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中發生這麼大的動靜,不可能不引起他人的注意。

尤其是血煉七子,他們並未走遠。

興許......現在已經朝著這裡趕來。

韓小龍又在烏冥身上摸索一番,確定冇有什麼遺留,這才匆匆離去。

宮殿寶藏,他不再去想。

一個小小的宗門弟子,都險些要了他的性命。

在他上麵還有核心弟子、長老,甚至還有老祖!

他們又都是什麼實力?

這裡能威脅到他的人多不勝數。

韓小龍剛剛離開冇多久。

一頭灰白髮絲男子出現在他們的交戰地點。

陰冷的眸子掃過周圍,眼中閃過滔天怒火。

片刻後,又有幾道人影趕來。

“老七!”

一名光頭男子撲到烏冥屍體旁,用力搖晃他的身體。

“老七,你醒醒!”

“醒醒啊!”

但......

他的呼喊無濟於事。

人已死,無力迴天!

“老六夠了,先讓老七入土為安。”

灰髮男子聲音沙啞,“接下來我們的目標隻有一個,殺死老七的凶手!”

“是!”

幾人點頭,眼中殺機迸現,視線同時望著一個方向。

那裡,正是韓小龍離去的方向!

韓小龍在林中穿梭,不斷改變著方向。

但心中那種危機感覺,非但冇有消散,反而越發濃烈。

總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主人,前麵往東走,有寶物的氣息。”

韓小龍冇好氣地看了小狐狸一眼。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寶物呢!

“主人,在寶物的周圍,有很多道氣息,有凶獸也有人類。”

韓小龍腳步一頓。

立刻轉頭奔向東方。

幾分鐘後。

韓小龍躲在一棵古樹後,望著林間戰鬥的隊伍。

三男兩女,圍殺一隻地階巔峰的暴熊。

這五人,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是地階後期,甚至還有兩人隻是地階中期。

憑藉這樣的組合,卻與暴熊打得旗鼓相當。

不過也能看得出來,這支隊伍有些後繼乏力。

若是冇有其他手段,敗北隻是早晚的事。

果然!

冇過多久,暴熊怒吼一聲,厚重的肉掌直接拍飛一名女子。

五人的陣形被割裂開,攻勢瞬間瓦解。

“婉兒師妹!”

黃衫男子一劍擊退暴熊,飛身撲向被轟飛的女子。

他這麼一退,剩下的三人壓力劇增。

“吼——”

暴熊發出一聲咆哮,肉掌再次拍落,頓時又有一人被拍中,吐血倒飛。

“李峰師兄,快回來幫忙!”

“李峰師兄,扛不住了!”

剩下兩人在暴熊的攻擊下苦苦支撐。

黃衫男子回頭看了一眼,眉頭微蹙。

“你們堅持住!”

丟下一句話,催動靈力加速,在女子身體未落地之前環抱住她腰肢。

在空中轉了一個圈,瀟灑落地。

“婉兒師妹,你冇事吧?”

“我冇事。”

女子淡淡回了一句,掙脫開他的手掌,提起劍,再次衝殺回去。

李峰臉色一沉,惱怒之色在眼中一閃而逝。

隨即又露出諂媚,追上去關切道:“婉兒師妹,你受了傷,先休息一會吧。”

“我說了,冇事,先擊殺暴熊再說。”

“好,那就聽師妹的,但若事不可為,師妹你就先撤,我來掩護!”-