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月後,天寒地凍,天空飄起了雪花。

已經是到了臨近新年的時候。

經過幾個月的休養,薑寧的身子已然恢複了健康,兩個孩子也在健康成長,奶孃抱著都覺得沉了許多。

這一日薑寧命人把庫房裡的藥材搬出來,還有一匣子白銀,全部送到濟世堂。

攝政王府的下人們乾的熱火朝天,把一箱箱東西搬了出來。

楚雲離見了,問道:“這是在做什麼?”

薑寧道:“天冷了,得風寒的人增多,濟世堂熬驅除風寒的藥發放給百姓,我也想為他們儘一點力。”

“原來如此。”楚雲離點了點頭,有善心是好事,“要不要我來幫忙?”

薑寧搖頭,“不必了,臨近過年朝堂上政務也多,你快去忙吧,這邊有我和阿秀就行。”

話音剛落,春蘭走過來道:“王妃,阿秀姑娘來了!”

薛秀走了過來,笑道:“王妃。”

“阿秀,你來了。”

兩人湊到一起琢磨著怎麼把藥材搬到濟世堂去。

最後用了兩個馬車,把藥材搬上去,送去濟世堂。

薛秀坐在馬車上擺擺手,“王妃,那麼我先走了!”

“嗯。”薑寧點了點頭,她現在的身子骨還不宜受風寒,不能出遠門,隻能在門口送一送阿秀。

……

薛秀到了濟世堂,讓人把藥材全部搬下馬車。

濟世堂裡的學徒看到薛秀,笑著打招呼,“薛大夫您來了!”

薛秀在醫術上有所小成,已經成了大夫,隔三日就會去濟世堂出診,有女子想要找大夫的,就會來找她問診。

藥材全部搬下了馬車。

她親手按照配方抓藥,熬製驅除風寒的湯藥。

過了一個時辰後,濟世堂門口開始發放湯藥,不論是誰都能來要一碗。

前麵濟世堂的人在發放湯藥,後麵薛秀在認認真真的熬藥。

有人瞧見了,認出她來,不禁誇讚:“薛大夫真是人美心善……”

“是啊是啊!”

薛秀臉皮薄,不好意思繼續待下去,連忙去後麵搬藥材。

還有好些湯藥需要熬,得把這些藥材搬出來才行。

薛秀走過去,彎腰拿起筐子,筐子沉甸甸的,一時之間冇能拿起來。

她抿了抿唇,正要用力抬起的時候。

筐子輕鬆提起,男子的聲音傳來,“這藥材要搬到何處?”

薛秀抬臉看去,看到了樣貌堂堂,不過看著似乎有些病弱的男子,她想了想,記起了眼前的人,是穆老將軍的孫子。

“搬到前麵就可以了。”

“不過,我自己來就行,不用麻煩你……”薛秀連忙擺手。

穆飛抬起筐子,淡淡笑道:“我來幫你,這些事本就是男子應該做的。”

他一直想要報恩,多虧了這女子的藥血,他才能得以活下來,但是冇能找到機會。

今日偶然在濟世堂撞見,這點小事,他順手就可以幫忙。

薛秀看著麵前的男子,笑了笑道:“那麼有勞了。”

……

京城街道十分熱鬨,人來人往,都在做過年的準備。

夜幕之後更是熱鬨非凡。

街道上亮起了各式各樣的燈籠,叫賣聲此起彼伏,有許多世家子弟會選擇在晚上出遊,賞燈作詩,無比愜意,見到喜愛的女子也會送香囊摺扇。

薑明瀾也出了門。

他想買一些漂亮的燈籠送給姐姐,姐姐因為要養身子的緣故不能出門,整日悶在屋子裡也太無趣了,他想弄些新奇的東西,讓姐姐也開心一下。

薑明瀾走到了最大的燈籠攤子前,認真挑選。

“要買哪個好呢,這個小老虎的不錯,這個蓮花燈籠也不錯……”

正當他苦惱該選擇哪個纔好的時候,身後清脆的喊聲傳來——

“薑哥哥!”

薑明瀾聽到呼喊聲,轉過了身。

看到馬車上,李夏瑤晃動著手臂,輕快喊道:“薑哥哥!”

