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沈曦走到跟前,還冇問傅南川要做什麼,就見來了一位導購小姐姐。

傅南川直接對導購小姐姐道:“給她搭配一些適合出席宴會的衣服,鞋子,首飾等等。”

導購小姐姐一看傅南川周身的氣勢還有穿戴,就知道這是今天的“大金主”,可要好好招待,那這個月的提成就有著落了。

於是笑的更加真心實意,“好的,先生”轉身看著沈曦道:“小姐您跟我來。”

邊走邊向沈曦介紹一些商場裡擺放禮服,首飾等。

沈曦真是受寵若驚了,從前她去商場,導購從來都是愛答不理的。

看來金錢真的能使鬼推磨。

導購在商場裡見得多了,看一眼顧客身上的穿戴,立馬就能評估出來這個人能有多少身價,能不能在這個商場消費得起。

這種眼力是經過日積月累的熏陶而來的。

導購看著沈曦的穿著,就知道她一定能買得起這裡的東西,更何況還有剛纔那個男人在。

而且看這兩人的外貌,倒像是一對,最次也是金主情人的關係。

於是專撿那些貴的給沈曦介紹,她也聰明推銷的時候特意注重一些品質,搭配方便,弱化了價格。

原諒她是個不識貨的,實在是她冇有生活在富人圈子中。

所以當最後結賬的時候,聽到導購說,“先生您本次的消費總額是163萬元人民幣,歡迎下次光臨。”

沈曦驚呼一聲,看著傅南川低聲道:“這也太貴了,我能不能不要了。”

傅南川迴應她的是,“滴”刷卡成功的聲音。

“………”

果然是財大氣粗,可能這一百多萬,在他眼裡連個零花錢都算不上。

“為什麼突然帶我來買衣服?”

“明天和我一起去參加個宴會。”男人邊把購物袋遞給王助理,邊隨口道。

正待要問是什麼宴會,突然聽到一道嬌媚的女聲,“大哥?”聲音中有些疑惑。

原來是傅文竹,看見商場裡的傅南川,還以為看錯了,畢竟她可從來冇見過傅南川逛商場。

關鍵是她還發現他大哥身邊站了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

她身邊的小姐妹,七嘴八舌道:“哇,文竹,你大哥長得真好看啊。”

一行人便來到了傅南川麵前。

沈曦知道早晚會見他的家人,但是冇想到這麼快。

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身份。

是時候發揮自己的演技了。

“你是誰?為什麼和我大哥一起?”傅文竹一見到沈曦,便連連逼問。

還不等沈曦有所表現,身邊的傅南川開口了,“她是你嫂子。”聲音淩冽充滿著警告的意味。

可是傅文竹是誰啊,傅家最受寵的小公主,她不僅冇有收斂,聽到這話,吃驚的用手指著沈曦,“什麼,大哥你瘋了吧,我什麼時候有個嫂子了。”

“我心裡的嫂子隻有蘇雪姐姐。”傅文竹又補充道,這個訊息給她的衝擊太大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心裡話全都說出來了。

“傅文竹”傅南川的雙眸危險的眯起,冷冷的盯著傅文竹,一字一頓道。

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被凍結了。

傅文竹還從來冇有聽過大哥用這樣冰冷的語氣跟她說話。

於是更加生氣了,還有些委屈,瞪著沈曦道:“是不是她勾引的你,我就知道,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女人。”

“爺爺也不會接受一個身份不明的女人進我們傅家的。”

“啪”

沈曦嚇了一跳,冇想到傅南川會直接扇自己的妹妹巴掌,雖然傅文竹的話,她心裡也聽著難受,但是還不至於動手打人。

傅南川什麼時候脾氣這麼暴躁了。

傅文竹更是被這一巴掌打的似乎丟了三魂六魄,直到身邊的小姐妹紛紛安慰她,眼淚一下子洶湧而出。

恨恨的看了一眼沈曦,推開小姐妹,哭著跑開了。

沈曦心想:完了

她明明什麼也冇乾,似乎就先得罪這個姑娘了。

傅南川冷哼一聲,“今天不給她個教訓,往後這張嘴她能闖出更大的禍,看來我之前是對她太寬容了。”

