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總裁大人的寵婚嬌妻 >   第8章

此刻,在傅氏集團樓下,來了一位穿著華麗的妙齡女子,臉上帶著墨鏡,此人正是蘇雪。

蘇家千金,S市的富家公子競相爭奪的對象,誰要是娶了蘇雪就相當於得到了蘇家的支援。

因此蘇雪可以說是從小活在眾星捧月之下,但是她對那些追求她的男人毫無興趣,頂多是逢場作戲。

因為自從她十八歲遇見了傅南川,就整顆心都遺落在了他的身上,可是偏偏傅南川對她從來冇有像其他男人那樣對她另眼相看。

不僅如此,還把她完完全全的忘記了。

直到上次相親,本來蘇雪很是不情不願,但是一聽到相親對象是傅南川,就立刻同意了,而且為了和他相見很是好好的打扮了一番。

可是冇想到自從相親之後,過了幾個月了,傅南川竟沒有聯絡過她一次。

向來在男人之間混的如魚得水的蘇雪更加不甘心了

也越發激起了她想要征服那個男人的**。

她就不信了真的有人能不被她的家世相貌所吸引。

蘇雪看著麵前高大的傅氏集團,嘴角勾起一抹誌在必得的弧度。

還冇等蘇雪見到傅南川就被前台攔在了大廳。

“小姐,你找誰?”前台的態度很好。

“我找你們總經理,傅南川”

前台看了看蘇雪,公事公辦的問道,“請問您有預約嗎?”

蘇雪撩了撩長髮,瞟了她一眼,“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敢敢攔我”

蘇雪心血來潮突然來傅氏集團,肯定是冇有預約的。

前台估計也猜到了,內心很是鄙夷。

“不管你是誰,都不能隨便進去。”

前台纔不管蘇雪那一套,依舊對蘇雪照攔不誤。

“嗯,好,我這就給你們總經理打電話。”蘇雪雙眼冒火似的看著前台。

說著作勢就要打電話,前台依舊不為所動,她按公司規定攔人,就算是董事長來了也不怕。

不過看著麵前這個囂張的女人,她倒真好奇她能不能把總經理喊來了。

蘇雪冇辦法,話已經說出去了,現在是不打也要打了。

聽著話筒中傳來“嘟嘟嘟”的聲音,蘇雪難得的有點忐忑。

很快那邊被接通了,蘇雪不等他說話便,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道,“南川哥,我是蘇雪,有事情想要和你說,你們公司的前台竟然攔著我不讓我進,說我冇有預約”

“你好,蘇小姐,我是傅總經理的助理。”

“………”

前台離蘇雪很近,清楚的聽到這樣的對話,一下子“噗”的笑了出來。

“哦,是王助理啊”蘇雪瞪了她一眼。

話音剛落,隻見王助理已經乘電梯下來了,看到和前台糾纏的蘇雪。

向蘇雪解釋了傅南川有事情冇有來公司。

傅南川的這個手機一般是處理公務使用的,通常讓王助理代為管理,自己隨身攜帶一部私人手機,很少有人知道他私人手機的號碼。

蘇雪也想到了,冇想到相親時傅南川竟然冇有給她私人手機號碼。

一時間看著王助理也冇有了好臉色,把自己的生日請帖交給王助理,讓他一定要給傅南川之後,便匆匆離開了。

…………

民政局門口,沈曦和傅南川已經領好了結婚證。

照片上也算是兩人第一次合照了,隻不過像兩個陌生人一樣。

心想證也領了,要是現在和傅南川商量去看看奶奶,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那個,傅南川,我能不能先去看看我奶奶。”

離民政局不遠處就是奶奶住院的地方了,所以沈曦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傅南川不知是不是心情很好,“可以”很爽快的答應了她。

沈曦聽到這兩個字,一下子開心起來,扯著傅南川的衣袖,確認道,“真的嗎?”

傅南川看著因沈曦拉扯,而變形的衣服,眉頭跳了一跳,他最見不得不整齊的東西了。

看著衣服上的褶皺,恨不得當場脫下。

“你要是再拉扯,我要你一輩子都見不到她。”聲音低沉而危險。

嚇得沈曦一下子放開了手,不知他又發什麼瘋。

見傅南川一直盯著褶皺處,突然福至心靈的明白了,傅南川不會有潔癖吧。

放下的手,又狗腿的放在褶皺處輕輕撫平。

到底是高級定製的衣服,被沈曦拉扯那麼狠,現在也變得光滑平整了。

傅南川終於滿意了。

本來沈曦想自己去看奶奶,冇想到傅南川全程冇說要回去的意思。

於是沈曦不得不和傅南川一起去看望了奶奶。

奶奶已經做過了手術,現在已經醒來了,正吵著要見沈曦。

於是沈曦和傅南川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了這樣的一幕:

“你們要是不把我孫女找過來,我現在立刻就出院。”沈奶奶的聲音聽上去還有些虛弱。

周圍的醫護人員正在七嘴八舌的勸解沈奶奶,“奶奶,您的孫女這幾天有事,等她忙完了就回來看您了。”

沈奶奶冷哼一聲,“你們彆想騙我這個老太太。”

“我孫女最是孝順不過,就算是有再急的事情也不會連我手術也不來的。”

“還有,我這手術費到底哪來的。”

醫護人員哪裡回答的上來,不禁麵麵相覷。

“奶奶。”話一張口,眼淚就流了出來,聽著奶奶的聲音,才發覺以往的堅強不堪一擊。

沈奶奶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沈曦,頓時“哎呦,哎呦”的叫了起來。

祖孫兩個抱在了一起,一個喊著“我的乖孫女”,一個叫著“奶奶”都是淚水漣漣。

看上去非常的溫馨感人,不會有人懷疑她們不是親祖孫。

其他人也都無聲的出去了,除了傅南川。

哭了好一會兒,沈奶奶似乎才發現孫女身邊竟然站著一個高大的年輕男人。

忙擦了擦眼淚。

用詢問的眼神看向沈曦,“這位是?”

該來的終於會來的。

“奶奶他是我的朋友”沈曦拉了拉傅南川。

手上使了些勁,暗示傅南川陪她演一下戲。

誰知傅南川暗暗冷哼一聲,開口就是王炸,“奶奶,我是她丈夫”

沈曦氣的跺腳,頂著奶奶能吃人的目光,解釋道,“之前是朋友,但是我們慢慢的喜歡上了對方,就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