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扶搖錄 >   第10章

穀風為穀華要當爸爸的事情感到高興,穀豐收一想起自己就要抱孫子了,麵容之上也難以遮蓋喜悅。

“這下可有理由好好的笑話笑話李老頭和劉老頭了。他們的孫子長得黑不溜秋的像塊碳。”穀豐收心裡想著。

因為喜事,雖然還冇有結論,但是誰都希望事情可以朝著好的方麵發展。因此,穀豐收也冇有了往日一副嚴父的麵容,和兩個兒子大喝特喝了起來。也說了不少的他和老伴當年談戀愛的過程。

穀媽媽在房間裡聽到,臉色羞紅的抬不起頭,想想當年的不容易,再看看現在的家庭美滿,幸福滿足的笑容始終不曾散去,一切操勞辛苦都煙消雲散。

穀風和穀華聽著父母的過往,笑的合不攏嘴,都一個勁的誇父親有本事有能耐,能把母親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抱回了家。

穀豐收經不起兩個兒子的吹捧,再加上得意忘形,冇多久就被灌趴下了。

穀風自然也喝了不少,他酒量本就不怎麼好,鑽到了餐桌底下睡了過去。

穀華多少保持一些清醒,他拿起手機走到陽台和女朋友陸青青打了過去,迷迷糊糊說了什麼他也不知道,隻覺的舌頭不聽使喚。

隱約之間聽到的是陸青青喜極而泣的‘我同意我答應’的聲音。穀華也很激動,手機都冇掛,靠著牆角睡了過去。

穀媽媽走了出來,看著穀豐收四仰八叉的靠在椅子上睡去,就將他馱到了床上。回過頭來拉穀風,穀風卻是緊緊的抱著餐桌腿不肯撒開,口中不停的叫著“雲蝶,嵐瀾”的名字,嘟嘟囔囔穀媽媽也聽不清,就冇再管他。

來到陽台,穀華倚著牆角坐在地上睡得鼾聲四起,電話那頭不停的叫著‘親愛的,老公,孩他爸’,聲音甚是甜蜜溫柔,把穀媽媽羞的老臉發燙。

她拿起電話,看到名字備註叫做‘小母豬’,想也冇想就說道:“那個母豬姑娘你好。”說到這,穀媽媽慌忙改口尷尬一笑。“啊對不起對不起,我看見穀華電話上的備註,一時叫錯了名字...”

對麵的姑娘連叫幾聲‘羞死了羞死了’,然後哈哈一笑,也不介意的說:“您好阿姨,您是穀華的媽媽吧?”

“是是是,你是...青青姑娘?”

“是,您好阿姨。”

“你好。穀華和他爸爸喝多了,在陽台上睡著了。真不好意思啊,他可能冇辦法再和你通話了。”

“沒關係的阿姨。我這兩天去見見您和叔叔。時間不早了,您早點休息。”

“好好,你也早點休息。再見。”

“拜拜。”

穀媽媽笑著掛上電話,她聽到對方姑孃的說話談吐,很是有禮貌懂事,心中不禁也滿意起來。她又看看穀華,抱著牆角的花盆口中嘟囔著:“小母豬親親...”

穀媽媽踢了一腳穀華,無奈的搖頭苦笑:“三個人真是一個德行。”說著,拖著穀華的肩膀,將他拖進了客廳,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推到了沙發上。看著他胳膊上腿上的蚊子搖搖晃晃飛走,也像喝懵了一般。

拿來電蚊拍消滅了它們以後,給穀華抹上了花露水,口中說道:“看看你們三個,一個比一個死豬一樣。指望你們...唉...誰叫我天生的操勞命。”說完收拾餐桌廚房去了。

一夜過去。

第二天一早。

穀風醒來之時,發現自己是躺在了餐桌下麵,一個柔軟的枕頭墊在腦下。枕頭已被打濕一片,不知道是汗水還是口水。

迷迷糊糊坐起,發現外麵天色微亮,客廳擺放著的大擺鐘上麵的時間是五點多。

穀風從地上站起搖搖欲墜,趕忙扶著餐桌才未跌倒。

“以後你不要喝酒了。你那點酒量,喝多了隻會耽誤事。你要以後想成就一番功業,酒,必須斷。”陵綢的話音一落,還未等穀風說話,接著又說:“還有,等你酒醒了我們要出趟遠門。”

“去哪裡?”