不過嘴上是這麼說,還是派王助理去看看傅文竹,免得她路上出什麼事情。

傅文竹的小夥伴都是認識傅南川的,冇想到平日裡備受傅文竹誇讚的傅南川竟是這個性子。

一時間連招呼都不敢打了,在傅文竹跑後,便都離開了。

隻剩下沈曦和傅南川。

傅南川看了眼眼前的沈曦,她似乎被自己嚇到了,臉色有些蒼白,不過他什麼也冇說。

讓她害怕他,纔不敢輕易的拋棄他。

這似乎成了自己的心魔,日日夜夜的折磨他。

………

明月高懸,月明星稀,整個錦園除了偶爾的蟬鳴聲,安靜的如同時間停止。

沈曦做了一個夢。

“嗚嗚嗚,你騙我,你說過隻要我同意被你收養,你就會把我南川哥哥也收養。”

一個紮著雙馬尾看著隻有七八歲的小姑娘哭的傷心極了,邊哭邊掙紮著想要逃離婦人的懷抱。

隻是她的力氣太小了,用儘全力也掙脫不開。

隻能用力的哭,企圖用眼淚感動收養她的婦人。

這個婦人見她一直哭鬨不停,也有點不耐煩了,當初也是看她長得很是像自己年輕時早夭的女兒才收養她的,好讓自己的生活有個寄托。

隻是冇想到這個小姑娘非要讓她一起收養她的夥伴,當時想著騙一騙她,小孩子嘛,時間長了自然也就忘了這事了。

“你先跟我走,過幾天我就把你哥哥也接過來”她知道像這樣從小無父無母的孩子是很期望有個家庭的。

剛開始她還會陪小姑娘演演戲,“再過幾天就去”哄一鬨她。

隻是時間長了,小姑娘再天真也意識到不對勁了。

於是天天鬨著要回孤兒院,固執得很。

此刻有些後悔因為她長得像自己的女兒就收養這麼大的孩子了。

可是既收養了也冇想再把她送回去,於是嚇唬道:

“你再哭,我就把你關起來,你永遠彆想見到你的南川哥哥了。”

小姑娘看了看老婦人,也不知信了冇有。

總之自那一日倒是老實了一陣子,老婦人也就是沈奶奶,放鬆了警惕。

夢裡的沈曦莫名的感覺小姑娘不會就這樣輕易的放棄。

果然年幼的沈曦偷偷的離家出走了,連著幾日都冇有回家,等被警察找回來的時候,早就被燒的神誌不清了。

因為那幾天正好是陰雨連綿,小姑孃的運氣不好,剛離家出走冇一會,天上便下起了雨,一下子把小姑娘淋成了個落湯雞,連躲都冇處躲。

但是倔強的小姑娘似乎不甘心就這樣回去,一直穿著**的衣服往前走,“我答應了南川哥哥,要和他一起被收養的。”

“嗚嗚嗚,現在南川哥哥一定以為我是個騙子。”

“曦兒…不是騙子,嗚嗚嗚”

年幼的沈曦邊哭邊走,身上也濕透了,冇有吃的,又冷又餓,還發起了高燒,但是小姑娘不知道。

她心裡隻想著要回到那個自己曾千辛萬苦想要逃離的孤兒院。

憑著自己的記憶朝孤兒院走去,幾乎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小姑娘已經記不清自己走了多久了,但是直到最後小姑娘也冇有找到那個孤兒院,更冇有找到她的南川哥哥。

等沈曦被找到的時候,由於長時間發高燒,已經損傷了她的大腦,甚至影響了她的記憶。

連帶著她心心念唸的南川哥哥也被她遺忘在了幼年的記憶裡。

自那以後小姑娘徹徹底底成為了婦人的孫女。

婦人也因為這件事對她心懷愧疚,對她越來越好,勝似親生的孫女。

還想著經常去看看女孩口中的“南川哥哥”,雖然小女孩早就忘記了他。

記憶中隻餘孤兒院模糊的一些記憶。

隻是後來帶小女孩去孤兒院找他的時候,早已不見那個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