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水河上,清心還在帶著沉香來回逃竄。

獄狨王忽然頓住了身形。

低頭望去,他猛然發現那原本漆黑如墨的河水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清澈。心中頓時一驚。

對於河麵上的人來說,河水是否已經開始還原,可謂是一目瞭然。對於在河底的人來說卻不一定了。

術法依舊維持,意味著河底的一切河麵上依舊無法感知到。而一旦能感知到,則意味著術法已然解除。而對於身處河底,並且擁有破解黑水玉石的人來說,解不解開術法,都能夠清晰地視物,所以無論河水如何變化,他們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感覺。

……

隻一刹,猴子便已經先於其他人反應過來。

他舞動金箍棒擺出一個突刺的姿勢。

“長!”

一聲清叱,手中的金箍棒頓時化作一道金光猛地伸長,刺穿堤壩斜斜地插入浪濤之中。

……

“放心吧,我會把你的魂魄帶回地府的,讓你和你那親愛的父王一起長相廝守!哈哈哈哈!”

一陣大笑之中,鵬魔王緩緩舉起了方天畫戟對準了鼉潔的咽喉,目露凶光。

正當此時,鼉潔卻緩緩地笑了,那笑容之中有一種說不出的狡黠。

還冇等鵬魔王和獅駝王從鼉潔這一絲笑意中感覺出什麼來,鵬魔王已經覺得背後一涼,那水緩緩地擴散了開來,晃動他的羽毛。

正要落下的方天畫戟頓住了。

那背後的東西也同樣頓住了,懸停在距離鵬魔王脊部不足一尺的地方。

鵬魔王瞪圓了眼一動不動地站著,驚恐地望向獅駝王。

此時此刻,獅駝王早已驚得張大了嘴巴。

無聲無息懸停在鵬魔王身後的,是金箍棒的一端。那另一端,還握在相距二裡開外飛地之上的猴子手中。

“你……你居然敢解開術法!”獅駝王猛地吼了出來。

“我有什麼不敢的?咳咳……”一縷鮮血從鼉潔的口中溢位,緩緩地飄蕩在水中。

他麵無表情地仰望著頭頂陽光也透不入的深淵,輕聲道“你們能騙我,難道我還會坐以待斃嗎?”

那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那是一種最後的垂死掙紮,瘋狂的笑。

“不如……一起死吧?”

兩位妖王都緊緊地咬著牙,驚恐地望著已經有些癲狂,卻奄奄一息的鼉潔。

猴子的聲音同時在兩個妖王的腦海中響起了。

“放下武器。現在放下武器,跪地求饒,我還可以賞你們一個死無全屍。萬年以後,你們的魂魄還可以輪迴。否則,就是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鵬魔王的手在抖,那啄咬得咯咯響。

獅駝王的眼球來迴轉動,已經徹底慌了。

“怎麼辦?”獅駝王用傳音的方式驚恐地問道“現在怎麼辦?水已經還原了,我們……我們死定了!這次真的死定了!當初就不該來!就不該……”

“不要慌!你個廢物!不要慌!”鵬魔王的聲音直接轟在獅駝王的靈魂上。

頓時,原本已經腳軟的獅駝王鎮定了下來。

“我們,還有機會……不要慌,我們還有機會。”鵬魔王瞪圓了眼睛,一道道的傳音被送入了獅駝王的腦海中。

“大聖爺,鼉潔這條命給你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猴子淡淡答道“你的命不值錢。”

“我知道……總之,任你處置了。”說罷,鼉潔閉上雙目,一動不動地躺在河底。

鼉潔已經徹底放棄了,那另外的兩方,卻還在僵持著。

猴子的金箍棒緩緩貼近鵬魔王的脊背,似乎在催促對方做出最後的答覆。那兩個妖王卻在不斷來回地使著眼色。

忽然間,獅駝王一聲暴吼,掄起九環大刀就朝鼉潔砍去!

“狗改不了吃屎!”猴子微微調整金箍棒,隔著二裡的距離用那細長得似乎隻剩下一條直線的棍子乾淨利落地將獅駝王手中的九環大刀挑飛了。

緊接著,重重捅在獅駝王的腹部上,將他整個頂飛。

鮮血在河水之中緩緩暈開。

又一個翻轉,金箍棒打在正要逃亡的鵬魔王肩部,將鵬魔王手中的方天畫戟都打落在地。

兩妖王分開兩邊開始冇命地奔逃。

天蓬低聲問道“怎麼樣了?”

“不好打,太遠了,使不上勁。”猴子淡淡歎了口氣,將手中金箍棒插入鼉潔身旁的泥沙中。

金箍棒一端變重變大,一端猛地縮短,將猴子朝著鼉潔所在的位置猛地扯了過去。

河水的術法解除了,法陣卻還在,這也許已經是猴子目前最有效的移動方式了吧。

與此同時,鵬魔王和獅駝王已經急匆匆地來到了河底法陣陣眼邊上。

獅駝王急切地要朝那陣眼之中的金身衝過去。一旁的鵬魔王一驚,連忙將他攔住。

“你要乾嘛?”

“帶……帶走金身……”

“帶你娘!帶著金身,我們兩個都彆想逃!”

說罷,鵬魔王一把推開獅駝王,自己俯身雙手摁在法陣的兩個節眼上。

道道靈力從鵬魔王的掌心流入法陣之中,頓時,整個法陣放射出如同旭日一般的璀璨光芒!

此時,猴子已經落到了鼉潔身旁。

“還活著嗎?”

“活……活著。”

“那就好好活著,回頭跟你算總賬!”

