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白看了一眼陳賀,獨自朝著倉庫走去。

要不是陳賀知根知底,他都懷疑,陳叔是不是陳家的人了!

看著整整一倉庫的貨物,薑白撫了撫額頭朝著最裡麵走去,其實他有內功,搬這些東西倒也冇什麼,但就是感覺不爽啊!

看了一眼衣服,薑白直接將其脫了露出皮膚,這衣服可是為數不多,屬於他自己的東西,可不能搬東西弄壞了。

不過剛脫掉衣服,薑白就發現了不對勁。

這身肌肉線條明朗的肌肉是怎麼回事?

自己雖然練了內功,但冇練外功啊!難道是那顆長生不死丹?!

薑白摸著下巴,思來想去隻想到這個可能。

撇了撇嘴,這功效看來很緩慢啊!

彎下腰,薑白直接提起了足有百斤重的貨物,但卻根本感覺不到沉,若不是為了掩人耳目,薑白還可以拿更多。

一路走到門口,陳叔正在被姑姑問話,都是關於王家的事情。

陳賀看到姑爺出來,急忙打斷了對話,跑到貨車後麵,將門打開。

而女人也轉過了身子,直麵赤著上身的薑白。

看著那棱角分明的肌肉,女人後撤了半步,穩住身子道:“薑白,冇看出來,平日裡很懂得鍛鍊嘛。”

“姑姑見笑了,我這鍛鍊來鍛鍊去,還不是為了今天見您。”

薑白笑著說道,其實後麵還有半句他冇說,為了見您讓我搬東西!

姑姑有些懵,摸了摸臉頰道:“薑白,你可真會說笑,嘴這麼甜,還睡在地上,真是委屈你了。”

薑白將貨物放到車上,聽到這話就是一愣。

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怎麼到哪哪知道老子睡地上,你們在王家裝監控啦!

薑白不理解,這些傢夥八卦這些有個毛用!

“姑姑,見多識廣,應該見到過不少身材好的帥氣男人吧!”

薑白朝著倉庫裡走去。

陳白潔看著薑白的動作,身子隨即轉向倉庫裡麵道:“差不多吧,他們的肌肉確實要比你的大,但比例太誇張了,不像你的肌肉,線條很柔和,看著很舒適!”

薑白好不容易聽到有人誇自己,不由得笑了起來。

轉眼間,半個倉庫被搬完,薑白渾身是汗。

雖然用內力,但薑白髮現,似乎單憑肉身,就能做到,而且越搬,肌肉裡就越發熾熱,薑白覺得這是在催發消化藥力。

所以也就不用內力了。

靠在倉庫門口的箱子上,薑白對著閒了半天的陳賀道:“陳叔,快!給我拿兩瓶水出來!”

陳賀看著滿身大汗的薑白,要不是陳白潔是小姐的姑姑,他說什麼也不敢讓姑爺自己乾這麼多活!

兩瓶水遞給薑白,陳賀道:“姑爺,要不你先休息休息,剩下的交給我吧!”

薑白灌下半瓶水擺擺手:“不用!我剛纔不過熱熱身!”

他可不打算放棄這個催發藥力的機會,怎麼可能讓陳賀來搬呢!

陳白潔看著渾身冒著熱氣的薑白,咬了咬手指。

“薑白,你有冇有考慮過出去找份工作做做,賺一些私房錢啊!”

薑白一愣,灌下剩下半瓶水:“算了吧,你侄女怕不是不讓我出來單乾。”

其實他對錢根本就冇有原先那種追求了,有係統在,那他的目標肯定是超脫啊!

錢算個屁啊!

再多還不是要死,百年以後,黃土一灑,這東西開屁股給你你都用不上了。

陳白潔猶豫一下:“說的也對,可惜……”

薑白飲儘第二瓶水,才感覺好受了不少。

冇聽清陳白潔後麵的話,直接開口道:“對了,姑姑,姑父在哪呢?”

陳賀看了一眼陳白潔,急忙耳語道:“姑爺,小姐的姑姑已經單身很久了,你這話可能……”

薑白掃了一眼陳白潔,看其麵色黯淡,知道是被自己戳破了傷心事了。

也對,明明是個大美女,身材也不差,還有錢,結果單身到現在,肯定很挫敗吧!

“呃……姑姑啊,你也不要太傷心了,其實說實話,要不是我結婚了,我肯定追你了!”

薑白安慰著陳白潔。

陳賀連忙轉過身子,裝作冇聽到。

陳白潔一愣,緩緩搖頭道:“這話你就在這裡說說吧,要是被語詩聽到,還不打斷你的腿。”

薑白看著雖然是說自己的話,卻莫名上翹的尾音,知道陳白潔心裡是高興的。

便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道:“算了吧,她都冇把我當人,天天睡地板,吃飯都是吃剩下的,唉!”

站起身子,薑白看著夕陽,抓緊了時間。

陳白潔眨了眨眼睛:“等我有時間和語詩說說吧,讓她對你好一點。”

薑白擺擺手,默默將剩下的貨物搬完,此時差不多入夜了。

“走了姑姑,下次能出來的時候,我來看你啊!”

薑白擺了擺手,跳到了車上。

陳賀已經繫好了安全帶,發動了車子。

陳白潔一路目送薑白離開,隨後緩緩蹲下身子,撿起了掉在箱子後麵的衣服。

………

車上,薑白四處尋找著衣服,不由得撓了撓頭。

“陳叔,我衣服哪去了?”

“冇看到啊姑爺,不會是忘在倉庫了吧!”

陳賀開著車子回道。

“那算了吧,今天不回去取了,還好我還有些衣服!”

薑白無奈,今天太晚了,回去說不定還要浪費時間,不如等明天再說,可惜了他為數不多的“存款”。

車子駛入後門,薑白推開車門,並冇有人等自己,屋子裡就王語詩等幾個親戚的房間亮著燈光。

“陳叔我先回去了,你完事了也早點回去吧!”

薑白赤著上身,對陳賀擺了擺手。

“好嘞姑爺,您也早點休息!”

陳賀說著,把車開往了王家的倉庫。

薑白推開後門走了進去,客廳隻有微弱的燈光,掃了一眼廚房,看樣子是冇人管自己了。

歎了口氣,薑白隻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

拉開冰箱的門,裡麪食材很是豐盛,隻不過小氣吧啦的王語詩不讓自己碰。

薑白轉過身子,看向鍋裡。

似乎有幾塊剩饅頭,薑白已經習慣了,前身基本就是吃這些的,你也不能說王家不照顧你,畢竟給你留飯了。

叼著饅頭,薑白直接上了樓。

他和王語詩是分開住的,隻不過有時候為了掩人耳目會在同一個房間,但他還是睡地板。

哢哢!

推開門

薑白隨手按下了門口的開關。

屋子裡很乾淨,薑白將自己的鋪蓋卷鋪好,直接坐在了上麵。

他開始翻看前身的記憶。

其實有個問題困擾他很久了,為毛王家人要選一個窮小子當女婿呢?這貌似不符合規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