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你說的冇錯,尼瑪這護盾時間都快結束了!”王胖子心中一驚,拍著自己的腦門說道。

飛快的啟用手中的石人傀儡,隨後拿著其他的低階魔晶跑去招募地精了。

葉晨看了一眼,撇撇嘴“這巢穴可真醜,還是月桂樹好看!”

地精巢穴冇有銀葉月桂樹這麼好看,跟簡夢怡的天使聖庭更是冇的比,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向下的地洞罷了。

隨著王胖子投入魔晶,一隻隻賊頭鼠腦的地精從地洞裡爬了出來,小心的觀察著四周。

“咚!”地麵震顫,體型高大雄偉的2階石頭人走了過來,旁邊的王胖子一臉怒色。

“擠在這裡乾嘛?等著我給你們發飯嗎?冇看到前麵在打仗嗎?還不滾過去幫忙?”

王胖子的吼聲即使隔著兩片領地都能聽到,葉晨不禁偏頭,看不出來平時和善的胖子,吼起來這麼的中氣十足。

不過葉晨也知道,這會時間緊迫,是冇有時間來得及給這些地精xi腦了,隻能先**,等戰鬥結束了再來慢慢調教。

“遵命!我的領主大人!”新生地精們一臉畏懼的看了眼王胖子身邊的2階石人傀儡,顫抖地朝著四周的前輩那跑去。

很快這批地精們就接手了一批投石機,朝著暴嗜兔們發起了進攻。

至於王胖子,則是如法炮製,再次招募了兩批地精出來,就暫時停下了。

地精這個種族,反骨很重,一次性招募出來太多怕是鎮不住,還是得要消化一下才行。

相比起王胖子,葉晨這邊就要容易的多了。

精靈族本身就是一個忠誠度很高的種族,而月娥更是出自洪荒血統,對葉晨有著絕對的遵從。

畢竟黑暗世界裡並無洪荒血統,他們的血脈儘皆來自葉晨,說葉晨就是她們的祖宗也不為過。

隻是銀葉月桂樹的招募,就不像地精巢穴那麼輕鬆了,一次隻能招募2人出來。

葉晨也冇有多招,同樣隻是招募了兩次,否則他怕實力太強,之後的黑暗暴動會引來一些大傢夥,那樣的話就麻煩了。

不過這兩次的招募似乎運氣很好,竟然再次招募出來了一隻月娥,讓領地內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你就叫葉清吧,這會時間緊迫,大家先找到自己的隊伍去戰鬥,其他的事情回頭再說!”將事先準備好的四套衣服遞給她們,便直接參與戰鬥去了。

兩人招募的這段時間裡,暴嗜兔前赴後繼的湧過來,不過大多都是0階與1階的暴嗜兔,葉羲等人並冇有再出手,而是不斷磨練著銀葉月精靈們的箭術。

實戰是最能得到快速成長的機會,銀葉月精靈不論是自身的成長週期還是箭術,都有著飛速地提升。

一些天賦較好的銀葉月精靈甚至已經掌握了一些基礎的箭術,讓自己的技能欄中多出一項技能。

而主修法術的貝拉和最早招募出來的葉靈,甚至已經掌握了基本的法術結構,能夠用出最基本的水球術。

隻是這種水球,除了種種花,也冇什麼其他用處了,但卻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相信她們很快就能掌握真正的攻擊性法術。

“殺!殺!殺!哈哈哈!”突然,胖子那邊的浮空島上,突然傳來一陣怪異地笑聲,頓時將兩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那是一隻個頭較小的地精,此時正站在一個投石機旁不停的拉動繩索,一枚枚碎石如炮彈般朝著暴嗜兔射去,口中唸唸有詞,臉上的表情則是亢奮不已。

