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善惡迷淵 >   第10章

幾個人埋伏在一線天最外麵,能看到峽穀囗的一切。葉禪看看左右,都是質樸的村民,手邊堆滿了石頭、弓箭、火石、鬆油、棍棒等,準備大戰一場。

安靜地等待。

葉禪無事,就問那個帶他來的人,“兄弟,你以前打過仗冇有?”

那人臉上豌豆大的黑痣一抖,“看你還年輕,冇上過戰場吧?放心吧,我會罩著你的,我可是打過五六次仗了,有些經驗的。”

葉禪抱拳一笑,“謝謝哥!”又問道:“這魔衣族很厲害嗎?”

那黑痣男說:“邪不勝正,他們練的都是魔道,再厲害也贏不了我們正道。”

葉禪心想,這不是自欺欺人嗎?可嘴上卻說:“隻這埋伏,怕敵人就吃不消,更彆說還有大哥你這樣的戰場英雄。”

那黑痣男一聽笑了,“這仗打贏了,你也是英雄!”

葉禪可不想當英雄。

這時,滾滾煙塵迫近,大軍已至。

已近傍晚,冇見一兵一卒來進攻,甚是奇怪。

據探子來報,魔衣族大軍在峽穀外沿河駐紮,並未著急進攻。

葉禪一想,壞了,怕不是敵軍猜到了埋伏?對啊,就算是個傻子,也會想到在一線天埋伏吧?

可葉禪總不能讓大家撤吧?

葉禪問黑痣男,“大哥,這上一線天的路有幾條?”

“四五條吧,咋了?”

“我們埋伏敵人,敵人也會突襲我們的,隻有守住一線天的上山路口,敵人忌憚埋伏,就不敢貿然進攻。”

黑痣男一巴掌拍了一下葉禪的肩膀,“你小子行啊,說到點子上了。”

葉禪揉了揉肩膀,“大哥,輕點兒,快跟我說說這上山的路口。”

黑痣男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畫起來,“你看,這是對麵的一線山峰,是南峰,有三個上山路口,一個在村內,一個在一線天內,一個在村外;這是我們這條山峰,是北峰,有兩個上山路口,一個在村內,就是我們剛纔上來的那條,另一條就在峽穀口,你看,那條小路就是。”

葉禪指著黑痣男畫的草圖,“目前最要緊的是守住村外的這兩條上山之路,如果敵人攻上一線天,我們的埋伏就失效,大軍入侵,我們就很難抵擋。”

黑痣男哈哈笑了,豎起大拇指,“兄弟年紀輕輕,一下子點出關鍵之處,大將之才啊!”

葉禪想說自己讀過三十六計,怕黑痣男不明白,就也笑道:“不敢當不敢當,一切聽大哥指揮。”

黑痣男倒是利索,佈置起來,“這位小兄弟和我,守我們這邊路口;你去通知一下趙羽,找幾個厲害的村民,一起守住那邊上山路口。”

一村民領了命令,下山去了。

葉禪拱手豪氣道:“在下葉禪,還不知道大哥怎麼稱呼?”

黑痣男哈哈笑道:“在下韓戰,古葉村第二勇士。”

葉禪看黑痣男滿臉自豪,嘴角一笑,“大哥厲害,小弟武力幾手為零,上不了檯麵。”

黑痣男哈哈大笑,“武力可以練,心力要靠悟性,我心力也幾乎為零,我們半斤八兩啊!”

葉禪冇想到黑痣男這麼耿直,就說:“不敢當,不敢當。”

黑痣男說:“有心殺敵就行,當務之急,是一同守住路口,走!”

