊放著超大假山,上麵各種鮮活的擺件,隨著其中的流水發出悅耳的聲音。

門的正對麵,是一處超大的前台,足足五位小姐姐,個個姿色上乘,她們身穿製服,噙著笑容看向薑白。

薑白看四周冇有其他人,直直的朝著前台走去。

啪!

薑白將單子拍在了櫃檯上問道:“我來取貨!”

最中間的前台小姐姐,也是最禦姐的小姐姐,伸手拿起單子掃了一眼。

笑道:“小少爺早就在等您了,請跟我來!”

小姐姐說著,修長筆直的黑絲踩著高跟鞋,帶著薑白朝著後麵走去。

薑白收起單子,跟著她來到了前台牆壁的後麵,這裡是一處極大的倉庫,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東西。

前方不遠處,一個容貌俊秀,咀嚼著口香糖的少年正盯著薑白。

林動山!

薑白瞳孔一縮,眼睛不著痕跡的觀察著周圍,並冇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來到近前,林動山揮揮手,讓前台妹子出去。

自己靠在椅子背上笑道:“薑白,你著舉動到是聽出乎我的預料的,我還以為進來的會是那個老傢夥,而你自己躲在車上,嗚嗚的,一邊顫抖一邊哭泣呢!”

薑白看著麵前的凳子,檢查一下,冇有問題後,直接拉過來坐到了下去。

“我來取貨。”

薑白再次將單子拍出。

林動山看著鎮定自若的薑白,心裡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薑白,你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來取貨!”

薑白冇理他,繼續自己的話題。

林動山突然笑了。

“好啊!這樣的對手纔有意思。”

啪!

林動山一個響指打出,兩邊推來兩大車東西,薑白看著單子,眼睛一一掃過,分毫不差。

“嗯,全都齊了,麻煩幫我運出去吧!”

薑白靠在椅子背上,淡然的看向林動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