“我想想,先去哪裡查比較合適。”

“能不能,讓我把武館的事情安排下我們再去?這樣,我就會心無牽掛了。”穀風輕說。

“嗯,這個要求不過分。隻不過你...”

穀風聚精會神的聽著,或許是精神用力過度,頓時肚子裡一股的反酸襲來呼之慾出,也顧不上再聽陵綢的說話,趕忙捂著嘴巴,轉身跑向了洗手間,抱著滿是除廁靈味道的馬桶就是一陣狂吐。

吐完之後,感覺好了許多,沖掉嘔吐物渾身無力的麵向洗臉池,打開水龍頭,涼水流出,徹徹底底洗了一把臉纔好受了些。

天亮了。

一家人吃過早餐後,穀媽媽就催促著穀風和穀華趕緊去武館開門。因為是暑假期間,一些著急上班的父母肯定把孩子們都早早的送到了武館。

穀爸爸叫住穀華,讓他抓緊時間和他女朋友陸青青聯絡,帶回家裡來見見。懷孕這事可耽誤不得。

穀華心裡知道,這是老爺子著急抱孫子不得。笑了笑點頭說聲冇問題就和穀風一起下了樓。

兩人走後,老爺子照往常那樣優哉遊哉的拎著發黃的太空杯去公園裡看下棋,穀媽媽收拾停當,就換上了寬鬆的舞蹈服去找老太太們跳廣場舞。

兩人算作宿醉,誰都冇敢開車,在小區門口攔了輛出租車。一上車,穀華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一看,是女友打來的。

他掛上電話回了一條簡訊。

穀風好奇問道:“誰的電話怎麼不接?”

“哦,冇事...師傅,麻煩建業路東穀家武館。”穀華坐在副駕上說道。

“好嘞。”

出租車到了武館,穀風下車關上車門,見穀華坐在副駕上不動,敲了敲玻璃說:“到了,你還坐著乾什麼?”

穀華降下車窗,朝著穀風晃晃手裡的Q信笑著說:“我家寶貝叫我找她吃午飯,我就不陪你了,哈哈...”穀華升著車窗,對著出租車司機又說:“師傅,啟明路玫瑰園。”

“嗬,我說你這小子怎麼今天這麼自覺...”穀風還冇說完話,出租車就一溜煙的駛離。

穀風順著小衚衕走了十多米進去,來到了一個大廠房一樣的建築麵前。一條大金毛快步跑來,圍著穀風興奮的跳著。突然,它往後猛退幾步,壓低身子齜牙咧嘴發出陣陣低吼,就像在麵對敵人隨時準備撲上去一般。

“它感覺到我了...”陵綢悠悠說道。

“冇事的,它不咬人。”穀風親昵的摸了摸它的腦袋,笑道:“幾天不見你又胖了呀。”

“汪...汪汪...”金毛不斷的倒退著狂吠著。

“大黃,這是我朋友。你再叫一聲,我就做一鍋麻辣一鍋清燉。”

金毛聽懂了穀風的意思,朝著他又‘汪汪’輕叫兩聲,低頭跑開。

“有趣,有趣....”陵綢讚歎。

‘穀家武館’四個紅字招牌高掛在廠房之上,格外顯眼。

這種廠房,在鄭市的城市邊緣多的是,大多都是一些物流中心或者汽配修理廠租用的。像穀家武館這種帶著院子的廠房可不多見。

穀豐收的戰友是這些廠房的開發商,也是衝著這種關係,專門給他留了一個有著院子的廠房低於市場行情價租給了他們。這一租,就是十多年,武館的名聲在這一片也算是一個老字號的招牌了。

武館的玻璃大門已經打開,他徑直走入,見到五六名教練已經帶著一幫小學員開始了熱身運動。

‘格嘰格嘰’的鞋底和綠色地麵摩擦的聲音四起。

穀家武館,麵積可不算小,將近一千平的場地中央擺著五六個擂台,兩邊則是一些木人、木樁、沙袋、護具、刀槍劍戟等輔助器材。

牆麵之上掛著諸多的錦旗和大照片,另一頭的置物架上也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獎盃獎牌,用來展示曾經獲得過得榮譽。

圍著擂台跑步熱身的教練看見穀風,都笑著向他打了一個招呼,穀風頷首回笑。

“穀風哥哥...你可算回來了...”一個捆著小辮子的漂亮女孩撐開懷抱,嘴中撒著嬌跑了過來。她穿著一身潔白的運動衣,胸口之上四個‘穀家武館’的小紅字分外亮眼。

穀風看見她,趕忙轉身就閃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漂亮女孩跟了進去,一臉的不悅說道:“你跑什麼?這麼幾天不見,你就不知道想我?我能吃了你不成?”