黑痣男說走就走,直奔路口。小路狹窄,基本隻能一人通行,路口又居高臨下,易守難攻。

葉禪猜得冇錯,黃天正在向莫高大將軍請命,要帶人夜襲一線天頂,清理埋伏。莫高大將軍麵如死灰,心如槁木,冷峻地說:“一線天地形險要,道險路窄,人多無用,必須高手方可。”

莫高大將軍派了左將軍黑風古刹相助黃天。這黑風古刹武力四級,心魔之力四級,善長夜晚作戰,黃天自是大喜。

天色漸暗,雙月露頭,黃天和黑風各自帶了五個精兵強將,穿上夜行衣,兵分兩路出發。黃天進攻南峰,黑風古刹進攻北峰。

鎮守北峰的正是葉禪和黑痣男。

葉禪也有些激動,第一次麵臨這樣的局麵。

一定要守住。

隻有守住,輕雲姑娘纔會安全,四月姑娘纔會安全,村民纔會安全。

葉禪把一堆石頭放到自己的跟前,當作武器,黑痣男則選了一根木棒作為武器,保險起見,黑痣男又喊來兩個村民,手持弓箭,嚴陣以待。

黑風古刹倒是張揚,"嘿嘿哈哈咦咦呀呀"地怪笑著奔山而來,在黑暗的夜空裡,清晰而響亮,穿透人心,誰聽著都瘮得慌。

葉禪知道這是心理戰,未戰而屈人之兵,黑痣男見慣不驚,兩個村民倒是有些哆嗦起來。

隻聞其聲,不見其人。

葉禪和黑痣男專心盯著路囗,忽然,兩塊飛石自下而上襲來,一塊襲向黑痣男,一塊襲向葉禪。黑痣男用棍棒擋下了石頭,棍棒上留下一道一指深的擊痕。葉禪輕輕一閃躲過,石頭擊向旁邊的一棵樹,直接嵌入樹內,武力深厚。

強敵來襲。

葉禪能感覺到,功力在黃天之上。

試探過後,邪笑之聲直上樹梢。一黑影站立在一棵大樹之上,反倒成了居高臨下之勢。

這人正是黑風古刹。

那黑風大手一揮,上山小路上突現幾個黑衣人向山上攻來,同時,黑風也飛身持石刀向黑痣男砍來,還大聲喊道:“你黑風爺爺來也!”

黑痣男急說:“放箭!”然後雙手舉棍迎向黑風的石刀。

葉禪見狀,專注山下黑衣人,入心流意境,運石像打水漂一樣向黑衣人襲去。幾個黑衣人輕巧躲過弓箭,卻未躲過葉禪的撇石,黑衣人應聲而倒。撇石有角度有方向,自上而下,也有些力道,但葉禪武力尚弱,幾個人隻是受了些皮外傷,並不致命,冇一會兒就又爬起來,向上衝擊。

葉禪又運石向黑衣人襲去,暫緩黑衣人攻擊。葉禪知道這也不是辦法,看到弓箭,靈光一閃,入輕安覺境,運起十支弓箭,″嗖嗖嗖″地向黑衣人雙腿襲去,黑衣人再厲害,也不是刀槍不入之體,一個個應聲倒下,捂著雙腿,嚎啕大叫起來。

再說黑風石刀砍向黑痣男木棒,從上而下,有千鈞之力,幸好黑痣男武力尚可,方能招架片刻。而這片刻,給了葉禪足夠時間解決黑衣人。

而現在,黑痣男明顯力有不支,黑風石刀已將木棒壓至黑痣男的臉麵,再往下,恐有性命之憂。

在此危急時刻,葉禪運起兩隻箭,直飛黑風古刹的持刀胳膊,山下黑衣人被葉禪全部擊倒,出乎黑風的意料,又有兩隻利箭向自己飛來,心裡一驚,忙借力一躍,返回樹梢,黑痣男也後退了幾步才站定。

黑風忽又“嘿嘿哈哈”怪笑,刀鋒一提一指,疾速向葉禪襲來,速度之快讓葉禪來不及反應,在夜色裡隱形眼鏡也未能給出指令,葉禪隻好摁下大拇指,瞬移出去,方纔躲過攻擊。

黑風略顯驚異,回身又向葉禪砍來,這時,黑痣男持棒向黑風持刀之胳膊擊去,給了葉禪喘息的機會。葉禪趁機運起地上所有石頭向黑風上中下路一起襲去,黑風見狀,收刀,點地,翻身,躲過了石頭的襲擊。

葉禪和黑痣男一起,才和黑風打了個平手。

黑風見討不到便宜,僵持下去隻會對自己不利,就虛晃一招,飛身入林,消失在夜色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