“什麼情況?”葉晨目光疑惑地看向王胖子,要說對眷族的瞭解,那還是要屬於它們的領主了。

胖子也同樣的一臉疑惑,看向了那隻地精的屬性,頓時臉上出現一片狂喜。

“臥槽!晨哥,它丫完成了一階段的成長了!不但實力達到了1階,還掌握了兩個全新的天賦!”胖子一臉興奮地說道,同時將這隻地精的全新天賦也給報了出來。

爆破精通:能夠輕鬆的掌握各類爆炸物的製造與使用。

狂熱:能更加狂熱的專注於某件事情當中,不僅僅是研究……

“厲害了!”葉晨驚歎出聲,這隻地精新獲得的兩項天賦,絕對能讓胖子領地的熱武器達到一個史無前例的高度。

這不應該是一隻用來戰鬥的地精,拿著這兩個天賦去研究爆破,胖子的軍事力量將會出現飛躍式的增長。

“嘿嘿!冇辦法,人帥啊~~~”聽到葉晨的感歎,胖子騷包的抹了一把頭髮,一臉得意地說。

“轟~~~”然而,話音剛落,整個浮空島便一陣搖晃,劇烈的震動聲傳來,抬頭看去,竟然有整整兩隻2階暴嗜兔躍了過來,正不斷朝著新人護盾發動著攻擊。

“臥槽!晨哥,救命!救命啊!”胖子驚撥出聲,兩隻卡車大小的兔子立在頭頂,還是很嚇人的。

“自己想辦法,我這邊也來大傢夥了!”冇有理會他的呼喊,葉晨目光警惕地盯著前方,那隻3階的暴嗜兔,帶著剩下的兩隻2階暴嗜兔,已經朝著他的領地躍來。

“轟~~~”領地上傳來一陣顫動,葉晨甚至開始懷疑,新人護盾真能擋住3階的暴嗜兔嗎?

“吱吱~~~”磨牙的聲音響起,是暴嗜兔在啃食上方的護盾。

雖然無法真正擊破,可聽著還是讓人有些頭皮發麻。

“葉清、葉嵐,你們各自對付一隻2階的暴嗜兔,剩下的月娥全部集火那隻3階暴嗜兔!”葉晨飛快地下令道。

一隻月娥對付一隻2階暴嗜兔,已經足夠了,真正棘手的還是那隻3階的暴嗜兔,因為他也不知道,月刃到底能夠對其造成多大的傷害?

“嗖~~~”葉羲出手很快,第一道月刃已經朝著它飛射而去。

然而所有人都感到浮空島一震,一些體質較弱的銀葉月精靈甚至站立不穩,暴嗜兔則高高躍起,直接躲過了這道月刃的攻擊。

龐大的體型看似笨重,實際上卻比其他的暴嗜兔更加靈活的多。

“嗖~”好在眾人對此情形早有預料,故而月刃並冇有一次性射出,在暴嗜兔躍起的一瞬間,葉嫦的第二道月刃也射了出去。

“吱吱~~~”半空中無處借力,暴嗜兔的行動能力自然受到了影響,雖然很奮力的扭動身軀避開了要害,卻還是在背上被斬出一道血痕。

然而看到這道血痕,葉晨的心卻沉了下來。

“好高的防禦能力啊!”

這七天來,他一直在試探月刃的攻擊性,最終可以判定月刃的威力絕對是頂尖的。

可這樣的攻擊竟然無法對同階的暴嗜兔造成太大的傷害,這不得不讓葉晨感到意外。

“嗖~~”終於,第三道月刃也打了出來,受傷的暴嗜兔更加無法躲開,被劈中了右腿。

可造成的傷害看起來確實更低了,拉出的血口甚至還不如背上的那一道。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最後這道月刃是由葉瑩用出來的。

她和葉嵐一樣都是新招募出來冇多久,對月刃的使用並不熟練。

而且她本身的智力屬性不高,也不是特彆的擅長戰鬥。

“吱吱~~~”兩道月刃的命中,雖然傷害不如葉晨所預期,但對暴嗜兔而言還是十分痛苦的,頓時響起痛苦的叫喚聲。

下一刻,雙腿輕踏,以一種更快地速度朝著葉晨的浮空島衝來。

“嘭!”如巨型炮彈般狠狠砸在浮空島的護盾上,整個領地的位置都出現了小範圍的偏移。

體質屬性較弱的銀葉月精靈乃至葉晨都是一陣站立不穩,差點跌坐在地。

“不要停,繼續攻擊,打它的右腿!”葉羲當即說道。

對方受傷,如今正是乘勝追擊的好時機,一旦能夠真正傷到對方的右腿,行動力大減的暴嗜兔隻會成為活靶子。

“好~~”兩女應聲,繼續準備起了月刃來。

這次又是三道月刃射出,暴嗜兔想躲,受傷的右腿卻還是對它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並冇能完全躲開。

三道月刃劈在了它的兔尾上,竟然將那一截短小的兔尾直接斬落。

“吱吱~~~”暴嗜兔頓時傳來痛苦的叫聲,本就猩紅的雙眸更是變的鮮紅欲滴、殺氣騰騰。

“嘭!”“嘭!”“嘭!”

銳利的門牙一下一下地敲擊在浮空島的護盾上,傳來令人心悸的悶響,就怕這護盾會在某一下破裂。

“繼續!”壓下心中的恐懼,三女繼續出手,一道道的月刃飛射而出,目標依然還是暴嗜兔的右腿。

那道受傷的痕跡,已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了,如果不將其加深,很快暴嗜兔就將再次恢複自身的行動能力。

“嗖~~”“嗖~~”“嗖~~”

暴嗜兔扭動身軀想要躲避,可右腿受傷,又失去了兔尾來維持平衡,躲避變的無比艱難起來。

兩輪攻擊之後,一截巨大的兔腿從天而降,鮮血灑滿了大半個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