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藍星的曆史.

魔獸肆虐!

惡魔不斷威脅著人類的生死存亡。

就是在這個時候。

遊戲降臨現實,世界規則被顛覆,人類進入了全民轉職時代。

隻有成為轉職者,不斷變強,才能站在宇宙之巔!

無數先輩們不斷拋灑熱血,將瀕臨滅亡的人類挽救回來,從區域性的戰鬥,到現在能夠和惡魔勢均力敵。

其中的艱辛不是那短短曆史書本之中的文字能夠刻畫得出來的,但是張揚同樣明白一點。

自己可冇有時間去想這麼多,人類可冇時間想這麼多!

灰眸中再次充滿著堅定的神情。

回望了一下戰鬥的收穫,黑豹和樹精加起來的經驗一共300點,冇有算上經驗加成,就已經很豐富了。

額外經驗加成一共提供了46點。

原本距離五級還相差400點經驗,目前再次升級僅僅還差54點!

按照升級到五級後,等級所需經驗變成了5000點,也就是說隻要再消滅17隻樹精加黑豹的捆綁包,就可以到達六級。

看來今天的目標還可以再提升提升!

不過今天張揚最大的收穫,是自己的技能【地獄業火】,本以為作為慎勇1級就能使用技能,理論上來說,可能並不太強。

但自己使用過程中,發現用起來是真的香,作為目前自己唯一的戰鬥技能,張揚很滿意。

【成功擊殺扭曲樹精lv8,經驗加160點】(經驗加成20%)

【成功擊殺黑豹lv7,經驗加140點】

【滴,等級提升至lv5】

腦海中再次響起係統的提示聲,樹精的經驗讓張揚渾身一震,身上的光芒再次閃亮。

等級升至lv5,導致後續黑豹的經驗冇有提供加成。

張揚溝通腦海中的萌王與慎勇,發現慎勇的遠處燃燒著大量的火焰,原來是慎勇不斷揮舞著手中的地獄業火,拋向隱藏在樹林深處的扭曲樹精們。

放火燒山,牢底坐穿呀...

張揚有些頭疼,

自己想要乾的事,被自己的召喚物搶在前麵乾了,甚至乾的還比自己好。

還能說些什麼呢,張揚隻需要坐在一邊安靜帥氣的等待收穫經驗就行了。

帥氣的煩惱呀,臟活累活都不需要自己解決,隻需要負責帥氣就行了。

這種感覺可能隻有讀者能夠理解了。

......

萌王剛剛將一隻樹精和其樹枝上棲伏的黑豹一口吞噬,隨即蹦蹦跳跳的回到張揚懷裡。

“我需要將【胃袋】裡的扭曲樹精和黑豹先【解析】一下,他們體內似乎存在某種物質,需要花費一段時間來解析,解析完成後,我就可以開炫了!”

萌王利姆露麵色紅潤的在張揚懷裡蹭了蹭。

“我們可是說好了的,以後每次戰鬥後請我吃好吃的,奶茶,薯片,冰淇淋,火鍋...”

張揚嚴重懷疑,眼前的萌王利姆露前世是不是龍國人,咋就這麼喜歡吃呢。

張揚悄悄吞了吞口水,畢竟是和萌王提前約定好的,自己這麼一個信守承諾的人,拚了命也要去實現萌王的願望。

纔不是自己也想吃呢!

......

副本外,天色漸漸變得昏暗了下來。

此時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7點。

此時的操場燈火通明,操場旁全副武裝的醫療小組早已等候多時。

雖然是新手副本,但作為實戰,仍舊存在很多不可控因素,這也是之前新手副本裡發生過的事情。

距離副本結束,還有兩個小時。

從早上9點進的副本,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10個小時。

嚴源和身邊的幾個校長,以及一旁的夏海仍舊端坐在看台上。

在座的各位都是實力強大的強者,就算再坐上一整天,也是麵不改色。

座位上不斷有人補充的茶水和甜點。

作為每年一次的重要時刻,這既關係著各自學校的聲譽和績效,更關係著龍夏帝國乃至藍星反抗惡魔的重要基礎。

要知道每一位強者都是從弱小慢慢成長起來的,而想要與強者保持好關係,可不能隻是單純的依靠利益,或是生命威脅。

畢竟與惡魔對抗,隻是單純的利益並不能讓人家為你賣命,隻有增加集體榮譽感,在他們弱小的時候,幫助他們,才能在他們真正成為強者的時候,能夠為人類而戰。

而不是成為讓人唾棄的走狗!

嚴源校長的眼睛充滿了憤怒。

隻要有人的地方,不會隻有光明與正義,一定會存在黑暗與背叛。

魔教就是為此而生的,作為一群人類,他們信仰的主是那群凶狠殘暴的惡魔們。

惡魔們同樣也樂意看見人類內部自相殘殺,對魔教也有不小的支援和投資。

魔教的那群人為了力量與惡魔進行交易,進入魔教的人,確實可以獲得大量爆發力量。

但是這些人從此不再是人類,他們隻是一群被操縱的可憐蟲,連生命都不再屬於自己。

不過這些可憐蟲卻往往可以在帝國內部乾出各種暗殺等喪心病狂的事情。

他們該死!

這些人熱衷於刺殺所謂的天才,可能是因為自己並不是天才的緣故,往往在天才弱小時就施加毒手,殘忍至極。

每年不知道多少人都死於魔教的行動中,但是就算帝國加大力度不斷排查,想要揪出這些人,還仍舊不太樂觀。

嚴源的眼神也變得有些昏暗,不知回憶起了什麼。

突然,副本入口處散發出燦爛的光芒,在場的所有人同時抬起頭看向入口處。

“快看,有人出來了!”

“是受傷了嗎?醫療小組趕緊做好準備!”

“我們過去看看吧。”

張揚從副本裡走了出來。

嚴源從不遠處迅速趕來,“張揚,你怎麼出來了?”

張揚看了眼眼神關切的嚴源校長,搖了搖頭,“我把怪殺完了,就出來了。”

怪殺完了,就出來了?

嚴源長了張嘴,腦袋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看著張揚冷靜的表情,似乎不像在撒謊。

不過既然張揚冇有受傷,那麼捏碎一次性玉章的目的在哪呢?

下意識的檢視了一下張揚的等級。

【姓名:張揚 】

【 等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