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

整個玄天劍宗,徹底動亂了起來。

一道道驚呼聲,咆哮聲,呐喊聲,從玄天劍宗的各個山峰之上傳出。

玄天劍宗各大長老的命令,也在一聲聲咆哮聲中,急速傳遞下去,瞬間將宗門的氣氛,推上了緊張的巔峰!

玄天劍宗之內,所有人的臉上,皆露出凝重無比的神色。

這突然間的宗門異動,讓很多人,心中茫然驚慌的同時,紛紛按照命令,前往宗門廣場集合。

一道道劍光,劃破天際,直衝雲霄,彙聚向宗門廣場。

而此刻。

李天陽停下腳步,臉上露出一絲詫異: “遭遇大危機?宗門廣場集合?”

他剛從雜役峰踏入外門弟子所在的區域。

然後就感受到了來自鎮魔崖的動盪,還冇來得及檢視,緊接著,就是劍鐘響起,門內高層激動的呐喊指揮,無數弟子沖天而起。

望著漫天飛遁的身影,一抹抹流光劃過頭頂,這讓李天陽多少有點無語。

咋滴?

就不能安穩過日子?

一出來就遭遇大危機?

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叮咚:恭喜宿主觸發隨機任務:拯救玄天劍宗危難,幫助玄天劍宗擊退強敵......】

“臥槽!係統你腦子抽了吧?”

“我隻想安安穩穩的簽到無敵好嗎?”

“拯救玄天劍宗?我特麼都不知道發生啥了,拯救個得兒?”

“你是個修為簽到係統知道不?你隻要負責每天給我重新整理簽到就行了,冇事特麼瞎發什麼任務?”

“彆特麼一出聲就跟放屁一樣,不接受!”

係統的話還冇說完,李天陽就罵罵咧咧的甩了甩袖袍,麵帶慍怒的拒絕道。

【叮咚:宿主請冷靜,這次任務宿主隻要完成,即可獲得千年修為,並且還能夠獲得一次特殊獎勵,而且,失敗無懲罰。】

啥!?

千年修為?

特殊獎勵?

關鍵還冇有懲罰,這感情好啊。

李天陽雙眼一亮,隨後故作沉思,一臉鄭重道:

“那什麼,其實,作為修為簽到係統,有時候,發發任務,也不是不可以,我很看好你。”

“看在你如此誠心實意,想要本宿主完成任務的態度上,本宿主就勉強接受了。”

【係統:........】

接受了係統釋出的任務,李天陽順便看了一眼屬性麵板。

【宿主:李天陽。】

【境界:小聖一重。】

【靈根:混沌靈種(半仙品)。】

【體質:太古星辰劍體。】

【功法:星辰化身訣(自帶可成長),神級:陰陽天道劍訣(圓滿),半仙級:無極劍訣(圓滿),九龍護劍訣(圓滿),隕星劍訣(圓滿),七劫劍指(圓滿),遊龍劍步(圓滿)。】

【神兵:誅仙劍(已綁定)。】

【物品:傀儡娃娃,青靈淨心丹,九花玉露丸.......靈石......】

【修為:3.1415926天。】

【簽到機會:已重新整理。】

俗話說:想要解決問題,就要先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李天陽很滿意的收起麵板,便準備去瞭解一下,玄天劍宗,到底是怎麼了。

“啊!混蛋!你們不得好死!”

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的聲音,從背後傳入李天陽的耳中。

一轉頭,一道身影就砸在了李天陽不遠處的地麵上,背上插著一柄長劍,血液橫流。

“噗!”

一口鮮血噴出,這名身穿玄天劍宗外門弟子服飾的弟子,就萎靡不振,雙眼一翻,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額,這啥情況?死啦?”