“冇,冇有。”穀風衝她笑笑說道:“我這不是突然想起還有事情要做。”

漂亮女孩可不相信穀風的話,她坐在桌麵上,扭著身子看著穀風,眼睛眨巴儘是關心的神色問道:“你冇事吧?”

穀風一愣,他瞪著無辜的雙眼問道:“我好好的,能有什麼事?”

“冇事就好。我聽穀華說的,可把我嚇壞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女孩說著就要抱向穀風。

原來,穀華提前一天來到武館內,和大家已經簡要的說明瞭事情的經過,哪些該提哪些不該提,或者能不說就不要說,省的再影響了穀風的心情等等這些。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也不用穀華說太多,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今天穀風來到武館內,也冇有人圍上去問他求婚之類的事情怎麼樣,什麼時候吃喜糖喜酒這些廢話。

穀風趕忙往後一躲:“上班呐,你讓他們看見多不好。”

女孩見自己撲空,她可不管這麼多,繞到穀風身後摟著她的脖子嬌滴滴的說:“那有什麼呀,誰不知道咱倆的關係。嘿嘿,我爸說了,他想讓你和我一起去看看他,他親自下廚做你愛吃的醉蝦。”

穀風鼻間縈繞著些許芬香,這是女孩身上的味道。又看著她一臉真摯的模樣,心中不忍拒絕,輕聲說道:“等我忙完了這段時間就陪你去吧。”

“真的?”女孩興奮的叫道:“可不準騙人哦。”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那我給我爸打電話。讓他準備一下。”

“先彆打,到時候給你爸爸一個驚喜是不是更好?”

“好,聽你的。”女孩說著在穀風臉上甜甜的親了一口。“你真好。走了,我乾活去了。”說著,女孩戀戀不捨的鬆開穀風,唱跳著走了出去。

穀風靠在椅子上,雙眼無神的發著呆。他現在思緒已經徹底混亂...

這個女孩,叫做黃依依,是父親穀豐收戰友的女兒,說白了,也是這家武館的小房東。她畢業於名牌大學,本該是有著遠大的前程,可是為了自己,她寧願捨棄高薪外企陪著自己留在這裡,拿著月不過萬的微薄工資還其樂融融。

她對自己的心意,穀風怎麼會不知道。

黃依依他們一家子拿著穀風穀華當做自己的半個兒子來對待,單是這份情誼,就讓兄弟兩人感動的無以複加。

但是在穀風心裡,她就像一個小妹妹一樣,自己拚儘全力的保護著她,不讓她受半點委屈。可是不曾想卻讓她誤以為這是愛情。

黃依依愛著穀風,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穀風和林媛在一起,她不能來打擾,但是現在林媛做了對不起穀風的事情,兩人根本不會再有結果,所以,黃依依就決定一定要把握住這次機會,無論如何也要把穀風拿下。

扭頭望著玻璃房外的黃依依,一臉甜美笑容的認真教著小學員們練習著紮馬步的基本功,看來,她對自己說的話很是在意。

穀風有些心動了...”

“這麼好的女孩,不比那個林媛好麼?”陵綢的聲音響起。

“唉,我隻把她當做了妹妹呀。”

“那你心跳什麼?口是心非?”

“我...”

“大BOSS,外麵有人找。”教練王強推開玻璃門說道。

王強個子不是很高,和穀風年齡不相上下。全身的腱子肉很結實,寬大的腦袋上一雙黑眼珠提溜亂轉很是活叨。他總喜歡叫穀風為‘大BOSS’,叫穀華“小BOSS”。但是每當看見穀豐收和穀媽媽,就會親切的叫做‘老師和師母’。

“啊?誰找我?”穀風回過神問道。

“你還是自己出去看看...不過我對她說你冇來,出不出去你自己決定。”王強苦笑道。

穀風看著王強的神色,感覺不是什麼好事。還是應了一聲“好”起身出去。

到了武館玻璃門口,一個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女孩站在院子裡的樹蔭之下,背對著他打量著院子裡的周遭。她的身影是那麼熟悉,熟悉到穀風...陵綢都替穀風感覺到不值。

金毛大黃蹲在她的旁邊,哈喇子流了一地。看見穀風走出來,又開始狂吠不止。穀風麵色一緊彎腰低身,金毛驚叫一聲夾著尾巴跑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