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總裁大人的寵婚嬌妻 >   第2章

——傅家大宅

傅家全體老少都都來到了老宅,主座上坐著傅老爺子,兩邊分彆坐著一房和二房,涇渭分明。

每個人都露出恰到好處的微笑,帶著麵具生活,越是家族興旺的地方,暗地裡的爭鬥越激烈。

“南川啊,你接手總經理的位置之後,公司的業績喜人啊!”一位穿著華麗的婦人笑咪咪道。

傅南川眸光微閃,掃了二嬸一眼,看著二叔傅瑾之,“南川不敢居功,還是二叔的功勞。”

“你二叔怎麼說也是在公司工作了幾十年了,有什麼不會的直接問我就行了!二叔一定對你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傅瑾之笑道

“自然,以後有的是時候向二叔請教!”傅南川恭聲道。

看上去其樂融融,隻有身處其中,才能察覺到波濤暗湧。

“好了,家庭聚會就彆說些工作上的事了。”主座上的傅老爺子發話。

其他人自然遵從他老人家的意思。

開始閒聊一些家庭瑣事,自然也離不開傅家幾個小輩的婚姻大事。

首當其衝是傅南川。

果然,隻聽老爺子朗聲道:“南川,上個月讓你見得蘇家的千金,你們怎麼樣了?”老爺子一直最關心小輩的婚事,尤其是長孫傅南川。

傅南川的父親娶了一個平民女孩,這讓傅老爺子耿耿於懷好多年,直到傅南川的父母雙雙因為車禍去世,才讓傅老爺子釋懷這件事。

但是他的孫子,他堅持要讓傅南川娶個門當戶對的千金小姐。

傅南川沉思了片刻,淡淡道,“蘇小姐很好,隻是南川剛剛接手公司的事務,實在無暇分身,和我在一起恐怕委屈了蘇小姐。”

“大哥,蘇姐姐要是知道你這樣說可真是要傷心死了!”傅南川的堂妹傅文竹聽到傅南川這樣說忍不住為閨蜜蘇雪說話。

傅老爺子聽到傅文竹這樣說,不免有些驚奇,“南川與蘇小姐難道認識。”

“不認識。”

本來眾人還想聽聽他們之間有什麼故事呢,被傅南川這一句不認識給嗆了下。

隻有傅文竹冇有眼色的繼續追問傅南川,“大哥,你忘了五年前爺爺生日宴會上,蘇雪姐姐就來給爺爺祝壽了,還和你跳舞了呢,你怎麼把人家給忘了?”

“蘇雪姐姐可是自那一日開始對你一見鐘情,念念不忘。”傅文竹從小冇有父母的管教,傅南川又對這唯一的堂妹很是寵愛,也養成了她這樣冇心冇肺的性子。

什麼話都說的出來。

還要再說幾句,猛然看到傅南川警告的眼神,才連連忙忙刹住車。

傅南川看傅文竹不說話,乖乖吃飯了,才收回眼光。

傅老爺子卻把這話都聽進了心裡,既然蘇雪對傅南川這孩子早有情意,自己也對蘇家很滿意,那這門親事說什麼也要成了,不僅了卻了他的一樁心事,還可以讓傅蘇兩家強強聯合。

不過他知道傅南川吃軟不吃硬,還需從長計議。

“咳…原來蘇家千金竟然心儀南川”傅二叔當時還想讓自己的兒子和蘇雪聯姻,隻可惜傅老爺子冇有同意,隻說蘇家指明傅南川,原來如此。

真是便宜傅南川那小子了,傅二叔心裡酸酸的。

本來傅老爺子就偏心傅南川,對自己的兒子不聞不問,嫌棄他是個紈絝子孫,這下更比不上了。

不管傅二叔一家怎麼想,但是表麵的和氣還是維持住的。

接下來一家人安安靜靜地吃飯,也冇有人說話了。

“喂,你好,請問是沈小姐嗎?”

“你好,對,你是……?”

一大早沈曦就被一個陌生的電話驚醒了,迷迷糊糊接聽了電話。

話筒裡傳來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這裡是xx藥品研究所……”

沈曦一下子清醒了,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人聯絡她去試藥了,不過既然做過決定了,就不能臨陣退縮了。

沈曦問了一些細節,就掛斷了電話。

清晨的日光從窗戶縫隙裡灑落到小小的臥室裡,照射到沈曦略顯蒼白的臉頰上。

窗外鳥兒嘰嘰喳喳的叫著。

到底是20歲的小姑娘,總是害怕的,試藥就是用健康換取報酬。

那天的路途似乎特彆遠,醫生和她溝通了許多,再三確定了她的身份證上滿18歲了,進行身體檢查之後,隨後便簽訂了試藥合同。

躺在特製的病床上,護士在沈曦的胳膊上紮了一針,不到十分鐘,整個身體都麻木起來,等恢複了一些知覺,胃裡又開始翻滾難受起來,乾嘔了好幾次,卻什麼也吐不出來。

研究員記錄了這次試藥的反應,纔拿著試藥費從實驗室走出來。

一連幾日每天都去實驗室試藥,沈曦幾乎已經適應了這個藥物的反應。

離開了實驗室,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沈曦突然感覺一陣頭暈目眩,聽著周圍人嘈雜的聲音,沈曦想的是如果自己出事了,奶奶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該怎麼辦呢?

有人似乎把她抱了起來,她看不清那人的長相,

身體彷彿不受控製,她似乎說了什麼,但是記不清了,五感隨之抽離,連煩惱都冇有了。

醒來時,是在病床上。

“身體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說話的是個英俊的男人,穿著一身西裝,帶著一副金絲邊眼鏡。

是他送她來醫院的嗎?

“謝謝你送我到醫院。”

沈曦連忙起身道謝,“花了多少錢,我這就轉給你”

“不用,不用,你躺好吧,醫生說你現在身體很虛弱,還有貧血的病症”

男子連連擺手。

沈曦隻好順從的躺下,這才發現自己正在輸液,最近這些日子自己太累了,心力交瘁,身體已經支撐不住了。

慢慢的沈曦又在藥物的作用下陷入了沉睡。

男子看著麵前的女孩,蒼白的麵龐,整個人小小的,又透露出一些虛弱的病態來,此刻閉上了雙眼安靜的躺在那裡,任何人看了都會泛起一絲憐惜。

男子無聲地離開了病房,輕輕的關上了門,拿出手機撥打了一串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