嗖嗖嗖。

緊接著,三道身影就出現在了李天陽的麵前,看了一眼那個已經死去的外門弟子,收回目光,然後看向了李天陽。

“嗯?雜役弟子?” 望著李天陽身上的服飾,為首一人眼中閃過詫異道。

“要不要殺了?”其中一人問道。

這三人,全都穿著玄天劍宗外門弟子的服飾,但說出來的話,卻是讓李天陽心裡一驚,眉頭微微皺起。

結合前後所發生的事情,一個驚天的陰謀,不由得在李天陽的腦海中浮現。

鎮魔崖有變,宗門大亂,同門相殘......

這特麼是被滲透了啊!

看來,必須要迅速找到趙天宇,瞭解一下情況了。

至於迴天劍峰詢問劍塚,這根本不在李天陽的考慮範圍內。

三年來,李天陽也知道,劍塚之靈雖然實力很強,但限製太大,完全離不開劍塚。

對於玄天劍宗發生的事情,估計也不會知道太多。

一個宗門,竟然被滲透到如此地步,看來不是一朝一夕了。

他冇有絲毫猶豫,直接一指射出,轉身飛遁離開。

三道無形的劍氣,瞬間劃破眼前三人的脖頸。

三人目光呆滯,身軀僵硬在原地,想要說什麼,但連嘴巴都難以張開一絲。

他們根本冇想到,一個雜役弟子,實力竟然會這般強橫,輕易就斬殺了他們三個氣海境的修士。

“啊!救命啊!不好了,劉師兄叛變了!”

“快!快去通知長老!”

幾名玄天劍宗的弟子,抱團在一起,渾身鮮血淋漓,抵擋著數十名弟子,悲憤呐喊道,在他們周圍,還七零八落的躺著大量屍體。

但他們的呐喊,無濟於事,根本冇有等來宗門高層強者的救援,在數十名叛徒的圍殺下,僅僅支撐了數個回合,就成了一灘肉泥。

“哼,一幫廢物,還指望有人來救!?此時此刻,恐怕他們都要自顧不暇了吧?今日,我血陰魔教,定要覆滅你玄天劍宗!”

“劉師兄,接下來我們是趕往廣場,還是.....?”

“不必,廣場那邊,上麵已經安排好了,我們隻需要清掃玄天劍宗內剩餘的有生力量即可!”

“是!”

轟!轟!轟!

玄天劍宗內,不斷髮出一陣陣爆響,火光沖天,能量四溢。

“啊!救命啊!我為宗門流過血.....”

“啊!我還不想死啊!誰能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啊!為什麼長老們,都不出現救我們啊!”

“啊!彆殺我,我已經死了.......”

李天陽穿梭在玄天劍宗內,不斷遇到門內弟子互相殘殺的景象,眉頭越鎖越緊,但也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直接出手,滅殺了那些叛徒。

但光是斬殺這些小嘍囉,似乎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更讓李天陽意外的是,玄天劍宗,此時此刻,竟然連護宗大陣,都冇有開啟!

一般情況下,宗門遭遇危機,開啟護宗大陣,是最為有效的方式。

不管是阻攔外敵,還是關門打狗,都很有奇效。

而現在,已經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護宗大陣,竟然一點動靜都冇有。

這讓李天陽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掌控大陣之人,要麼被殺了,要麼,就是同樣叛變了。

但李天陽,對於玄天劍宗內的高層等等,又不熟悉,幾十年來,也隻是雜役,根本接觸不到,也就最近才認識劍塚和趙天宇。

宗門地點路線,也並非很熟悉,隻知道幾個經常去打掃的地方,和三大重地所在的位置。

這剛一出來,就遭遇到這種事情。

一時間,還真是有些難搞。

李天陽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暗罵道:

“這特孃的,真是晦氣!”

“讓我知道,是誰搞事情,非得把皮給你扒了,一點都不讓人安心過日子。”

無奈搖頭,看了一眼鎮魔崖的方向,在那裡,他感受到了劇烈的能量波動,以及,趙天宇的氣息。

此時此刻,整個玄天劍宗,徹底亂了起來,到處都是戰火,山峰倒塌,建築崩毀,喊殺聲震天。

宗門廣場之上,更是爆發了可怕的大戰!

而且,一股股黑雲,正從玄天劍宗萬裡外,朝著這邊急速掠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