一個轉身,猴子揚起金箍棒,對準了百丈開外的鵬魔王直刺了過去。

就在此時,劇變開始了。

整個黑水河中的水都好像沸騰了一般在翻滾,強大的水壓猝不及防地從四麵八方襲來。整個河底的水都如同漩渦中湍急的水一般肆虐著,就連光影都在其中扭曲。

那臥倒在河底的鼉潔都差點被整個掀起,好在猴子單腳踏住並給他施展了一個護盾,這才保住了他一命。

突破了百丈的距離,眼看著那金箍棒就要刺中鵬魔王的後腦勺。可就在此時,金箍棒在肆虐水流的衝擊下,偏了。

一擊不中,鵬魔王與獅駝王慌忙藉著水流的力量向兩邊逃竄。

猴子想追上去。

可惜的是,水流在幫助鵬魔王與獅駝王逃竄,卻在阻擋著猴子的追擊,讓他寸步難行。

陣眼之中的金身緩緩睜開了眼,那是一對純金色的眼球,放射著攝人心魄的光。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一瞬間,數不清的聲音從四麵八方襲來,那感覺就好像身處眾僧之中一般。

鼉潔痛苦地在打滾。

慌忙之中,猴子揚起金箍棒來回狙擊兩位妖王。可惜的是那水流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相距數百丈的距離,在這種情況下猴子這一端的手抖一分,到了另一端,便已經是數丈的偏差!

那感覺,就如同一個凡人拿著棍子在打飛舞的蒼蠅一般,縱有千鈞之力,也莫奈何。

轉眼之間,兩位妖王便已經跑得不見了蹤影。

“孃的!”猴子轉而望向了金身。

此時,那金身已經緩緩懸空而起,身上的衣物儘數褪去,變成了一個乾癟的僧人模樣。底下法陣的圖騰轉動的速度已經快到眼花繚亂。

那感覺,就好像一台機械的功率被開到了極限,隨時都有崩塌的可能。

原本漆黑的河底已經被照成了白晝,龐大的力量正在彙聚。

此時此刻,河水的洶湧程度早已經不是先前能比的了,在這河水之中,猴子甚至都隻能撐起五丈範圍的護盾。

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這金身上的力量,甚至不輸給正法明如來,不輸給通天教主……

“你懂得操控這個金身嗎?”

“不……不懂……”

猴子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趁著那金身的力量還冇完全凝成,他一個轉身將鼉潔從淤泥中托起,夾在腋下。

“長——!”

金箍棒又一次出水,落到黑熊精腳邊。

黑熊精連忙伸手握住。

“砰”的一聲,猴子與鼉潔一同被扯出了水麵。

“怎麼樣了?解決了嗎?”小白龍急切地問道。

“冇有。”猴子咣噹一聲將鼉潔甩在地上,轉身又衝入了河。

不多時,整個河麵都沉默了,就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一般。

河灘上的眾人都伸長了脖子靜靜地看著。

“轟——!”

一聲巨響,兩個巨人同時從河中站了起來!

一個是使出了法天像地的猴子,一個是由河水彙聚而成的巨人。遠遠看去,類似於一個僧人的輪廓,那眉心處一點金光閃爍。

飛地上的眾人都驚得張大了嘴巴。

猴子露出了獠牙,亮出了利爪,踏著水花,如同一隻單純的野獸一般嘶吼著朝那巨大的僧人衝了過去。

每一步,都激起驚天巨浪。

天蓬連忙撐起護盾將所有人護在其中。

另一麵,那巨大的僧人也朝猴子衝了過去。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高達數百丈的兩個巨人重重地撞在一起了,激起的衝擊波沿著地表掠行,竟將河岸邊上的小樹連根拔起!

……

十餘裡外,清心還在駕著八卦來回地逃遁,遠遠地看到那兩個巨大的身影,頓時吃了一驚。

那身後的獄狨王微微一愣,連忙掉頭朝著西邊逃去。

……

巨人與巨人之間的近身搏殺正式開始了。

猴子嘶吼著朝著僧人眉心那一點金光抓去,那僧人身子一縮,躲過了猴子的攻擊,緊接著,一擊重重打在猴子的腹部上。

趁著這個機會,猴子直接將對方的脖子夾在腋下,對著對方的背部一陣肘擊。

這是最單純的力量與力量的對抗,兩個巨人之間,每一動作都是驚天動地,每跨一步都是地動山搖。

驚天的巨浪以這兩人為核心朝著四周瘋狂地肆虐開來,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天蓬的護盾上。

護盾之中的小白龍悠悠歎道“這可真是漲見識了,還能這麼打的……”

轉眼之間,僧人已經被猴子推倒在河水之中一陣踐踏。緊接著,猴子也被扳倒了,雙方在河水之中扭打在一起。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

這一仗,足足打了一個時辰。

大浪一次又一次地沖刷陸地,反反覆覆,反反覆覆。

一個時辰之後,隨著猴子又一次將對方壓倒,一拳自上而下插入水中。

那朝著猴子的臉砸去的巨大拳頭頓時僵住了。緊接著,崩成了濤濤洪水潰散。

天空中懸浮的法陣徹底碎去了。

猴子氣喘籲籲地望著那僧人消失的方位,身形迅速縮小,直至消失在河麵上,隻留下幾個巨大的漩渦。

片刻之後,猴子躍出水麵,渾身濕漉漉地落到眾人麵前,將還完好無損的金身、鵬魔王的方天畫戟、獅駝王的九環大刀一併甩在了地上。

環視了一圈眾人,他冷哼了一聲,悠悠歎道“這鬼東西真難纏啊,不過……還是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