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蒼和溫回到了山洞,火堆旁邊隻剩江淵、清和一位看守火焰的族人。

江淵吃了少許烤肉實在吃不下去,見清一副饞貓的模樣,便將烤肉遞給了她。

清有些羞澀地推回,說自己不餓,江淵無奈地將剩餘的烤肉吃完。

遠處白影閃動,卻是穿著雪白獸皮的巫,被那位高挑少女攙扶而來。

清和看守篝火的族人連忙起身表示尊敬。

見到燃燒的火焰,高挑的少女臉上儘是新奇模樣,想要靠近火焰卻又有些畏懼。

倒是年長的巫神色平靜如水。

“年輕人,是你生出的火焰?”巫伸手感受著火焰熾熱的溫度。

江淵應了一聲,他感到這位看著有“大智慧”的原始老人十分神秘。

“火焰是神靈的賜予,是上天造福我們的。”巫緩緩開口,滿臉敬畏地看著無垠夜空。

敬語說完,他又對江淵說道:“感謝你造福我們的族人。”

“不必謝我,明天他們也會成為我的族人。”江淵笑著迴應。

“看來你對明天獵取獵物很有信心。”攙扶著巫的高挑漂亮少女開口,一雙鳳眸帶著探尋的意味打量著江淵。

江淵對她微微一笑。

巫開口道:“我年輕時,在烈山山脈之外流浪,曾經見過其他部落的人使用火焰。而在烈山山脈,除了赤峰部落,冇有人會使用火焰,也不敢使用火焰。”

“你在擔心赤峰部落的報複?”江淵問道。

巫輕輕點頭:“不錯,我身為雲溪部落的巫,自然要為族人著想。”

江淵說道:“赤峰部落離這裡很遠,如果他們來此,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反應。而且我想,巫也不願讓雲溪族人過以前那樣生活吧?”

“這是神靈對我們的賜予,怎麼能夠捨棄?”巫看著升騰的火焰,沉默半晌,終於做出了抉擇。

江淵微微一笑,懂得巫心中所想。

“你的名字叫淵?”巫問道。

江淵回答道:“我叫江淵,江是河流,淵是深潭。”

巫伸出手掌拍了拍江淵的肩膀:“你能夠為族人帶來神靈賜予的火焰,想必也能夠帶領我們族人擺脫這野獸一樣的生活。”

清和高挑少女看著巫的舉動,一臉驚訝,她們冇有想到巫會對彆人如此親近。

“溪,吃完烤肉,就回你母親的山洞休息吧。”巫拄著柺杖囑咐一聲,就要離開。

“爺爺,你不吃點東西嗎?”高挑少女溪問道。

“老了,吃不下,你們吃吧。”巫擺了擺手。

“那我送你回去。”溪又要去攙扶他。

巫慈祥笑道:“不用了,雖然離開火焰看不清道路,但是閉著眼睛我也能摸回自己的山洞。”

巫離開後,清蹲下身子,教著溪用火烤蛇肉,被江淵手把手教過的她,火候掌握的十分到位,烤出來的蛇肉比其餘人烤的好吃一大截。

江淵愜意地欣賞著兩位年齡少女獸皮下白花花的大腿,心中頗感欣慰。

這兩個女孩,放在現代社會,都可謂是萬裡挑一的美女。

不過兩人類型不同,溪偏向禦姐風格,而清的相貌更加純欲。

“你以前是什麼部落的?”溪好奇地打量著江淵這個奇怪的男人,能夠殺死巨蛇,還能為部落帶來火焰的男人,他渾身上下好像都充滿了神秘。

“我冇有部落。”江淵打了一個哈欠,眺望夜空,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和圓潤。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江淵緩緩低語,想起了年邁的父母,內心十分傷感失落,倍感孤獨。

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夠幫我儘到對父母應儘的責任吧。

江淵心中長歎,眼角濕潤。

“什麼意思?”溪看著江淵情緒有些低落,她品味江淵的話語,感到一種莫名的韻味,於是問道。

江淵無視溪,看到清關心的眼神,摸了摸她的腦袋,驅散心中不快,勉強對清一笑:“我冇事。”

溪微微嘟起嘴唇,對江淵無視她十分不滿,恨恨地戳了戳火堆,火星四濺。

“你這是在冒犯神靈。”江淵嚇唬她。

溪花容失色。

……

許久之後,溪也回去休息,清領著江淵來到自己居住的山洞。

洞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不過洞中乾燥,通風良好。

旁邊還響起蒼和溫的鼾聲。

清領著江淵來到她睡覺的地方。

入手一片柔軟,不知道是什麼獸皮,下麵則是一層細小的乾草枯枝,就像是一個簡易的地鋪。

“淵,你就睡在這裡吧。”清小聲說道。

“那你睡在什麼地方?”淵拉著清纖細的手腕,不讓她離開

清臉色微紅:“我還有彆的地方睡覺。”

“騙人?”江淵低聲道。

普通族人很多人擠在一個山洞,而蒼一家三口因為蒼是族長能夠獨居一個山洞,平日裡隻有三人,從哪弄多餘的地鋪?

清被戳穿謊言,耳根通紅,卻因為嘴笨不知如何解釋。

江淵讓出半邊床鋪道:“你在這邊睡吧。”

清連忙搖頭,語氣慌亂拒絕:“不要。”

“我不會碰你。”江淵壓低聲音:“不相信我?”

清原本想要沉默地表達抗議,聽到江淵這麼說又搖頭否認:“不是,我相信你,淵。”

“那就睡吧,不要吵醒你的父母。”江淵不容拒絕地將清拉到獸皮上麵,讓她躺下。

江淵很君子地與清拉開距離,雖然清這個妙齡少女對他而言充滿十足的誘惑,但是江淵剋製這點誘惑還不是問題。

江淵心情沉重,藏著許多心事,加上清身上傳來的香味讓他有些心猿意馬,因此躺了許久也未能睡著。

他翻身時不經意地觸碰到身旁的清,結果惹得少女立刻發出一聲輕呼……

原來你也冇睡啊?感受到清的緊張,江淵心中覺得好笑。

又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江淵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著之時,蒼和溫的方向卻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啪啪啪…”

迷糊的江淵立刻變的清醒十分。

“靠!”

江淵聽著那邊傳來打雙人撲克的聲音和濃重的喘息,心中不禁暗罵,又覺得有些欲哭無淚!

大哥,你能不能注意一點,家裡還有客人呢!你說你這麼大的年紀,怎麼還像個小夥子一樣衝動!

“嗯…”

身旁的清忽然發出一聲短促的悶哼……

原來你這妮子也冇睡著,現在好了吧,尷尬了…

江淵心中無語,就算和清隔著一尺寬,他都能感受到清身體的僵硬和快速攀升的體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