“公主?”

薑明瀾一怔,公主怎會在這裡?

李夏瑤連忙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噓……”

薑明瀾皺了皺眉頭,心想著,莫不是偷跑出來的吧?

馬車停了下來,薑明瀾走過去,問道:“公主怎會在這裡?”

走近了才發現馬車裡有兩個人,除了李夏瑤之外還有十公主。

十公主高傲的抬了抬下巴,不過視線時不時向薑明瀾的方向瞄去,目光中藏著欣喜。

“兩位公主怎會在這裡?”薑明瀾問道。

李夏瑤開心一笑,”是皇帝哥哥準許我們出來玩的,不過身邊必須要有嬤嬤和護衛跟著,要不然就不讓我們出來了。“

“原來是這樣……”

薑明瀾喃喃,看著兩個人,看了一眼李夏瑤,又看了眼坐在旁邊的十公主。

她們的關係何時這麼好了?

以往每次見麵都會吵架,十公主一口一個小結巴,鬨得水火不容。

現在竟然兩個人一同出遊?

薑明瀾的目光落在十公主的身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十公主的臉龐微紅,在黑夜裡看不太清楚,故作高傲道:“真是好巧,能在街道上遇見你,你出來做什麼?”

“我在選燈籠。”

“燈籠?”

兩人聽到後齊刷刷的轉頭看向燈籠攤子,有許多可愛的燈籠,兩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李夏瑤指著一個燈籠道:“是小兔子!”表現的很欣喜的樣子。

薑明瀾看到了,心頭一軟,直接去把兔子燈籠買下來,送給李夏瑤。

李夏瑤眸光明亮,“薑哥哥,這是送瑤兒的嗎?”

“嗯。”薑明瀾輕嗯了一聲。

“多謝薑哥哥!”

李夏瑤抱著兔子燈籠歡喜的不得了。

一旁的十公主心頭有些沉悶,垂下了眼,遮擋住一片眼簾。

薑明瀾瞧見了,從背後拿出了一模一樣的兔子燈籠,道:“十公主,恰巧有兩個兔子燈籠就一併買下來了,不知道公主能不能看上眼。”

十公主聽到後猛然抬起了頭,心怦怦直跳。

不過嘴上道:“哼!我纔不喜歡什麼兔子燈籠呢。”

“既然這樣那就算了。”薑明瀾心想著拿回去送給姐姐。

十公主急急忙忙把兔子燈籠搶了過來,結結巴巴道:“不過買都買了,我勉為其難的收下好了!”

兩位公主一人捧著一個兔子燈籠,笑了起來,天真燦爛。

看到這一幕,薑明瀾也是淡淡一笑。

……

日子過得很快,很快到了過年夜。

攝政王府裡十分溫馨。

薑寧和楚雲離吃完了年夜飯,哄睡了兩個孩子後,兩人抱在一起望著黑夜的星爍守夜。

楚雲離把薑寧緊緊抱在了懷裡,柔聲問道:“冷不冷?”

“不冷。”薑寧搖搖頭,靠在了他的懷裡。

兩人緊緊相擁著,享受著此刻的平靜和幸福。

他們經曆了許多,現在塵埃落定,迴歸於平靜,還有了兩個孩子,一家四口過的歡樂。

楚雲離低頭望著她的臉,道:“等過幾年,皇上能獨當一麵之後,我退去攝政王的位置,我們去跋山涉水雲遊如何?到時候孩子也長大了,就無需我們費心了……”

薑寧微微一笑,點頭道:“好啊,隻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不論去哪裡都好。”

“我們去一趟北冥國可好?”

楚雲離的內心深處惦記著生父,有朝一日想去北冥國看一看。

“好。”薑寧點頭,想起來什麼,“我大哥此刻在北冥國遊曆,到時候可以去找他。”

“嗯。”

兩人緊緊相擁,看著天上的星爍。

楚雲離低頭看到懷裡的人,忍不住輕吻她的額頭,“阿寧……”

薑寧的臉龐微紅。

在明月下,兩人的影子重疊成一道。

雪花輕輕飄落,簷下花好月圓。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全文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